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对预约挂号“隐形的长队”不能视而不见

  全面预约挂号,现场不用等待;取消门诊输液,避免抗生素滥用……随着医改进入深水区,各地不断落地的医改措施在逐渐改变百姓以往的看病模式。


  记者近日在北京、广东、湖南、四川等地调研发现,一些医改举措初衷甚好,却在落实过程中出现“形式化”“一刀切”的倾向。例如,预约挂号使得线下有形的长队“变相”转为线上“隐形的长队”,取消门诊输液也给病人造成了新的不便等。
 

新华社:对预约挂号“隐形的长队”不能视而不见


  专家认为,“隐形的长队”背后的症结不仅在于医疗资源的稀缺,还在于有关部门有懒政思维。要从根本上解决看病贵看病难问题,还需切实考虑患者的感受,系统推进配套改革。如果对医改落地过程中出现的苗头性问题重视不够,容易让群众在改革中的“获得感”打折扣。


  医改落地“新现象”:预约挂号催生“隐形的长队”


  预约挂号,现场拥堵变为“网上塞车”。


  “挂号像春运”“摸黑奔波跑断腿”,是以往群众在大医院“挂号难”的真实写照。为推动分级诊疗、引导患者有序就医,去年6月18日,北京儿童医院率先试点“非急诊全面预约”模式。“非急诊全面预约”目前已陆续在部分城市推进试点。


  所谓“非急诊全面预约”,除影响生命体征的急诊病症外,其余患者可通过手机APP、微信、电话、网络或现场自助机等渠道预约就诊。


  北京、广州的试点医院反映,医院门诊总量下降,常见病、多发病患者减少,疑难杂症患者增加。由于简化了挂号流程,患者的就医体验有明显改善,也极大缓解了医院周边道路的交通压力。此外,这一举措不仅方便患者,对号贩子也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
 

新华社:对预约挂号“隐形的长队”不能视而不见


  一名就医者使用手机APP进行挂号。


  然而,记者日前调查发现,预约挂号也不是彻底解决“挂号难”的灵丹妙药,不少患者反映,预约挂号经常出现线上排长队的现象,线上“挂号难”成了患者遇到的新难题。


  北京市民张女士一个多月前向某医院提交了预约看病申请,可预约登记一个多月,眼看着等待人数从三位数降到个位数,却被告知预约失败,因为“医保卡没有与院方关联”。


  经常用微信预约挂号的“80后”刘玥告诉记者:“微信挂号排长队很可怕,挂上号后又被‘放鸽子’更可怕。我今年7月下旬通过上海医联预约平台挂了当地第六人民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医生的号,预约的时间是7月29日上午10点,结果7月27日晚上9点53分,我才收到短信通知说,因专家停诊,我的预约被取消了,这个时候我是不可能再挂到29日的号的,只好重新预约两周以后的专家号。”


  不仅仅是网络预约,传统的电话预约线路也遭遇“塞车”。北京市民李先生通过114预约北医三院的号,“前面几百人,在线等半个多小时后放弃了,当时举着手机听了半个多小时,很无奈。”


  在上海工作的徐琳告诉记者,一开始觉得比起传统到医院排队挂号的方式,微信挂号确实方便,只要在手机上下载APP应用,注册用户名,便可预约挂号,可以省去跑腿、排队、缴费等环节。不过试过几次后发现,微信预约挂号是另一种形式的线上排队,约专家的号太难了,一般得提前两三周,按院方规定的放号时间紧盯着手机屏幕准备抢号,基本上专家号放出来不一会儿就没了。


  “隐形的长队”症结:医疗资源仍然稀缺加懒政思维作怪


  记者在北京、广东、湖南、四川等地调查发现,从线下排队转为“变相”线上排队,原因复杂。


  ——好措施落实中没有跟上百姓需求。


  湖南省儿童医院副院长李爱勤认为,预约挂号改革没有错,初衷是让病人不来医院窗口排队就能挂到号,但落实中没有考虑到一部分中老年人对互联网等新兴工具不熟悉,需要一个过程来让病人适应、社会适应。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