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庆恐龙足迹保育启动 增强抗风化和防水能力

恐龙是数亿年前地球的主宰者,它们庞大的身躯仍是如今电影作品中最博眼球的主角。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恐怕只能通过那一个个恐龙足迹重构它们生活的场景。2012年,延庆宣布在千家店镇发现大批恐龙足迹化石,这是世界上首都圈唯一的恐龙记录。6年后的今天,由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张建平教授率领的研究团队联合希腊莱斯沃斯世界地质公园保育团队,在延庆开展恐龙足迹化石保育,为存在雨水侵蚀和风化破坏威胁的足迹化石“打针上药”,增强这些“大脚印”抗风化和防水能力,共有170余个恐龙足迹化石将得到修复。

保育步骤

拼接

恐龙足迹历经数亿年终得与世人见面,可谓珍贵至极。但延庆恐龙足迹位于露天环境,风吹日晒,难免出现风化现象。因此技术人员实施保育的第一步就是观察,观察是否有新的恐龙足迹,足迹的保护情况如何,是否有风化出现裂痕等。保育项目负责人、希腊莱斯沃斯地质公园博物馆副馆长伊利亚斯·瓦里亚科斯告诉北京晨报记者,有些足迹已经呈碎块状,技术人员需要小心地将其拼接在一起,以便之后用黏合剂黏合起来。

记者发现,从外观上看,大部分足迹化石都很完整,只有仔细看才能发现有非常细小的裂痕。为什么要将如此细小的缝隙填充起来?北京延庆世界地质公园管理处地质遗迹保护与建设科科长曾光格解释说:“咱们有句话叫‘小洞不补,大洞吃苦’,所以如果不把小洞填充起来,将会对恐龙足迹带来致命打击。”瓦里亚科斯也表示,除了雨水渗透的影响,雨水结冰、冰块对缝隙的影响会更加明显。此外,有些缝隙中会生长植物,这同样不利于恐龙足迹的保护。

清理

曾光格介绍,保育项目中清理环节至关重要,这个过程分为物理清理和化学清理两个部分。技术人员首先用各式大小的刷子轻轻将恐龙足迹表面的浮土、缝隙里的植物扫除。“这可是一个细心的活儿,既要扫干净,还要小心翼翼,要不一些风化的足迹小碎块很容易被不慎扫除,给恐龙足迹带来不可逆转的损失。” 

记者看到,每位技术人员手中至少拿着三支毛刷子,有的刷头非常细,它的作用是扫除细缝里的尘土,有的是排刷,但刷头也十分柔软。技术人员有时还得用上牙刷,它能有效起到清除尘土的作用。浮土清除完成后,技术人员还需用双氧水或者酒精对恐龙足迹进行化学清理。

“打针”

完成恐龙足迹表面清理后,最重要的一环就是给足迹“打针”,也就是用黏合剂将缝隙黏合起来。

技术人员使用的针头是普通的医用针头,因为它足够细小,可以伸进缝隙中。不过,注射的针水可大有讲究。瓦里亚科斯介绍说,虽然此前对延庆的硅化木进行过保育,但是针对恐龙足迹的保育还是第一次。因此,希腊技术人员在希腊根据延庆恐龙足迹的特点不断地配比化学药品,使其能够充分地与恐龙足迹缝隙融合。

不过这款恐龙足迹特供针水到底是何种“配方”,瓦里亚科斯并未透露。曾光格告诉记者,目前这项技术保密,但是希腊技术专家会将这一技术教授给中方技术人员,“严格来说,这是一项引进技术,而绝不是把既有的技术简简单单地照搬过来,我们需要不断地试验、测试,寻找到适合的方法。”曾光格表示,今年的保育项目之所以叫实验性保育,正是因为需要考量在延庆目前的环境下,这个项目有怎样的效果,在此过程中,技术人员将不断地对保育后的恐龙足迹进行监测。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即使这项保育技术没有起到很好的保育效果,技术人员也可以将恐龙足迹进行恢复,不会对其造成破坏。

配好针水后怎么“打针”?来自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古生物学与地层学的学生李楠、方军、张瑶都是保育员,他们告诉记者,与普通“打针”不同,给恐龙足迹“打针”一般需要打三次。李楠说:“‘打针’主要针对的是恐龙足迹上细小的缝隙。我们完成清除浮土后,需要先用5%浓度的化学针水注射进缝隙,然后观察缝隙的黏合情况,然后再分次注入15%和20%浓度的化学针水,三针打完这一步骤方能完工。”李楠告诉记者,浓度不同,渗透率不同,浓度越小,渗透率越好。

防水

完成填充后,技术人员还将对恐龙足迹进行防水处理。曾光格介绍,技术人员将防水剂涂在足迹表面,使其能够抵挡住雨水的侵蚀。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