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坛孕新生

天坛机械厂位于天坛内坛西南角,占地3.1公顷。落实腾退要求,拆除机械厂内15户住园户504.42平方米,同时拆除15户住户周边公园管理类建筑8313.58平方米,共计拆除8818平方米。启动该区域环境整治,整治面积37700平方米(其中机械厂31000平方米,两个料场6700平方米)。

俯瞰北京城,一条南北中轴线贯穿其间。永定门、先农坛、天坛、正阳门及箭楼、太庙、故宫、钟鼓楼等历史建筑,如颗颗明珠,共同串起古都的人文脉络,形成历史文化的坐标。

这条轴线是北京老城的灵魂和脊梁,是中国传统文化活的载体,孕育了北京独有的壮美空间秩序,是独一无二的历史文化遗产。市委书记蔡奇强调,把这份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好、传承好,是我们的重大政治责任。必须以对历史、对国家、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以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动员社会各方力量,共同扎实做好中轴线申遗保护工作。

天坛,是中轴线上的重要节点。1998年12月5日,天坛被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按照申遗时的承诺,天坛要在2030年恢复其完整性,这一世界最大、保存最完好的皇家祭天建筑群将恢复盛时风貌。申遗成功20年来,天坛公园严格按照《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履行承诺,有计划、分阶段全面推进遗产保护。

如今,天坛周边的简易楼有近一半已被拆除,外坛区域三家医疗单位的搬迁腾退取得实质性进展,天坛内坛核心区域内的住户已完成腾退,内坛区域游览面积增加开放29100平方米,绿地面积增加25596.7平方米,天坛恢复完整性得到又一次历史性推进。

1 百年天坛 屡遭挤占

时光荏苒,2018年,是天坛作为公园向公众开放的第100年,申遗成功20年。

历史上的天坛何其璀璨!

1420年(明永乐十八年),天坛建成,是皇帝祭天、祀谷的场所,主体建筑为大祀殿。1540年(明嘉靖十九年),撤大祀殿,在其旧址建起大享殿,也就是后来的祈年殿。到清光绪年间,天坛逐渐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天坛是我国乃至世界现存规模最大、形制最完整的祭天建筑群,也是唯一完整保存下来的古代皇家祭坛。

天坛主要建筑有祈年殿、圜丘、皇穹宇、斋宫、神乐署、牺牲所等。它的建筑样式,集我国古代哲学、历史、数学、力学、美学、生态学于一身,是独一无二、光辉璀璨的精品,其独特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和深刻的文化内涵对华夏民族和东方文明产生过深远影响,至今仍具有强大生命力和永恒魅力。

随着清朝的衰落,列强开始入侵中国。1901年,八国联军进北京,英军在天坛驻扎。清朝灭亡后,中国又经历了长时间的战乱,天坛在战乱中也历尽磨难。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就开始讨论天坛开放事宜,然而1914年,袁世凯复辟帝制,在天坛举行登基典礼,天坛公园开放搁置。

1918年,天坛公园正式开放。

天坛是圜丘、祈谷两坛的总称,有坛墙两重,形成内外坛的空间格局。“天坛占地面积约273公顷,由于历史原因,天坛内、外坛曾长期被一些单位占用,最多时占用面积曾达100余公顷。”天坛公园园长李高遗憾地说。

民国初期,天坛神乐署被用作中央防疫处,日军占据北京后利用原有设备将这里改造为细菌战基地,建立日军在华继731部队后的第二支细菌战部队,占据大部分西南外坛。从一张1943年的航拍图上可以看到,西南外坛内搭满了帐篷。抗日战争后,天坛的磨难并没有结束。

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军队在天坛设有军械库和飞机场,一旦开战必将造成古建筑损毁,幸而1949年1月北平和平解放,天坛得以幸存。

然而,天坛被占的历史却没有终结。在1992年版的《天坛公园总体规划》图中,天坛外圈大片被占用的土地用黄色标出。

对文化遗产地周边及外围环境的保护,是世界性难题。已被占用的区域想要清退,过程十分艰难。本世纪初开始,市园林系统从自身做起,将本系统涉及坛域占用问题一一解决,位于西北外坛、东北外坛的中山花圃、园林学校、花木公司等陆续实现搬迁腾退,腾退面积近20公顷。

“即使这样,仍有约72公顷土地被占用。”李高介绍,天坛被占位置主要集中于三南(西南、南、东南)外坛区域,历史上,包括神乐署、牺牲所、钟楼、銮驾库、石牌楼、崇雩坛及舆路等在内的众多遗址遗迹分布在该区域。被占区域内,有中央级直属单位、企业、事业单位等47家,占地39.56公顷;同时,还有居民社区15处,占地24.13公顷,总计199栋楼3万多居民。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