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碗茶传奇——中国民营经济的成长之路

1980年12月11日,温州姑娘章华妹从温州市工商局领到了编号为“东工商证字第10101号”的营业执照,这张特殊的营业执照用毛笔填写,还贴着一张她本人的照片。摆摊做小生意的章华妹没有想到,她手中的营业执照,成为了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份个体工商业营业执照。

彼时的北京,下海者、创业者同样跃跃欲试,前门大碗茶的创办者尹盛喜,悦宾饭馆的刘桂仙已率先迈出了一步,一个是集体经济的缩影,一个是个体经济的代表,先行先试的勇气,让他们成为改革开放的弄潮儿,改革的基因也由他们的接班人继承下来。

前门大碗茶

“放下铁饭碗,端起泥饭碗”

现在,2分钱能买到什么?恐怕除了前门大碗茶,别无他物。“世上的饮料有千百种,也许它最廉价,可谁知道,谁知道,谁知道它醇厚的香味儿,饱含着泪花”,这首李谷一演唱的《前门情思大碗茶》,让全国人民都记住了前门大碗茶的名字。

这碗北京人难忘、外地人惦念的大碗茶,正是改革开放的产物。

时针回到1979年6月,北京有40多万待业青年,国营企事业单位根本无法安排他们全部就业。尹盛喜当时是大栅栏街道办事处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领导交给他20名待业青年,让老尹带他们自谋出路。当时,经济体制改革还没有开始,一切都统得很死。前门虽然是商业中心,但是没有一家经营饮料的商户。来北京旅游的人没地方喝水,有人甚至拿起街上浇水的皮管子就喝。尹盛喜一琢磨,不如就开个茶摊,卖老北京传统的廉价饮料——大碗茶。

尹盛喜带领20几个小青年,置办了家伙什儿,打出“青年茶社”的招牌,自此前门箭楼西侧有了一景:一处茶棚前围满了人,桌子上的大托盘里,放着十几碗冒着热气、飘着茉莉花香的茶水,人们从口袋里掏出两个钢镚儿,花上两分钱就能端走一碗大碗茶畅饮。咕咚咕咚大口喝茶的人里既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

尹盛喜为了经营青年茶社,辞去了公职,家里人一时间都不能理解,而且还很担心,万一尹盛喜的生意砸了,一家人的生活将陷入困境。《人民日报》的报道中,生动地描述尹盛喜此举是“放下铁饭碗,端起泥饭碗”。“他回来我妈不给他开门,交学杂费的时候他也拿不出钱来。”尹盛喜的女儿尹智君回忆,“父亲开始卖大碗茶的时候,我正上小学,学校每次填表要写父亲是干什么的,我都不好意思。别人的父母都是干部、教师、工人,我爸是个卖大碗茶的,整天在街上吆喝,我觉得很不光彩。”

试水的勇气,辛勤的劳动,换来了最终的成功。青年茶社的生意出乎意料地好,不仅解决了大家的就业问题,而且收入相当不错,当时比工厂的收入高得多。1979年底,青年茶社净赚11万元。

从青年茶社到老舍茶馆

一碗2分钱的大碗茶,卖得再火,也不可能带来更大的发展。尹盛喜从卖茶水中得到一条重要的经验,做生意要紧紧地盯住社会的需要。开副食店、开旅馆、开旅游纪念品商店,甚至还到深圳开了一家珠宝店。到1985年,“二分钱”茶水摊发展成为一家拥有两个分公司、14家门店,年营业额达到5000余万元的中型企业。

尹盛喜并没有止步于获得经济效益,20世纪80年代末,人们休闲娱乐流行的是歌舞厅、卡拉ok,面对传统艺术受到西方文化冲击的窘况,饱受京味传统文化熏陶的尹盛喜,怀着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对文化传承的责任,1987年投资780万元,在前门箭楼西侧兴建5000平方米商业大楼,从中辟出700多平方米场地开办老舍茶馆,传承和展示中国灿烂悠久的民族艺术。

1992年,经历了连续三年亏损,老舍茶馆终于实现略有盈余,扩大营业面积,设立演出大厅,发展文化经济。随着百姓物质生活的改善,人们对精神文化的需求日益提升,中国改革的巨变也吸引着外国游客前来体验。每天,茶馆内中外宾朋围坐在八仙桌前,用细瓷盖碗泡一杯茉莉花茶,尝一尝宫廷糕点,听一出京戏,充分享受着中国文化的魅力。老舍茶馆的座上宾不乏外国政要。1994年,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到访,一行人一边品盖碗茶,尝京味儿小吃,一边欣赏老北京传统艺术,当京剧《跳财神》的演员把中国传统文化中象征财富的元宝送到老布什手中时,他高兴得爱不释手。

2003年,尹盛喜去世,女儿尹智君接过了接力棒。从领位服务员做起的她,对于老舍茶馆的上上下下再熟悉不过,优势、问题都看得清清楚楚,老舍茶馆面临转型。尹智君深知,大碗茶从无到有,靠的是改革;茶馆要想办得长久,必须还得坚持大胆改革,不断创新。她四处调研学习,不断为老舍茶馆增添新的活力。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