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送上下学添堵“最堵月” 接孩子的习惯该改了

9月最堵,除了有中秋节、国庆节,还因为孩子开学。上下学恰逢早晚高峰,接送孩子的车辆加剧校园周边交通压力。开学后,记者探访本市多所中小学发现,明明校园附近就有正规停车场,但多数家长还是愿意将孩子送到校门口,不惜违法停车,甚至占用行车道停车。“下车就进校”“放学就上车”的确方便,但这种方便不仅妨碍了交通,造成安全隐患,而且也不利于培养孩子“遵守交通规则”的意识。

附近有车场 违规停路边

东城区夕照寺街上有一所小学、两所高中、两所幼儿园,一到上学、放学时分,这条不宽的街道就车水马龙。

9月6日15时,记者来到夕照寺街进行探访,此时正值板厂小学放学,靠学校一侧非机动车道停满了私家车。个别没找到车位的家长停在路中间,被后方来车鸣笛催促。有两辆车干脆停到了校门正前方,把过街通道堵了个严实。夕照寺街只有一上一下两条车道,此时南向北方向行驶十分缓慢。从地图软件上看,不仅夕照寺街严重拥堵,与其相邻的光明路也呈现“深红色”。原来,一些家长将车就近停在光明路,堵住了从光明路右转至夕照寺街的出口。

记者发现,无论板厂小学,还是五幼附近,都有正规停车场,步行不超过两分钟。9月14日,记者对五幼附近三处停车场车位进行统计,放学高峰期,空车位达到二三十个。板厂小学附近一处底商停车场中,50个车位有三分之一闲置。这些停车场收费差不多,停15分钟平均两三块钱。

为什么放着停车场不停,非要违规停放?“就停那么会儿工夫,不够麻烦的。再说还得花钱。”采访中,一位年轻父亲说。显然,“停车入位、停车付费、违停受罚”的理念仍有待深入人心。

明知道路窄 胡同排长队

东西城胡同多,但即使在通行条件有限的胡同,也无法打消家长“让孩子出了校门就开车门”的执念。

9月7日15时30分,记者驾车由南向北驶入三里河北街,这条胡同本就不宽,顶多容纳两辆车并行,早高峰期间更是只允许南向北单向行驶。而在此时,许多私家车停靠在路边,只留下一个车身的通行宽度。中古友谊小学的学生们正被老师从一条更窄的东西向胡同里带出来。“来来,跟奶奶去找妈妈,她就停在路边。”一位老人拉起孙女,就往路边一辆私家车走。

孩子上了车,车却开不走。只剩一条车道宽度,对面来了车,整条路就堵死了,错车的地儿都没有。几番腾挪,花了半个小时,记者才驶离这条约五六百米长的胡同。事实上,在胡同两端的月坛南街、月坛北街,以及路两边的小区停车场都有停车资源,但需要步行走上一刻钟以上。因此,许多家长宁愿让孩子在车上堵着,也不愿意让他们多走路。“万一路上磕着碰着,怎么办?”一位母亲提出了自己的顾虑。

人车多混杂 险象随处生

害怕路上磕着碰着,全都挤到校门口接送孩子,安全就能得到保障了吗?

9月7日14时40分,位于西城区北线阁街的北京小学广内分校门前,已经停了八九辆接孩子放学的车。由于该路段非机动车道和机动车道之间有硬隔离,机动车无法“攻占”,便索性直接停在外侧行车道上。随着放学时间临近,占据行车道停车的越来越多。而这条路南口就是广安门医院,等待接学生的车辆很快排到了医院对面车道,与就诊车辆交织在一起,行人过马路只能在车缝间穿行。

一位家长牵着孩子想要过马路,无奈斑马线被一辆接娃车占着,他们绕过车头正要迈步,却险些被后方驶来的一辆老年代步车撞上。违停车不仅占了路,还阻碍了观察视线,代步车和行人都没察觉到前方情况。另一边,一个孩子打开车门正要上车,由于家长违规停在行车道,一辆从后驶来的过路车跟孩子擦肩而过。

执法再加强 招募志愿者

东城交通支队一位交警告诉记者,针对夕照寺街上下学高峰交通拥堵问题,交管部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路中间安装隔离护栏,避免机动车随意掉头;施划路侧停车位;优化学校附近路口交通标志等,但由于道路通行条件有限,接送学车流激增造成的拥堵成为难以根治的顽疾。下一步,属地交通队将联合各学校引导家长规范停车,同时加强电子眼抓拍违停。此外,东城区还将针对沿街学校,招募社会志愿者维护校门前交通秩序,弥补警力不足。

“对于接送学车辆,不能只靠执法,学校也应该重视起来,共同调动利用停车资源,做好家长停车引导。”一线交警告诉记者,本市已有部分学校加强与周边企业合作,为家长提供临时车位。比如,海淀交通支队协调人大附中分校附近的双安商场,在接送学高峰期挪出三百多个车位供家长临时停放,并特别为家长制作了车证。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