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定调货币政策:由“松紧适度”变为“灵活适度”

  12月10日至1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下称“会议”)在北京举行,为明年经济发展定下基调。

  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会议首次提出“科学稳健”把握逆周期调节力度,对稳增长政策的力度提出了限制性要求,意味着政策绝不是大水漫灌式宽松。同时,相比去年提出的逆周期调节,今年还专门强调要把握力度,就是要打消市场上关于大宽松的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基调十年未变,但相较去年,今年会议对稳健货币政策的要求变了,从“要松紧适度”改成了“灵活适度”。不过,对流动性的表述并没有改变,仍为“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此外,今年会议对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提出要求,即要“同经济发展相适应”,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在经济学家邓海清看来,“灵活适度”空间更大,是否会使用需要根据经济形式的变化而变化。

  政策微调

  会议指出,实现明年预期目标,要坚持稳字当头,坚持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社会政策要托底的政策框架,提高宏观调控的前瞻性、针对性、有效性。

  具体来看,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方面,会议指出,要大力提质增效,更加注重结构调整,坚决压缩一般性支出,做好重点领域保障,支持基层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民生。

  管清友对本报记者表示,尽管积极的财政政策十年未变,但今年强调“压缩一般性支出”,删掉了去年关于大幅增加地方专项债的表述。

  在华泰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李超看来,由于新增减税难度较大,预计2020年的财政政策的重心是提升基建。

  “预计2020年新增专项债额度3万亿,明年一季度专项债发行规模上升并形成实物工作量,这一积极的变化可能会带来基建的上行。另外,在今年减税降费和加快支出的政策作用下,财政压力有所凸显,未来需要准财政发力。PSL等政策性金融重要工具,投放量单月可能会达到1000亿以上,配合一季度信用的集中释放。未来发力的主要方向可能从棚改转为支持老旧小区改造、保障房、市政建设公路等领域。”李超对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稳健的货币政策基调也是十年未变。会议指出,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降低社会融资成本。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更好缓解民营和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的核心是,当经济增速回落压力加大,央行可能通过预调微调推升信贷金融数据,以稳定经济增长,即货币政策本质要求仍在于扩信用,这符合我们一直强调的判断,即稳健略宽松的货币政策将以扩信用为主。”李超表示。

  和去年相比,降低实体经济负担方面一脉相承,但细节有所不同。

  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适时预调微调,稳定总需求;今年会议同时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解决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对比之下,两次会议口径有了微妙的不同,比如,“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的要求转为了“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也变为了“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今年以来,央行灵活运用存款准备金率、中期借贷便利、公开市场操作、再贷款、再贴现、常备借贷便利等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并在11月先后下调了MLF和7天期逆回购利率。

  “预计明年一季度扩信用在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发力和类地产领域发力,同时天量社融可期,一季度末社融增速或达11.5%,一季度新增约10万亿。”李超表示。

  在管清友看来,明年“花式降息”还会继续。一般只要不提“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这些说法,货币就还是偏松的。

  助力稳增长

  会议指出,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当前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仍处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世界大变局加速演变的特征更趋明显,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