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 | 骑迹

早上7点半,市民任先生在自家楼下刷开一辆共享单车,从西城区辟才胡同骑到3.6公里外的故宫博物院上班。他向记者秀了一下他的共享单车里程数——1294公里,“相当于消耗7万多卡热量,减排一百多千克。”任先生自豪地说。

如今的北京,街头巷尾随处可见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如同道道彩虹,让这座沉稳大气的六朝古都,在不经意间透出些许年轻时尚的气质。

作为曾经的“自行车王国”,北京人对自行车有一种特殊的情结,它承载着几代人的共同记忆。当城市交通状况日益恶化、空气污染愈加严重,共享单车搭着“共享经济”的顺风车,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最重要的代步工具——自行车,又带回到我们的生活中。

40年间,从象征家庭财富的“大件儿”,到“互联网+”融合分享经济新范式,小小自行车,记录着这座城市前进和螺旋上升的“骑迹”。

“自行车王国”的复兴路

1983年,刚参加工作一年的密云人王希华,用省吃俭用攒下来的160元买了辆“永久”加重自行车,终于圆了他童年时最大的梦想。

改革开放初期,自行车、手表、缝纫机、电视机曾是年轻人结婚时必备的“四大件儿”。凭票供应,谁家有辆自行车,出门常会被街坊四邻围观。

1981年5月,国务院召开全国日用机电产品工作会议,决定大力发展自行车、缝纫机、钟表、电视机等十种日用机电产品的生产。此后,各地争相兴建自行车厂和零配件厂。1983年,全国自行车实际产量达2758万辆。次年7月,国务院批转国家经委报告,要求促进企业联合,扩大优质自行车生产,三年内做到名牌车敞开供应,取消票证。

在政策的引导下,越来越多的北京人像王希华一样骑上了名牌自行车。1987年前后,市民买自行车已经基本不再需要票证了。几年间,王希华家里先后添了三辆自行车,妹妹刚上高中就拥有了一辆“凤凰26”轻便车。

每逢上下班高峰,马路上绵延无尽、滚滚向前的自行车洪流,曾让在路边拍照的外媒记者叹为观止。

交通部门发布的一组数据说明:1986年,本市自行车出行比例达86.7%;千万人口的北京拥有800万辆自行车,几乎已达“人手一车”的饱和状态。高峰时段,东单、南河沿、西单等路口,每小时就会有两万余辆自行车通过。

但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的活动范围不断扩大,对出行舒适度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小汽车逐渐取代了自行车曾经的风光。

1997年2月,北京的机动车首次突破100万辆大关。仅仅6年半后,北京机动车保有量就突破200万辆。

拐点出现在2006年——自行车出行比例首次低于小汽车,下滑到27.7%。

2010年8月,王希华买了辆汽车,上下班、回乡下老家都开车,自行车被他废弃在楼道里。五年后,他又换了辆现代新胜达。

开了几年车,王希华在感觉便捷之余,也平添了不少烦恼:一是路上越来越堵,二是雾霾天越来越多,三是自己的腰围因为缺乏运动越来越粗,身体则越来越“虚”。

王希华又开始怀念骑行的日子了。

2016年,又一个拐点悄悄出现。当年3月,密云区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正式投用,2500辆自行车分布在城区各个站点。王希华发现,周围不少小伙伴又回归骑行一族。

也是在这一年,来自河北保定的秦顺有在北京找到了一份新工作——ofo小黄车的运维管理。可在任意地点租还的共享单车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小黄车、小橘车、小蓝车……彩虹般点缀着大街小巷。秦顺有的工作就是及时清理淤积车辆,为需求量大的点位调配车辆,并将坏车送到维修点修理。每天8个小时,秦顺有常常忙得脚不沾地,却感觉自己的工作很有意义。

ofo维修师傅张夯对自行车行业的变化更有感触。他在北京修了十七八年自行车,随着自行车由盛转衰,他的收入也直线下降。前不久,他无意间看到ofo的招聘广告。如今,每天经张师傅手修好的小黄车有30多辆,最忙的时候,他一天修过50多辆。这些车修好后,立刻被投放到路面上。

为自行车铺设“高速路”

再过两个月,被称为“自行车高速路”的北京首条自行车专用路即将开工建设,明年6月底主体工程完工。这条专用路从回龙观到上地,全长6.5公里,沿线无红绿灯,道路连续,不受交叉口干扰。而且为保障骑行安全,专用路封闭管理、设立闸机,禁止电动车和机动车通行。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