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惠金融:从高高的殿堂走向民众

  作为本届博鳌亚洲论坛“开场秀”,昨日博鳌论坛首场分论坛——“普惠金融:金融的平民化”在吴晓灵的主持下拉开序幕。这是继去年在博鳌亚洲论坛举办普惠金融论坛后,博鳌论坛再次将目光对准普惠金融这一话题。

  吴晓灵表示,普惠金融就是让金融回归服务业的实质,从高高的殿堂走向民众,从金融业自娱自乐走向为企业的生产、销售服务,为民众的投资消费服务。

  吴晓灵认为,普惠金融就是让每一个人在有金融服务需求的时候能够及时地、有尊严地以合适的价格获得高质量的金融服务,其范围不仅限于存款、贷款、支付结算,还应该包括保险、投资和财富管理等。

  此外,吴晓灵还对业界备受关注的“股市注册制改革”进行了回应:注册制一审已经结束,今年肯定会进行二审,但是否能进展到三审目前还不确定,但计划上是这样的。同时,她还强调,注册制不能单边推进,它是整个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最终结果。要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以及完整的资本体系,注册制现在仍在稳步推进中,“只要朝着这个目标迈进,就叫做推进,不叫做停止”。

  董文标:普惠金融,真正有突破的是马云

  中民投董事局主席董文标表示,政府与金融机构这几年都很重视普惠金融,但传统金融机构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只想锦上添花,不想雪中送炭,“这观念得转、得治”。

  他说,普惠金融真正有突破的是马云,马云的普惠金融是一群屌丝的金融,是平民金融。他能够把这一块做起来,核心就是在制度上进行了一场革命。

  董文标认为,在中国推行普惠金融是不可能成为现实的,现有制度并不支持。主要是因为:一是制度的延续;二是制度是为国有企业制定、为富人服务的。

  董文标表示,普惠金融在制度上农村市场没有突破,此外小微企业也有制度问题,核心在盘活农村的资产。

  李扬:共享金融,关乎所有人

  “所有人都需要金融,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得到了金融服务。”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总结了六句话:

  一是要共享基础设施,包括共享机制和制度安排。也就是说,不仅需要有支付、清算、法律的共享,而且需要治理机制、会计制度、信用体系、监管体系的共享等,所有这些在共享金融中都应该能享受到。

  二是众筹,在现在“双创”背景下尤其重要,特别要考虑到中国金融体系筹集的资金多数是债务,这样会提高杠杆率,众筹发展更为重要。

  三是网贷,不以银行作为金融中介所展开的、通过互联网技术进行交易的无担保贷款,这是做小微金融很普遍使用的机制。这个机制可以大大降低搜寻信息的成本、甄别客户的成本和准入成本,使广大老百姓以非常低的门槛获得金融资源。

  四是供应链金融,我们沿着一个特定产品的供应链以及主打企业的信用来安排金融活动。草根企业通常都是大企业的协作者,因而他们的金融服务和信用可以通过在供应链处在主导地位的企业进行外溢。

  五是相互保险,我觉得我们保险业的公司制太多了,应该大力发展相互保险。

  六是财富管理,一是根据客户的要求量身订制,二是提供综合性的服务。这样的共享金融、普惠金融大有可为,它关乎我们所有人。

  朱云来:阿尔法狗战胜李世石:不就是赢两盘棋吗?

  在“互联网金融:痛并成长着”分论坛现场,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对“阿尔法狗战胜李世石”唱出反调。他说:“科技发展让阿尔法狗出来了,也赢了。不就是赢了两盘棋吗?这次下的是围棋,几年前下国际象棋,说到底只是下了两盘棋而已。”

  他认为,金融服务领域进入“自动驾驶”阶段为时尚早,依然需要人工监控,并且核实数据的过程会消耗大量时间。系统的数据挖掘一定会有助于行业发展,但是唯一地依靠这种挖掘是不够的。而某些所谓小而精的市场,有的可能是大规模系统性的,而大数据对信用的处理依然不够完善。互联网金融除了P2P外,还包括其他形式的金融服务,但很多服务细节不是简单的一封电子邮件就能解决。

  朱云来认为,目前中国互联网金融走向国际仍需观望。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