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与市民 | 天桥北里附近影院改造完工2年多 占用公园何时归还

“施工结束2年多,我们楼前的小公园仍被占用,实在没道理!”市民王先生反映,2010年天桥北里小区东侧建了一个口袋公园,面积不大但却是居民日常纳凉休闲的主要场所。2014年底附近的中华电影院施工改造,公园被占用成了工棚和仓库。2016年电影院改造结束并开始营业,但施工队一直没有要撤离的意思。附近的居民盼望施工方尽快拆除占用公园的围挡,恢复公园绿化。

小公园封围挡搭工棚

藤萝架下堆料种瓜菜

8月3日记者来到现场。经过繁华的天桥南大街,从中华电影院北侧向西一拐,进入一条狭窄的通道,天桥北里小区就在通道的尽头。通道两旁则被铁皮围挡围得严严实实。居民说,围挡里的这片区域就是公园的范围。

居民带记者绕着围挡转了两圈,原来围挡和通道把小公园隔成两个区域:北半区是主要部分,占用了中华电影院与居民楼之间大部分空地,南半区从天桥杂技剧场向东延伸至德云社剧院。破旧的围挡显得杂乱突兀。从围挡的缝隙隐约看到,过去平整的方砖地面已经杂草丛生,戏台上搭建了几间彩钢板房,藤萝架和围墙边上种着一些瓜菜,树池里也种着菜,花坛上摆着不少啤酒瓶,雕花镂空的围墙角堆放着漆料桶等杂物,里面几乎看不出公园的模样。记者在围挡外围看到,公园原来的痕迹随处可见:墙头上歪斜着的红色宫灯、生锈的铁艺、散落在小区门口和墙角的石桌石凳。

从居民翻出来的老照片可以看出,公园原来是居民休闲娱乐的“宝地”。公园虽然不大,总面积不到2000平方米,但却十分精致,宫灯、石鼓、藤萝架,每一处细节都散发着浓郁的京味儿,因此颇受住在天桥附近这些“老北京”的欢迎。公园的一草一木都经过精心修剪打理,环境宜人。居民说,夏天的时候街坊邻居坐在一起纳凉、下棋、聊天,孩子们也喜欢在公园里跑闹玩耍。公园里还有一处戏台,偶尔会有演出,居民也可以自娱自乐。“好好的公园变成这样,我们不答应!”

2014年施工突然占用公园

影院开业2年多围挡仍不拆

“我家窗外原本就是公园,忽然就变成工地了。”王先生回忆,大约是在2014年底,天桥北里居民忽然发现,公园周围竖起了围挡,施工队进驻,并在里面堆放物料。而后才得知是因附近的中华电影院进行改造而占用公园,很快公园就变成了工地。“占用公园竟然连一张通知都没有!”居民颇为无奈地说:“公园被占,我们心里虽然难过,可是改造电影院也是好事,我们原本以为忍个一年半载就好了。”

中华电影院的改造于2016年1月竣工,随即开始营业。而令居民不解的是,占用公园的围挡却一直没拆。从围挡的缝隙里窥视,里面半空着,几间彩钢房长期有人居住,安装了卫星天线和空调,空地上堆放着一些生活杂物和建筑材料,消防设施已经锈迹斑斑,灭火器上落了一层灰。围挡里既没有施工的迹象,也没有清空搬走的意思。公园北侧的大铁门紧紧关闭着,门内杂草丛生,但地面方砖上“天桥记忆”四个大字依然清晰可辨。居民们看着眼前荒凉的景象十分难过。

新项目尚未启动

居民盼恢复公园

2017年起,天桥北里的几个居民代表便四处反映,希望施工方能把公园让出来,还给天桥社区。当年11月,居民得到天桥街道办事处的一份信访答复意见书。关于腾退“天桥记忆”小公园的要求,答复中提到一个名为“天桥汇”的项目,“居民反映的围挡全部位于天桥汇项目用地范围内,目前该项目已经立项,设计方案也已出台。但因为110路公交站没有迁走,暂时无法施工。建议将此问题转至天桥演艺区指挥部,在天桥汇项目未启动之前,拆除围挡,恢复通道,以方便居民。”

街道工作人员还告诉居民,占用公园的依据是“市规划国土西预(2017)5号”文件。居民代表为一探究竟,2018年5月又来到市规土委申请信息公开,于是拿到了“市规划国土西预(2017)5号”文件。工作人员解释说,这个文件只是对西城区社会文化管理所申请用地的一个预审意见,尚未正式立项。只有在获得施工许可证等后,才能按批准的用地范围进行施工。

而且,居民代表向西城城管反映该问题后,天桥执法队答复居民说,从天桥汇项目申请用地的预审图纸看,其范围并不包括小公园。由此可以推断,施工方自2014年底就占用公园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