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售资产落空 厦华电子扭亏难

  厦华电子(600870)拟出售相关资产事项自披露以来就备受市场关注,且因其中相关细节存疑而引来上交所的问询函。在两次延期回复问询函后,交易方一纸解约函使得厦华电子此次出售资产的事项面临落空的命运。而厦华电子将实现税前利润逾千万的交易也“打水漂”一样将不复存在。在业内人士看来,对于前三季度亏损的厦华电子而言,接下来面临的将是骤增的扭亏压力。

  出售资产遭交易方解约

  预计为厦华电子实现税前利润约1400万元的资产出售事项遭到交易方的解约,这也使得公司出售资产事项面临落空的尴尬。

  11月28日,厦华电子发布公告称,拟撤销《关于出售全资子公司100%股权的议案》。究其原因则为厦华电子在11月27日收到交易对方厦门金科共赢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金科共赢”)的《解约函》。厦华电子称鉴于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后续存在重大不确定因素,金科共赢提出解除股权转让协议。由此,厦华电子决定拟召开董事会审议《关于撤销出售全资子公司100%股权的议案》,并取消2017年第七次临时股东大会对该议案的审议。

  回溯厦华电子历史公告可知,11月18日,厦华电子发布公告称拟将公司持有的上海领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领彧”)100%股权转让给厦门金科共赢,交易作价为2500万元。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此次交易的接盘方金科共赢成立于2017年7月11日,主要经营范围为从事对非公开交易的企业股权进行投资以及相关咨询服务;对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投资。彼时,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坦言,收购方金科共赢成立时间短,似乎专为本次股权交易而设立。且在厦华电子召开的第八届董事会第二十五次会议上,独立董事李成对公司关于出售全资子公司100%股权的议案投了弃权票,弃权理由为“根据管理层提供的相关资料,本人对该议案的真实性、合理性、受让方履约风险、受让交易方的关联性、尽调充分性以及第三方的资质进行了判断,认为本次股权交易以及受让方的履约存在一定风险,无法判断本次股权交易事项对于中小股东利益的影响”。结合上述种种,金科共赢收购资产的原因以及履约的能力引起市场质疑。与此同时,在上交所于11月20日向厦华电子下发的问询函中也对上述相关问题进行了问询。

  然而,在厦华电子两次延期回复问询函之后,投资者却等来了交易方的《解约函》。

  扭亏压力骤然加大

  实际上,对于厦华电子而言,此次交易若完成,将会对公司业绩有着不可小觑的影响。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出售资产落空对于前三季度亏损的厦华电子而言将使得公司扭亏压力骤增。

  据悉,厦华电子主要业务为电子通讯产品的小额供应链贸易业务。根据厦华电子披露的相关数据显示,2016年厦华电子亏损约510.21万元,今年前三季度厦华电子则处于继续亏损状态,亏损额约为547.09万元。若此次出售上海领彧100%股权交易完成,将为厦华电子实现税前利润约1400万元。此外,资料显示,上海领彧成立于2016年1月7日,由厦华电子出资1000万元成立。2016年实现的净利润约为156.11元,2017年上半年则亏损约87.42万元。提及此次交易的初衷,厦华电子曾在公告中表示此举将有利于公司回笼资金、整合公司资源、调整资产结构。谈及此,宋清辉则坦言,在厦华电子2016年亏损、今年前三季度继续亏损的背景下,此次出售资产的根本或是为了扭亏。

  事实上,鉴于此次交易对于厦华电子的业绩影响,交易所曾对厦华电子此次交易的动机进行过专门问询。在上交所于11月20日向厦华电子下发的问询函中,交易所曾要求厦华电子说明本次交易是否具有商业实质,是否存在通过资产处置操纵利润以避免公司连续亏损戴帽的交易动机。

  “交易方解约对于厦华电子而言意味着扭亏压力加大,无异于雪上加霜。”提及厦华电子收到交易方的《解约函》,宋清辉如是说。针对此次交易中交易方解约的具体原因以及对公司的影响和公司后续会否继续出售该资产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试图通过致电厦华电子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了解。应对方工作人员要求,北京商报记者向厦华电子发去采访函。但截至记者发稿,对方未做出回复。

  未来发展亟须改善

  数据显示,厦华电子近几年的业绩表现并不乐观,扣非后归属净利润自2011-2016年6个年度中除2015年外均为亏损状态。宋清辉坦言,扣非后归属净利润为负值,说明公司的主营业务发展并不健康,公司后续发展令人堪忧,亟须转型升级破解发展难题。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