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风并购“始乱终弃” 盲目跨界苦果难咽

  日前,海印股份在完成湖南红太阳演艺100%股权的跨界并购后,仅过一年便宣告剥离,这种追逐热门资产却浅尝辄止的做法引发深交所关注。今年以来,随着并购重组落潮,“裸泳玩家”现形,跨界并购尤甚。特别是很多跨界并购盲目追逐热门资产,却因并购标的业绩承诺不达标被拖入巨亏窘境,甚至引发股权质押危机,“始乱终弃”成为势所必然。

  业内人士表示,跨界并购作为上市公司业务转型的手段无可厚非,但盲目追逐热门资产,迎合二级市场炒作的跨界并购则成为上市公司持续经营的潜在风险。同时,从近两年来的统计数据来看,跨界并购过度繁荣,使并购重组呈现“亚健康”的状态,而“盲目跨界并购”更是成为监管层遏制和打击的重点。

  遏制盲目跨境并购

  “并购重组本来就具有高风险、高收益的特点,要允许一定的失败率。通过跨界并购进行转型也存在试错空间,把不合适的资产再转让出去,本身就是资产优化配置的过程。但是,不能为了追逐热门行业或迎合市场炒作而盲目跨界并购,而一定要与公司长期的战略规划和自身的能力相匹配。”北京某上市公司高管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来,跨界并购特别是向影视、游戏等热门行业的跨界并购,虽然一直为市场所诟病,但是监管层并没有采取明令禁止的态度,很多跨界并购也在正常进行。但是,对于盲目的跨界并购,监管层则已明确表示将“重点遏制”,由此而折戟沉沙的案例不在少数。

  在今年3月24日举行的证监会例行发布会上,邓舸表示,证监会将进一步加强并购重组监管,及时分析研判并购市场的新情况、新问题,完善规则,重点遏止“忽悠式”、“跟风式”和盲目跨界重组,严厉打击重组过程的信息披露违规、内幕交易等行为,更好地引导并购重组服务实体经济,抑制“脱实向虚”。

  对此,交易所加强了对跨界并购合理性的关注力度。今年11月,上交所就山东华鹏跨界并购事项发去问询函,第一条便指出上市公司与标的资产主营业务存在较大差异,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具备标的公司所处行业运营经验,是否具备人力、技术、管理等方面的相关储备,结合公司应对跨行业经营风险的具体措施,对跨行业经营的相关风险作充分分析和提示。

  同时,在并购重组说明会中,跨界并购的合理性也是被提问的重点。在今年11月的中葡股份重组说明会上,投服中心便提问称,公司所处葡萄酒行业,而标的公司所处碳酸锂行业,碳酸锂也是近期市场关注度较高的热门题材,具有高估值、不稳定等特点。在盲目跨界并购成为监管重点的背景下,公司跨界并购的原因和合理性是什么。

  理性看待跨界并购

  长城证券指出,从数量上看,2016年多元化并购的案例数量为139例,占总量的40.17%;2015年多元化并购的案例数量和占比分别为167例和40.14%。从规模上看,2016年多元化并购的交易金额为3687.93亿元,占比为27.44%,2015年多元化并购的交易金额和占比分别为3357.15亿元和26.28%。

  “一方面,很多上市公司所处的行业偏传统,行业前景黯淡,通过跨界并购进行业务转型有它的必要性所在;另一方面,很多上市公司所在的行业天花板比较低,而且它本身就是某个细分行业的龙头,市场占有率已经非常高,并购同行业企业意义已经不大,所以只要是并购,多数会涉及到跨界问题。”劳志明表示。

  他同时指出,很多传统行业的企业行业估值不高,上市公司也有通过跨界并购提高公司估值的内在冲动。“而且,在A股的环境下,市场的取向和监管的取向很多时候不一致。很多上市公司IPO之后,为了迎合市场也会往高估值的行业去拓展,这样自然就会涉及到跨界并购。”

  在上述情况下,“一上市就并购”成为A股比较突出的现象,特别是跨界并购。今年4月,完成IPO仅2个月的宣亚国际便宣布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5月9日,宣亚国际披露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为跨界收购,直播平台“映客”的经营实体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预计不低于50%的股权。

  追求高估值无可厚非,但跨界并购的过度繁荣存在隐忧。长城证券的统计显示,2016年上市公司公告重组事件复牌后30日内最高价与停牌前收盘价的绝对涨幅前50位的公司,有25家公告的重组方案属于多元化并购,这25家上市公司的平均涨幅高达85%。在这25家“玩跨界”的上市公司中,有18家将新主业的转型方向锁定在热门的新兴产业中。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