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卫红墙是职责所在

“住在这红墙边多半辈子了,守着这里的平安已经成了习惯,遇上事儿总得管管。”身穿红马甲、臂挽红袖标的“西城大妈”们这样说。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去,保护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这是我的职责所在。”西单大悦城砍人事件中的逆行女警渠立萌这样说。

“在外国人面前,我们代表中国。我们的样子,就是中国的样子。”西城公安分局外事民警胡辛这样说。

北京市西城区是党中央所在地,特殊的区位决定了特殊的使命与责任,而守护平安是其中最为核心的一项。在这份平安祥和里,有始终以最高标准、极致作风要求自己的西城警方,也有始终与民警们齐心协力、并肩作战的群防群治力量。在新时代,西城守护的平安有了更多的含义,西城民警和“西城大妈”们也随之有了更多的故事。

“一定要让红墙精神代代相传”

与“网红女警”渠立萌面对面,她的样子与想象中反差不小。

娇小的身材,精致的五官,为了接受采访而特意涂上的一抹红唇,搭配利落的警服,怎么看都是个标致的90后警花,不像是那个面对歹徒冲锋在前的威猛民警。可一开口,便暴露了她“女汉子”的性格。

“我大学毕业考到西城公安分局,最开始在西单女子反扒队,天天在西单转悠、抓贼。后来工作调整转为治安民警,还是负责西单地区。巡逻防控和盘查核录是日常主要工作任务之一,一天下来走上两万多步是常态……”快人快语的渠立萌,几句话仿佛就要说完自己6年的职业生涯。

当被问起西单大悦城砍人事件时,她却一下子有点“无话可说”,反复强调:“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身后还有很多人。”然后,略带自豪地加上一句:“我的同事,不论谁遇上这个情况,都会跟我一样冲上去。”

这份对自己和对“战友”的自信从何而来?渠立萌答,这来源于日复一日的耳濡目染。在她的印象里,地处首都核心区的西单商业街从来都是熙熙攘攘,特殊的区域位置和治安环境,让守卫这里的西城民警身上总有一种与众不同的责任感。“万无一失,一失万无”是她从前辈们口中听到最多的话。

今年3月,西城公安分局10个“红墙卫士先锋岗”正式亮相,与中南海仅一墙之隔的府右街派出所榜上有名。

人称“中国第一所”的府右街派出所,是距离党中央最近的“红墙卫士”,维护中南海周边治安秩序、处置各类突发事件等,都是其职责所在,而在这里工作大部分时间其实都在站岗和巡查。

47岁的聂建春是府右街派出所的一名中队长,也是派出所22年历程的亲历者。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早已数不清围着红墙走了多少圈,每遇重大活动,一天站岗10小时以上是常事。在红墙边工作单调、辛苦、责任大,聂建春说,如果不是把“忠诚”二字刻在心里,还真不容易坚持。 

聂建春不仅坚持下来了,还越来越有使命感。他主动揽下带新警的任务,一边把自己从实践中总结出的操作规程教授年轻人,一边言传身教,将红墙理念和优良传统传递下去。

“一定要让红墙精神代代相传。”聂建春说。

新时代“西城大妈”也得懂服务

“我这个人就是爱管闲事,看着什么觉得不合适就得说一声。”说这话的是家住西城未英社区的高正萍,大家都爱叫她“高大姐”。年过花甲,这位高大姐越来越闲不住。10年前搬到这,她就当上了“西城大妈”,如今已干满三届。

见到高大姐时,她才跟社区干部们讨论完“工作”。一提到“西城大妈”的身份,高大姐就打开了话匣子,自打戴上这红袖标,社区巡逻防控,安保站岗,为民服务,她一样没落下,“爱管闲事”这特长充分得到了发挥。

不久前的全国两会期间,高大姐按照社区安排在路边点位执勤,突然被一阵撞击声吓了一跳。抬头一看,马路对面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正对着共享单车又砸又踢。高大姐腾地起身,三步两步走到小伙子身边:“这共享单车停得好好的,你砸它干嘛?”小伙子看了看眼前这个银发老太太,没好气儿地说:“关你什么事?”之后,任凭高大姐怎么说,小伙子就是不停手,最后还是报警后警察来,才把他带走了。

高大姐对《法制日报》记者说:“我们这些人在红墙脚下生活时间长了,看不了这破坏环境、影响治安的人和事,遇上了就得管。”

“西城大妈”这个群防群治品牌已经流行多年,像高正萍这样的志愿者如今已有将近10万人,其中实名注册的就超过7万人。他们中有男有女,有的是矛盾调解员,有的是卫生监督员,有的是“胡同侠”,有的是爱心守护神……都是最忠实的红墙守护者。而随着时间推移,“西城大妈”们的红袖标早已经戴在了心里,管的事也早已不是执勤、站岗这一件了。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