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准通道开启?降准+加息可能是未来货币政策组合

  4月25日,降准实施,央行用近乎“零成本”的准备金换回了先前借出的高价“麻辣粉”(MLF,中期借贷便利),让利于银行体系,让利于实体经济。

  鉴于准备金率仍高、新增外汇占款仍少、银行负债压力仍大,未来以降准置换存量MLF的空间依旧存在。

  但非典型加息并未停下脚步。10年期美债利率已冲上3%,6月份美联储再加息几乎是板上钉钉,未来央行公开市场操作(OMO)可能继续提价。

  左手“加息”,右手“降准”,这在以往难以想象的事情,如今却在生动上演……

  一而再再而三,很说明问题了

  久旱逢甘霖。

  4月25日,降准实施,“解救”了紧张多日的资金市场。

  降准绝不仅仅是为了解救资金面。历史上,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降准都成为货币政策放松的标配。

  那这次降准到底算不算放松?

  这是一次特别的降准,与普通的全面降准或一般的定向降准均有所不同。

  4月17日晚,央行宣布,将于4月25日下调部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以置换“麻辣粉”。要划重点的话,一是对“部分金融机构”降准,二是“置换中期借贷便利”。

  通过置换MLF的方式,央行限制了降准释放的增量资金规模。央行有关负责人透露,以2018年一季度末数据估算,操作当日偿还MLF约9000亿元,同时释放增量资金约4000亿元。另外,降准实施后,央行已停做逆回购,本周有5200亿元逆回购到期,央行到目前为止只对冲1100亿元。

  也就说,这次降准释放的资金,绝大部分甚至全部都将被置换或吸收。央行强调,降准不影响流动性总量,货币政策仍“维持稳健中性”。

  但是,降准就是降准。

  虽限定了实施对象,但这次大行、股份行、城商行、非县域农商行和外资银行均属于降准对象,实际上覆盖了大部分商业银行。

  此次降准幅度也不小,达1个百分点。比照历史上的全面降准,上一次出现1个百分点的降准还是在2015年4月地方债置换时期。

  这也不是今年第一次降准。今年1月25日,央行刚实施过一次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央行还通过临时准备金动用工具(CRA),平抑春节前后流动性季节性波动。所谓CRA,本质就是临时降准。

  一而再,再而三地动用准备金工具,其实很能说明问题。

  进一步看,不管是以定向,还是置换的名义,降准的本质一样的——释放长期限、低成本流动性。放到眼下,即便降准资金被全部吸收,也是从长钱换短钱,用便宜钱换高价钱,是之前一段时间货币政策操作的逆过程。

  如果说,之前市场普遍感受货币政策是偏紧的,那改变先前的做法,是在走向宽松还是更紧?如果说,之前央行弃而不用准备金工具,是为避免释放宽松信号,那降准的回归是释放了宽松还是更紧的信号?

  正如一位固收分析师说的那样,连续的降准安排,不论是以什么名义,都是实实在在的货币政策边际放松。

  其实,年初以来,市场资金面持续超预期宽松,已经引起了对货币政策取向的猜测。

  4月23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会议公告中有不少新提法、新变化,或许更能说明问题。

  不容忽视的政治局会议新提法

  天风证券固收研究团队,将此次政治局会议公告与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公告进行了对比,在对下阶段工作任务的部署上,出现了四大变化:

  (1)货币政策方面,删除了“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的表述;

  (2)强调了“把加快调整结构与持续扩大内需结合起来”,再度提及扩大内需;

  (3)结构政策中再度要求“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4)资本市场方面,在强调防风险以外,强调“要推动信贷、股市、债市、汇市、楼市健康发展”,表述的方式较新。

  从以往来看,当阐述货币政策用到“闸门”的时候,往往对应着货币政策偏紧时期。比如,2016年第四季度央行货币政策报告重新提及“调节好货币闸门”,在当年8月下旬和9月中旬,央行先后重启14天和28天逆回购操作,收短放长,被视为上一轮货币政策“实质偏松”阶段终结的标志性事件。2017年四份货币政策报告,均无一例外地提到了闸门。但如今,“闸门”被去掉了。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