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专家聚焦厘清街道定位、推进街道改革、促进责权统一等建言献策

市政协委员、东城区政协主席宋铁健

实现街道从行政管理向为民服务转变

街道在城市基层治理中处于承上启下、联结四方的枢纽核心位置,担当重要职责,关乎执政根基。

目前街道作为区委、区政府派出机关,权责还不够清晰。其职能沿袭自上而下的行政体制,还未转变为自下而上的社区治理模式,面向群众的服务针对性不强。由于强调属地责任,职能部门通过“漏斗效应”将大量的事务“漏”到街道、社区一级,导致街道、社区越来越忙,但为民服务水平这个根本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应以找准街道职能定位为切入点,开展街道管理体制改革,突出“三个面向”,使街道聚焦主责主业,实现由行政管理型向为民服务型转变。

一是面向社区,实现共治共享。配强直接面对居民的社区建设办公室,选派优秀正科实职干部担任“社区专员”,建立社区工作事项准入制度,切实为社区减负。

二是面向群众,解决身边难事。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向社区延伸,以群众是否满意为衡量标准,建立以居民群众满意度为主要指标的考核机制。

三是面向问题,强调及时处置。从公安、工商、食药、交通、消防5个执法部门抽调人员常驻街道,其他执法部门作为挂牌单位,对发现的问题,随叫随到,及时处置。

市政协副秘书长、民革市委专职副主委王英

理顺街道工作中的“条”“块”关系

“条”“块”关系是多年来城市治理领域的老话题。在调研中,我们发现一些职能部门对街道是区委区政府派出机关这一定位没有给予足够重视,习惯性地把街道当作自己的“一条腿”。

新形势下理顺“条”“块”关系,是推动职能部门针对老问题转变思想,面对新问题创新观念,正确处理与街道关系的关键。

应对街道定位再认识并细分职能部门与街道的职责。街道作为区委区政府派出机关要履行辖区治理责任,具体体现在按照党委政府的要求,组织推动辖区各行政力量,组织发动辖区居民和单位,及时发现和解决各种治理问题。职能部门在城市基层治理上的责任,既体现在通过深入基层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也体现在街道率先发现问题后向职能部门“吹哨”,职能部门迅速派出力量到街道“报到”。

还应从全面深化改革的高度,推动城市治理“条”“块”理顺。其中最根本的是破除与城市发展对城市治理工作提出的要求不相适应的陈旧思想观念,从一切有利于提高城市治理效能、增强履行首都职责的能力出发,正确面对职责职权调整,形成推进城市治理改革的合力。

十二届市政协委员、原市委社会工委正局级委员赵小卫

厘清街道的职责边界

在城市治理体系中,街道工作职责不清、责权分离、条块不顺、上下脱节等问题曾长期没有得到很好解决,其主要原因是对街道职能定位不准。

准确定位街道职责,前提是科学把握街道的性质属性。街道作为政府的派出机关,不是一级政府;作为基本行政单元,在辖区履行综合管理职能,不是专业管理部门;作为基层政权组成部分,处于群众工作第一线,社会管理最前沿,在城市基层治理体系中处于中心地位。这些属性,决定了街道的工作重心是辖区的公共服务、公共管理、公共安全,主业主责是城市基层治理。

解决街道问题,要从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和“放管服”改革的高度来进行顶层设计,精心组织实施。

一是厘清职责边界,根据街道定位,制定街道职责清单,对现有职责的对象、内容、主体逐一认定,把职责交叉、管理空缺、关系不顺问题解决好。二是加强工作考核评价,不管是专业部门还是街道,是谁的事谁负责,有责必考、有权必考,凡是工作不到位的都应被追究。三是完善工作机制,在建立健全条块同步、上下配合的工作机制上下功夫,提升网格体系的效能,把主要精力集中在拆除违法建设、整治开墙打洞、治理无照经营和小广告等突出问题上来,实现综合管理与专业管理的有机融合。

市政协常委,市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常红岩

健全完善街道群众组织动员机制

当前,城市基层治理在有效组织动员群众上还需要解决一些重要问题。主要包括:基层群团组织工作力量薄弱且兼职居多,专业服务能力有待提升;社区居委会行政色彩较浓,推进社区居民自治的自主性和实效性不足;志愿者组织群体单一,专业性不强、服务能力偏低等。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