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委员和公交电子站牌较上劲

  等公交等了十几二十分钟等到“绝望”,刚打上出租就看到公交车远远驶来;好不容易挤上一辆腿都站不直的公交车,后面一辆空荡荡的同路车就进站了……公交出行中这些不吐不快的事儿您是否也曾经历过?新委员罗爱武履职的第一份提案就将目光聚焦到设立公交电子站牌这件事上,希望能让选择公交出行的人们少一些“等车焦虑症”。

  在英国坐公交

  触发电子站牌提案灵感

  罗爱武,北京市建筑工程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科研与质量管理部部长,今年1月被推荐成为市政协委员,同时她还是连任两届的海淀区人大代表。从单位门前长安街辅路的乱停车,到建设社区废品回收网点,再到消防安全烟感报警器联网……罗爱武一直以来关注着民生的大事小情。

  2016年,市委统战部组织无党派人士到市交通发展研究中心调研。在北京市交通运行监测调度中心,一整面墙的显示屏上,所有的公交车都在上面跑,每辆车在哪儿都能看到,还有出租车的数据、交通流量等。扑面而来的海量数据让罗爱武很震撼,“这么大量的数据怎么服务于民众?”去年到英国出差期间乘坐当地公交车的切身体验,让罗爱武的思路清晰了起来。

  “等公交车时看到,站牌上部是黑白的显示屏,只有几个简单的数字,33路,最近一趟车4分钟到站,下一趟33分钟到站,还有一个轮椅的图标,显示这辆公交车有残疾人设施,轮椅能够上车。”罗爱武说,英国的公交电子站牌很简单,就那么简单的一行字,但是等车的人却很轻松。

  在英国停留的时间里,罗爱武发现,不仅城区的公交站牌是电子站牌,发车频次并不高的郊区公交线路,也都在站牌上配备了时刻表。“那种时刻表也很简单,有的就是一张被塑封了的纸,但是几点有车写得很清楚,很实用。”比如到某个郊区景点去游玩,下了车就能够知道几点有回程的公交,游人可以很好地安排自己的游玩时间,而不用将时间用在苦等公交车上。

  北京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为什么不引入公交电子站牌呢?回到北京,罗爱武和公交站牌较上劲了。

  不查不知道,一查很“受伤”:大连电子站牌正在全面普及,快速公交BRT线路和人民路沿线共102块公交站牌全部更新为电子站牌;海口的公交电子站牌还能够语音播报线路距离本站情况;杭州的电子站牌除了能够显示公交到站情况,还具备IC卡充值等功能……原来,许多城市都走在了北京前面。

  而令罗爱武更吃惊的是,早在2006年长安街就有了电子站牌,不过基本上就是“摆设”。有关方面给出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公交车没有GPS全覆盖和接电困难。

  “2015年就实现了公交车车载卫星定位设备全覆盖,大数据已经有了,电子站牌的技术条件应该已经具备了。”罗爱武提交了《关于用好大数据设立公交电子站牌的提案》,建议在全市范围逐步设立电子站牌,使人们可以通过可预见的等候时间,安排、调整出行路线,切实提升出行的品质,提升百姓的幸福感。

  跟站牌较上劲

  10年为何卡在同一原因上

  罗爱武的提案被交给了市交通委主办,市经信委、市城管委、市公安局协办。

  当接到市交通委的第一版答复意见时,罗爱武并不满意。“回复我说在城市管理委的牵头下,市交通委组织公交集团规划建设电子站牌,在长安街及其延长线计划建设311块电子站牌,截至2017年已经完成一期三环路范围内公主坟至国贸的136块站牌建设任务,因外接电源问题未能投入使用。还说正在推广北京实时公交软件和官方手机客户端‘北京交通’,能够查询实时的公交信息,日活跃用户超过10万。”

  收到答复意见后,罗爱武下载了“北京交通”APP,还特意去五棵松公交站和八里庄公交站实地体验了一下。“有的线路能够显示实时公交信息,但是也有部分公交线路不能显示实时信息,而且查询一趟线路需要六七步点击输入。”罗爱武说,答复意见给出的信息是“日活跃用户超过10万”,而2017年北京公共电汽车日均客运量达到873万人次,老人、孩子这些不会用手机的人怎么享受这项服务?手机没电的时候、信号不好的时候怎么享受这项服务?

  从提出提案到现在已经过去半年,罗爱武又到答复意见中提到的长安街上看电子站牌,发现一个个站牌很好看,和周边栏杆、井盖等设施很是协调,可还是没有亮起来。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