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关键词看懂11省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案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任务缺一不可。而对于不同资源禀赋和发展阶段的省份来说,推进供给侧改革的侧重点又有所不同。如山东山西的奋力去产能,江苏重庆的优化新供给,广东浙江的制度创新探路,上海的力保工业等。

  如果全国所有省区市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方案均推出,那么其去煤炭钢铁产能的总目标一定超过国家此前规划目标,这几乎是确定无疑的事实。

  “国家对去产能的鼓励是‘早退多奖’,所以各地难免不制定高目标以显示决心”,中部某省政府决策咨询官员表示。

  例如,甘肃省计划用3至5年的时间逐步退出1000万吨产能;贵州省将用3年至5年时间关闭退出煤矿510处、压缩煤矿规模7000万吨左右;山东省2016年原煤产量将控制在1.4亿吨左右;山西省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削减煤炭产能1亿吨左右;安徽今年的煤炭去产能初步方案是3000万吨。

  上述目标或体现在业已出台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方案中,或透露于地方高层的讲话里。在目前已出台的山东、上海、浙江、安徽、四川、重庆、山西、江苏、广东、贵州、青海这11省市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方案中,全国“十三五”时期预计压缩的5亿吨煤炭产能已被瓜分近半,这还是不完全的统计数据。

  这11个省市,分布于东中西部,既有在转型升级中遇到困境的传统资源省份,也有结构性改革已取得阶段性成绩的东部经济大省,它们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改什么?重点做什么?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出一些关键词:

  1、去产能:山东、安徽、山西

  去产能无疑是传统资源或重工业大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第一要务。

  山东去产能目标:3年内“5+4”产能过剩行业(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船舶、炼油、轮胎、煤炭、化工)产能利用率力争回升到80%以上,按时完成国家下达的化解过剩产能任务目标,其中钢铁、煤炭产能分别压减1000万吨、4500万吨以上。

  资金来源:将实施专项财政奖补。积极争取国家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的同时,省财政统筹对化解过剩产能中人员分流安置给予奖补。另外积极盘活土地资源。对钢铁、煤炭等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退出的划拨用地,可以依法转让,或由地方政府收回重新出让,土地出让收入可按规定通过预算安排支付产能退出企业职工安置费用。

  安徽去产能目标:2016年起,按5年规划、前3年攻坚的要求,压减粗钢、煤炭过剩产能。

  去产能办法:严控新增,围绕落实“一带一路”战略,支持和引导煤炭、钢铁、有色、建材等企业富余产能向境内外转移。

  资金来源:综合运用奖补、税收、金融、土地、标准等政策措施,形成化解过剩产能的工作合力。

  山西去产能目标:规划到2020年,山西有序退出煤炭过剩产能1亿吨以上。

  去产能办法:严格控制新增产能,依法淘汰关闭一批煤矿、重组整合一批煤矿、减量置换退出一批煤矿、搁置延缓一批煤矿、依规核减一批产能,确保退出煤矿关闭到位,使山西煤炭行业优化存量产能,退出过剩产能。

  资金来源:鼓励金融机构通过债转股、并购贷款、定制股权产品等方式,帮助煤炭企业重组债务,优化资产负债结构,降低杠杆率。支持优质煤炭企业上市融资、再融资和利用发行企业债券、公司债券等债务融资工具,通过并购债、永续债、债贷联动以及债贷基组合等新型融资产品筹集资金。积极引导金融机构坚持区别对待、有扶有控的原则。

  2、培育新动能创造新供给:四川、贵州、青海

  青海:着力突破盐湖化工、有色冶炼、新能源、新材料等资源综合利用、先进熔炼、晶体成长、气相沉积、高纯萃取等共性关键技术;抓住“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等发展机遇,推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新产业“四新”经济发展。

  贵州:提高优质农产品供给能力、推进工业转型升级、发展以山地旅游为重点的现代服务业、提升大数据大生态产品供给水平。加快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和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为商用、政用、民用提供丰富的大数据产品和服务,大数据产业规模总量年均增长20%以上。

  四川:为支持企业创新产品、提高品质、增加产品有效供给,将安排专项资金支持企业实施新一轮大规模技术改造,进一步放宽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条件和支持领域,创新军品市场准入机制,推进军民深度融合发展;为支持企业创品牌,将奖励获得相关奖项以及成功注册相关商标的企业。为支持企业拓展市场,将安排专项资金鼓励省内主要用户扩大利用四川产品。为补足经济发展短板,将大力推进农业转型升级,促进旅游餐饮业消费提升。

  3、优化供给侧产业布局:江苏、重庆

  重庆:黄奇帆表示,重庆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先是增加有效供给。电子、汽车等作为市场有需求的产品,重庆近几年用集群化方式推动其发展,形成独特的竞争优势。电子和汽车行业利润率的高增长,带动了重庆工业整体利润率的高增长。与此同时,重庆从2014年开始布局推动集成电路、机器人、新材料等十大战略新兴产业发展,努力使其到2020年达到一万亿元人民币的产值。

  江苏:江苏是制造业大省,工业经济总量连续6年居全国第一,但产业结构仍处在中低端。围绕产业进行科技创新,让江苏制造业腾飞,是当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第一要务。江苏的“一中心”“一基地”建设,聚焦的是建立现代产业体系,核心是创新驱动发展,目标是增加中高端供给,可以说抓住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害和关键。所谓“一中心”,即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产业科技创新中心和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基地。

  4、制度创新:浙江、广东

  广东:广东地处改革开放前沿,是国内较早开始调结构的省份,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广东降低企业经营成本、创造良好营商环境的迫切需求。广东省提出,到2016年底,为全省企业减负约4000亿元,企业综合成本比2014年下降约5%—8%。

  浙江:浙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案中,有7条聚焦降低企业成本,6条聚焦全面深化改革。在审批制度改革,优化资源配置,创新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等方面,浙江将有多项试点举措。

  5、力保工业:上海

  与其他省份显示出鲜明区别的是,上海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案,又被称为工业27条。上海的重点是工业,2020年工业对GDP贡献占25%。

  由此上海提出郊区用于工业用地的比例不低于15%—20%,2016年企业缴纳的职工社会保险费率下调2.5个百分点,建设100家示范性智能工厂或数字化车间,带动1000家企业实施智能化改造等多项措施。

  目前,随着上海城市服务业的发展,制造业占GDP比重已经下降到27%左右,服务业占GDP比重已经接近70%。去年以来,上海在工业方面的数据一直乏善可陈,而25%可以说是“十三五”期间上海对工业力保的目标。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