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轴线申遗还有哪些路要走?

永定门、正阳门、天安门、故宫、钟鼓楼五组古建遥遥相望,勾勒出了北京城的中轴线。数百年来,它的存在规范着城市的格局,制约着城市建筑的体量。它是我国现存最长、最完整的古代城市轴线,是北京老城的灵魂与脊梁。

如今的中轴线保护,已不再单纯局限于文物保护的范畴,它涉及城市发展的方方面面:老城的回归、居民生活的改善、市容市貌的整顿……

中轴线的申遗该如何进行?中轴线的保护该如何进展?带着问题,记者采访了多年来致力于推进中轴线保护工作的原北京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副主任、原北京市文物局局长孔繁峙。

保护有据可循  按照遗产五大标准保护中轴线

孔繁峙将近年来对中轴线保护工作的开展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09年以前,“这个阶段中轴线的保护还没有总体启动,对中轴线的保护仅局限于单体建筑的保护”;第二个阶段是2009年至2016年,“这个阶段中轴线申遗提上日程,中轴线作为一个整体启动文保工程”;第三个阶段是2017年至今,“这个阶段,旧城的保护和回归成了北京城市规划的重要内容。过去北京城以建设为主,而在中轴线保护的背景下,不符合中轴线历史环境要求的建筑,都不再建设在中轴线附近。”

2011年6月11日,北京中轴线申遗文物工程正式启动。关于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有哪些标准和指标呢?多次参加世界遗产大会的孔繁峙作出了如下总结:首先是遗产的唯一性,“这不是说该遗产独一无二,而是申报的遗产是该类型遗产中最具代表性的”;第二是遗产的完整性和原真性,“需要是完整的历史文物”;第三是遗产要具有民族文化特色和世界影响力;第四是遗产周边环境要维持历史风貌;第五是申报项目应有必需的建控地带和保护措施。

“因此,对于中轴线文物景观的保护,要严格按照这些人类遗产的标准来实施。”孔繁峙说。

恢复历史景观  建议先农坛墙内体育馆降低高度

“中轴线的保护,恢复两侧的历史景观空间是重要一步。”孔繁峙介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的《保护历史性城市景观的宣言》强调北京中轴线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城市景观,是建筑群与开放空间的整体组合,作为遗产背景的历史景观和历史环境都非常重要。“恢复北京中轴线历史景观空间首先是腾退和拆除中轴线两侧破坏景观的现代建筑。”

“由于长期积累的结果,这类建筑数量较多,情况也很复杂,需要逐一调查核对,形成腾退和拆除的现代建筑清单。”孔繁峙以中轴线南段先农坛、天坛周边环境举例,“目前,天坛周边环境整治虽然已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但最大难点还是在于天坛、先农坛墙内占用文保单位的机构要腾退,违法建筑要拆迁,附近居民楼要搬迁。最终的目的是恢复天坛地区历史上的绿地。”

孔繁峙强调,该区域总体上降低建筑高度和压缩建筑体量是十分必要的。“比如,位于先农坛墙内侧的体育馆,新中国成立初期就存在于此。这个现代建筑紧依坛墙又高于坛墙,从外围观感上来说,严重影响景观的视觉效果。且现代建筑材料也与周围传统古建很不和谐。”因此,孔繁峙建议这座体育馆应该适当降低建筑物高度,来维护中轴线周边的整体景观。

勾勒旧城轮廓  呼吁复建右安门角楼

“理论上来说,中轴线支撑着北京旧城的存在,但由于北京飞速的发展,我们从局部已很难看出它的轮廓。北京旧城保护最大的问题在于它的整体已经遭到了破坏,中轴线本体局部缺失。城墙、城门消失了,北京老城的‘边界’也就没了。”基于此,孔繁峙认为,中轴线的保护也是在为北京城“勾勒”轮廓,恢复中轴线文物建筑的完整性十分重要。

孔繁峙举了中轴线南端点永定门为例。永定门始建于明嘉靖三十二年,是明清北京城外城城墙的正门,于1957年被拆除。2004年,北京复建了永定门城楼,部分恢复了北京中轴线南端标志性建筑,但没有一并复建永定门的箭楼和瓮城。因此,北京中轴线的南端仍不完整。

“事实上,中轴线南端的历史环境保存得较为完整,‘两坛’相对,护城河依旧,复建的永定门与北侧的正阳门城楼、箭楼遥遥相望,晴空下历历在目,这其实与清乾隆年间的历史环境相仿。”孔繁峙说。

如今,外城左安门箭楼、永定门城楼已经复建,永定门箭楼、瓮城也在复建之中,孔繁峙呼吁接下来复建右安门的角楼,“复建之后,护城河将三个城楼连接起来,南城外侧的风貌就能相对完整地展现出来,人们一眼就能看出北京城的‘边线’,仿佛留住了历史的记忆。”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