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谋减量高质发展:“动批”将变创新示范区

  中新网北京新闻4月15日电 (记者 曾鼐)随着“动批”“天意”等关停,批发业正式告别京城。后批发时代北京路在何方?北京正式进入减量发展新时代。官方4月宣布“动批”未来将建成北京金融科技创新示范区。 

  日前,记者跟随“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采访团走进北京核心区西城区。 

回溯“动批”疏解:聚焦首都功能 

  “动批”的形成要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初。彼时,借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天南海北的人们聚集在北京动物园附近,自发形成一个小市场:衣服、袜子、皮鞋……应有尽有。渐渐地,服装批发业如燎原之势,愈发红火,地摊式的“马路经济”不断壮大,一座座大楼拔地而起。 

  “动批”的名号,就此传开,很快成为中国北方批发业的一个标杆。2005年左右,“动批”进入“黄金时代”:聚集有东鼎、聚龙、众合、天皓成、金开利德、世纪天乐等12家大型服装市场,1.3万个摊位,日均客流量达6至7万人次;节假日可超过10万人次。 

  不同于王府井、三里屯商圈偏重高端定位,“动批”主打廉价和批发。虽然“动批”的兴盛,让不少人尝到“第一桶金”的甜头,但随着城市转型发展,“动批”带来愈来愈多的烦恼。 

  在“动批”最红火的日子,李云伟每天担忧不已:“35万平方米要承载10万人次,火灾、踩踏的危险让人‘细思恐极’啊!”他是西城区商委原副主任,2016年调任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 

  “动批”所在的西城区,是中南海所在地,被视作北京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的核心承载区。“动批”的发家,得益于优越的地理位置——紧靠西二环、毗邻西直门。但随着城市发展,拥挤的人流和车流,“动批”周边形成密集的堵点。三轮餐车、黑物流、黑车24小时穿梭其间,一包包货物堆在路边,“脏乱差”成为“动批”环境的代名词。 

  “在这样的核心区,‘动批’的城市运营管理成本很高。”北京市西城区常务副区长孙硕介绍,“动批”80%以上的业务主要是服务外埠地区,并不面向本地民众,市场内的群租房、违法建设,存在较大安全隐患。 

  数据显示,“动批”年均给西城带来经济效益约6000万元,但政府支付的管理费用年均超1亿元。人口增多、资源有限,“大城市病”的问题凸显。 

  2013年12月,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成立。2014年,北京出台全国首个以治理“大城市病”为目标的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要求在核心区,即东城区、西城区,严格禁止制造业、建筑业、批发业等。2015年1月,“动批”疏解时间表正式公布。 

  守着寸土寸金的城中心兴盛了30年的“动批”,命运就此发生了变化。 

“腾笼换鸟”:规划创新示范区 

  “难,真难。”回忆起“动批”疏解,孙硕如此感慨。由于“动批”楼宇产权复杂,在疏解初期,面临着众多阻力。 

  疏解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理清关系。“疏解不是拆迁。”孙硕解释,拆迁是指政府或企业单位用钱购买的所有权,本质上是买卖所有权交换的关系;但疏解不同:“动批”的房子是由产权方把房子租给市场方,市场方租给一手商户,商户之间还能转租。 

  “疏解中每个市场的实际情况差别较大,保障商户的基本合法利益不被侵犯,是疏解工作的出发点。”孙硕说。 

  渐渐地,商户们从不理解到理解,从不支持到支持,最终形成共识。2015年1月,天皓成正式摘牌闭市,成为“动批”地区第一个整体撤市的市场。两年后,2017年11月30日,“动批”最后一处营业场所东鼎市场关停。至此,“动批”成为历史。 

  疏解后的“动批”大变样。当年“韩国城”“动批”内第一个整体撤市的天皓成市场华丽转身,成为“宝蓝金融创新中心”,曾经逼仄难行的零散摊位,被静谧、崭新的现代化办公区取代,一批高科技、文创企业等进驻,已经诞生了年收入接近3亿元人民币并在新三板上市的科技金融企业。 

  “原来这栋楼打算做商场。”首都产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李大勇指着14层高的大楼对记者说,这里曾规划为天和白马二期,如今已转型为北矿金融大厦。李大勇说,这个地段区位优越,如果只做普通市场,与区域形象不符,便规划改为高端写字楼。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