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途:北京四十年织就交通路网

灰筒瓦,绿琉璃,前门楼子南门儿外,路面上镶着一块“中国公路零公里点”标识。

四通八达的中国路,从这里出发——中国第一条城市快速环路,国内第一条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建设的跨省市高速公路项目,中国第一条真正意义上的快速公交线……

40年间,一条又一条道路从这里像经络一样延展,记录城市的变迁,丈量前进的脚步。

500公里环路环环相扣

上周,西北四环的万泉河桥添了条新匝道,从西四环往北五环,司机可以少等3个红绿灯,节省十多分钟。

千姿百态的立交桥,无疑是40年间北京路网发展的最好见证。其中,已过“而立之年”的三元桥,因为两年多前那个冬天的一次“换梁手术”,一战成名。

那天一大早,年过古稀的罗玲——我国知名桥梁设计师、三元桥的设计者,背个斜挎包,坐地铁10号线赶来看新梁就位。

出了站,老设计师打电话向施工方求助:“你们谁有空,来接我一趟。”

三元桥,这座当年她亲手设计的立交桥,如今周边早已变了模样。1984年,这儿还叫牛王庙,大片庄稼地上要建一座当时在北京,乃至全国规模最大的立交桥,有必要吗?

当然有!当时,城市现代化进程加速,可是北京的道路建设已经停滞了大约10年,路窄且少,城里人出行难,京郊人进城也难。尽快开拓城市干道,并在规划的快速路上有计划地建设立交桥,是当务之急。

时年22岁的秦大航是交通行业的小字辈儿,他一笔一划地按罗玲的设计绘制成了牛王庙桥设计图:苜蓿叶形的互通式立交桥,3座主桥、5个匝道引桥和7条匝道。

之后,伴随着罗玲、秦大航们的一张张图纸,北京的城市道路跟着一圈儿一圈儿地从城里向城外延伸:

1992年,二环路建成,成为中国第一条全封闭、全立交、没有红绿灯的城市快速环路。朝阳门、建国门、东便门、永定门、西直门……在城门楼消失多年后,北京的桥,成为这座城市的新地标。

1994年,三环路完工,46座立交桥,串连起国贸、马甸、公主坟等黄金区域。

2001年,四环成环,在一段时间内有效缓解了北京的拥堵。

2003年,五环路通车,99公里的环路上架设大小立交桥70余座。其中,占地数百亩、投资超亿元的大型互通式立交桥就达12座。

2009年,六环路全线贯穿,打通了北京远近郊区卫星城镇间的绿色通道,每天,成千上万辆过境大货车擦城而过。

几环相加,总里程将近500公里,成为城市交通的主动脉。

也难怪罗玲在自己30多年前设计的三元桥前有些踟蹰不前,昔日周边大片的庄稼地如今早已高楼林立,高峰时段每小时的车流量从建成之初的1000辆增长为13000余辆。

当年画图的小秦,如今是此次三元桥大修工程的设计专家。根据专家组设计的“手术”方案,43小时,千余名路政人昼夜不歇,首次利用国产的千吨级驮运一体机,为三元桥实现整体换梁。这一次,三元桥的使用寿命被延长了一百年。

短短数天内,一段长约73秒的延时摄影视频在YouTube上的播放量就超过了200万次。

北京高超的精细化城市管理能力,收获了全世界点赞。有人说,这就是北京速度。也有网友说,这种能力是北京办好2022年冬奥会这样的顶级国际赛事的底气之源。

1017公里高速四通八达

作为交通主动脉的环路环环相扣,若想四通八达,得靠一条条放射线——五环内,靠的是通惠河北路、西外大街西延、东北城角联络线等20余条城市快速路串联;五环外,靠的是京藏、京沈等高速路连通。

在这些放射线中,京石高速(现京港澳)的资历最老。1984年,国家出台“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改革新政。北京市积极筹备,不到两年,京石高速一期动工,起点是三环路的六里桥,终点定为房山琉璃河。后来曾任北京市交通委主任的周正宇当时刚刚大学毕业,就参与了这项工程建设,他记得“这条路引入了大量德国摊铺设备,路面摊铺不再依靠人工,质量得到很大提升”。

要想富,先修路。京西要道通了,带旺了人气,带火了经济。京东、京南、京北人看得眼热,也翘首盼着高速路能早点通到自家门口。

1988年,京津塘(京沪)高速公路从三环分钟寺桥一路奔东南方向扎下去,连通天津、塘沽。“这是我国第一次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并按照国际项目管理模式组织建设跨省、市高速公路。”为了这条路,周正宇和同事们吃住全在工地。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