与辉瑞分手后 海正药业称技术转移将加速

  每经记者 谢欣 每经编辑 赵桥

  在辉瑞正式宣布撤资海正辉瑞之后,这段持续5年的“跨国婚姻”后续一直引人关注。11月29日,海正药业(600267,SH)回复上交所称,海正辉瑞已与辉瑞签署了一系列技术转让等协议确保后续产品供应。海正药业董秘沈锦飞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最新的协议实际上是对2012年相关产品注入协议的延续,后续产品注入将加速。

  与此同时,辉瑞与接盘方高瓴资本表示,由于商业原因无法透露双方交易的具体细节。沈锦飞对记者表示,高瓴资本方面已有前来与海正药业进行接触,但具体情况如何,自己最近出差在外尚不清楚。

  辉瑞、高瓴未透露转让详情

  在辉瑞退出后,高瓴资本旗下的基金管理的SAPPHIREI(HK)HOLDINGSLIMITED(以下简称SAPPHIREI)接手了原辉瑞的关联公司HPPCHoldingS.à. r.l(以下简称HPPC),从而通过HPPC间接持有海正辉瑞的49%股权。

  据海正药业的回复公告,HPPC是2017年7月在卢森堡成立的私人有限责任公司,主要从事投资控股业务。目前的唯一股东是Sapphire;Sapphire是2017年4月7日于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注册成立的私人有限责任公司,主要从事投资控股业务,其唯一董事和授权代表为Zhiren Tham,授权股本为1股,全部由SAP-III Holdings, L.P.间接持有。

  而SAP-III Holdings, L.P.为一家于开曼群岛注册的有限合伙企业,其普通合伙人为SAP-III Holdings GP, Ltd.。SAP-III Holdings GP, Ltd.的唯一股东和董事为Li Yung Kong。Sapphire的投资资金来自高瓴资本管理的美元基金Hillhouse Fund III, L.P.,该基金规模超过40亿美元,Li Yung Kong目前为HPPC的实际控制人。

  不过,对于高瓴资本与辉瑞交易的详细情况,目前外界仍是不得而知。交易双方均表示,此次股权转让的转让价格、付款期限、违约条款等具体条件属于交易双方之间的商业机密,双方均认为上述信息不宜公开披露。

  海正药业和高瓴资本还表示,海正药业及其下属子公司的董监高及其他员工没有参与本次高瓴资本与辉瑞之间的交易,也没有直接或间接持有本次受让股权的基金份额,未来也没有参与该交易的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明星产品“特治星”近两年出现供货不足情况,辉瑞对此向海正药业做出了一定补偿。海正药业方面表示,上述补偿与辉瑞退出海正辉瑞事宜无关。

  海正将加速注入相关产品

  海正辉瑞对海正药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海正药业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以及今年前三季度的相关数据显示,海正辉瑞在上述四个报告期的总资产占比海正药业总资产分别为17.74%、15.33%、15.27%和16.78%;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43.61%、30.98%、34.75%和34.72%;2014~2015年归母净利润占比分别为84.57%、946.67%,2016年则合并亏损,今年前三季度占比为3819.51%。

  而业界更为关心的则是辉瑞此前向海正辉瑞注入的产品后续命运将如何?2012年海正辉瑞成立时双方约定,辉瑞将向海正辉瑞注入10个品种,其中包含7个已批准的过专利保护期的原研药,2个授权仿制品种和1个进口注册品种,上述所有产品在完成生产批件转移之前,均由对应的母公司生产,完成批件转移以后交由海正辉瑞生产。

  根据公告,在辉瑞撤资的同时,海正药业与辉瑞就海正辉瑞相关产品签订了包括与产品本地化相关的知识产权许可协议、技术转让协议以及与产品供货相关的供货协议。根据上述协议,相关产品将继续推进本地化生产,而这期间辉瑞将有最长达7年的供货、技术转移期,如在这期间提前实现本地化生产,辉瑞可提前停止供应。

  沈锦飞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事实上,新的协议是对过去协议的延续。根据公告,本次技术转让、知识产权许可及产品供应涉及的9个品种与2012年双方合作时辉瑞拟注入的10个产品相重叠(未涵盖的注射用帕瑞昔布钠已由海正药业进行授权仿制研发)。由于2012年的协议对产品注入未设时间表,而本次签署的新协议实际上是加速了上述产品注入的进程。

  海正药业也表示,确实存在在协议规定时间内无法实现全部产品本地化生产、技术转移的可能性。沈锦飞对记者称,一般来说,通过海正药业的努力,(实现相关产品的技术转移)是问题不大的,但是技术转移包括很多因素,包括监管批准以及一些相关手续等等。辉瑞是愿意将相关产品转让出来的,并且不仅海正药业,高瓴资本也为此事进行了努力。

  沈锦飞同时向记者确认,上述产品依然是有排他性的,辉瑞后续依然不会在中国市场销售上述产品。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