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城管2018年查处占道经营近3万起

“原来这条街完全被两边的酒吧、餐厅和游商占上了,附近的居民不仅通行困难,每晚还被吵得不堪其苦。” 田利民今年60岁,从小在北京三里屯地区长大,他的家距离曾经的“脏街”、现在的三里屯西街不到一街之隔,今年以来最让他开心的是,随着三里屯地区街面秩序的整治提升,曾经被迫搬走的老邻居们又陆续搬了回来,“有的多年未见,有聊不完的天。”

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三里屯地区,最近几年朝阳区大街小巷的街面秩序有了明显的提升,今年夏天朝阳区城管执法监察局更是推行错时执法,充实夜间执法力量。今年前9个月,朝阳街面秩序管控持续向好,拆除违法设置户外广告牌匾471块,整治非法停车场4691起。查处占道经营29108起,全区占道经营类热线举报同比下降65.45%。

三里屯:老邻居又搬回来了

“大家都说这两年咱们三里屯街面环境的变化太大了,特别是摘掉了‘脏街’的帽子,再也不用在外面租房躲清静了。” 田利民现在加入了党员义务巡街队,他说不能让来之不易的好环境再溜走。

如今的三里屯西街繁华依旧,路面宽敞,路两旁装点着绿色隔离带,花团锦簇,违建酒吧被拆除后,取而代之的是两间24小时书店,居民李先生说道:“每到周末,不仅书店各种活动人非常多,那间抓娃娃机店也全是人。”

“现在这条街更繁华了,但是不乱,特别是晚上,不再会吵扰到附近居民休息了。”朝阳城管三里屯执法队尹副队长介绍,三里屯西街及其周边街道整治后,三里屯城管执法队一直采取精细化管理,实行实名管理制,划分区域,由队长牵头,每人都有明确负责的道路和执法任务。

同时,根据三里屯特色,主要是人流量和商圈运营时间都集中在下午4点至凌晨4点左右,三里屯城管队将盯守和执勤划分为六个工作时间段,落实全天候无死角巡查制度。尹副队长说:“这几年环境提升的成果来之不易,大家都憋着一股劲,看到问题就及时处理,都将它们解决在萌芽阶段。”

“脏街”违建全部自拆和帮拆

现在的三里屯西街繁华而整洁,但曾经这里却因为脏乱吵等原因,被许多人称呼为“脏街”。据田利民回忆,三里屯西街最早是一条无名路,全长也就200多米,2008年开始逐渐有酒吧餐饮商家聚集,并逐渐形成了所谓的“脏街”。

据居民回忆,曾经这里街道两边酒吧林立,但存在各种问题,开墙打洞占道经营和私搭乱建“棚亭阁”的违法现象严重,还有不少游商聚集,“麻辣烫、烤羊肉串,只管卖不管收拾,电线杆和路面都是一层厚厚的黑油泥。”

这条街使得当地居民彻夜不得安宁,不少人都无奈租房离开,“我没有走,也没地方可去,就这么忍着。”田利民也因此见证了这条街4年来的变化。

2014年,朝阳城管三里屯执法队先是清理了“脏街”和附近几条街的街面地面,随后加派24小时值班岗。在对开墙打洞等问题前期摸排过程中,执法队对42号楼33家商户涉及开墙打洞的问题逐一进行了登记,建立了台账,并分组实地入户动员、

“平均每户至少去了5次以上,包括租户和户主,还有一些产权单位,反复沟通讲清政策和形势。”在城管队员和相关单位的不懈努力下,最终这街上的所有违建都被违建业主自拆或进行了帮拆,没有一户实行强拆,开墙打洞和违规广告牌等一系列问题都得到了综合整治,“脏街”成为了过去式。

倡导商户成立自管会

三里屯城管执法队队员徐静每天都要到三里屯西街巡查,她坦言,因为采取许多新措施和实行精细化管理,现在从执法队员到居民再到商户形成了联合管控网络,精细化管理“门前三包”等工作,现在这条街上的违法行为已经非常罕见了。

特别是最近一个月,在朝阳城管三里屯执法队等单位的推动和倡导下,三里屯西街的商户形成了自管会,每周三商户自管会还会推出代表,集中对街面情况进行巡查,发现问题及时与执法队沟通。尹副队长说:“这一做法,首先是加强了商户主人翁意识,来共同优化管理经营环境,另外毕竟视角不同,通过商户视角能看到一些我们比较难发现的问题。”

同里大厦物业的王先生也是商户自管会的成员,他说商户自管会给街道和城管执法队反馈的意见可以得到较快的解决,比如周末人流量大,增加保洁频次的问题就已经得到了解决。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