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西废矿上建起首都绿色生态屏障

  中新网北京新闻6月13日电 (记者 陈建)京西层峦叠嶂,曾盛产煤炭、石灰、水泥。如今,退出传统采掘业的北京市门头沟区,把昔日寸草不生、山体裸露、水土流失严重的废弃矿山,变成被30余种植被覆盖的绿地,为首都筑起一片绿色生态屏障。 

让种子在岩壁上扎根 

  初夏时节,走进京西浅山区一片废弃的采石场,依稀可见30多年的露天开采,留下处处裸露的岩壁,宛如青葱山坡上的巨大伤疤。 

  迎面而来的是北京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门头沟分局的工作人员,留短寸,戴眼镜,皮肤黝黑,条纹衫上有股汗馊味儿,名字却古色古香,斯文得像个古代隐士——他叫白鹤桥。 

  白鹤桥挥手朝周围山上一指说:“这就是麦子峪采石场,2007年关闭。眼前要做的,是修复废弃矿山生态,先清理危岩、整治坡面,在低矮平缓处种乔木,让陡峭岩壁长出灌木和草。” 

  “这是难度最大的部分。”他说,要把特定的水泥、营养土、绿植种子按比例混合,制成“植被混泥土”,加压喷播到岩壁上。植被混泥土覆盖岩壁后,利用滴灌、喷灌设施浇水,让混泥土中的绿植种子破土而出,形成植被,达到保持水土、减少扬尘、改善空气质量的目的。 

  麦子峪采石场的生态修复项目共约9万平方米,离北京市中心不到30公里。白鹤桥信心满满:“今年秋天再来看吧,草木就能出芽儿了。” 

  门头沟区规划国土分局局长贾骥告诉记者,门头沟区1455平方公里,其中98.5%属于山区,10%是浅山区。2011—2015年期间,全区已完成46个废弃矿山修复治理项目,治理面积约10平方公里。 

一盆火 一腔血 一桶金 

  门头沟区矿产丰富,“黑白灰”曾是当地三大支柱——黑的是煤炭,白的是石灰,灰的是水泥。 

  在日前举行的生态文明建设集中采访座谈会上,区委书记张力兵娓娓道出“一盆火”“一腔血”“一桶金”的由来,更畅谈“一片绿”的信念。 

  从辽代开始,门头沟就是京城重要的煤炭供应地。修建紫禁城的琉璃瓦,产自门头沟山区中的琉璃渠村。清乾隆年间,北京琉璃厂迁至此地,后又修水渠至此,村子因此得名。烧琉璃瓦的炭,出自附近的炭厂村,那里的炭也曾直供清廷皇宫。人称“窑火七百年不灭”,就是指门头沟在古都历史上奉献的“一盆火”。 

  革命战争时期,京西山区中共第一党支部、京西第一支红色武装冀热察挺进军司令部、第一个抗日民主政府宛平县人民政府,都成立于门头沟区。门头沟区人民为革命解放事业奉献过“一腔血”。 

  新中国建立后,门头沟又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奉献了“一桶金”。上世纪60年代初,北京市99%的煤炭供给来自门头沟区;2007年之前,全市煤炭年均消费总量的60%来自这里。 

  进入新时代,当地人又无怨无悔地为首都奉献“一片绿”。特别是从1998年开始,门头沟区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关闭了区属全部270多家乡镇煤矿、500多家非煤矿山和砂石厂。 

“绿”字当先谋发展 

  区委书记张力兵常说:“要耐得住寂寞,保持住定力,守得住绿色”;门头沟区要营造“绿色发展、生态富民、弘扬文化、文明首善、团结稳定”的新格局。 

  按计划,大型国企京煤集团在门头沟区的最后一个煤矿将于2020年关停,届时,门头沟将彻底告别上千年采煤史。 

  张力兵说:“治理PM2.5、打好蓝天保卫战,确保完成北京市政府下达的PM2.5年均浓度低于54微克/立方米的目标,就要狠抓燃煤、扬尘等污染源防治,要一个微克一个微克去抠。” 

  当张力兵说这番话的时候,他身旁的会议室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着门头沟区生态文明建设的实景图片。图片注释上写着:“环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丽,蓝天也是幸福”;“还百姓蓝天白云、繁星闪烁、清水绿岸、鱼翔浅底的景象”;“为百姓留住鸟语花香的田园风光”…… 

  “浅山区是首都的第一道生态屏障。”门头沟区发改委主任曹子扬说,目前,全区森林覆盖率达45.7%,林木绿化率达69.22%。 

  但这还不够。在80%区域都已被纳入生态保护红线的门头沟区,地方政府正与中科院、清华大学等13家科研机构合作,推广适合山区的生态修复技术,研究制定针对采煤、采砂、采石废弃地,道路边坡,河道湿地等五个类型的生态修复规划。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