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退空间见缝播绿 建起的绿地守住了吗?

街头多了城市森林,巷子里添了花箱绿植,曾被违建“霸占”的边角地变成了一个个小微绿地……这两年,随着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的持续开展,市民身边的绿色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就在2018年1月到9月份,北京市又有1016公顷腾退土地变成了绿色空间。

正所谓“三分种,七分管”,绿地能不能守住,关键还得看后期的管护。日前,记者走访了东城、西城、朝阳、海淀等区,对不同类型的腾退空间绿化现状和后期管护情况进行了调查。

管护不达标

4块特级绿地被降级

位于菜市口路口西北角的广阳谷城市森林,于2017年10月份落成,这也是本市“留白增绿”过程中建成的首个城市森林。这两天,林子里的杨树、梧桐树开始簌簌地往下掉叶子,身穿黄色工作服的西城区园林市政工人,正忙着把落叶一堆堆聚拢起来,为游人让出道路。

“夏天有夏天的活儿,秋天有秋天的活儿,从早到晚都不闲着。”一名40多岁、姓张的管护员大姐告诉记者,夏天主要忙除草、补植、灌溉,秋天是森林防火,另外还要做好林子的清扫保洁工作。他们的管护站就设在园子的一角,什么时候都能找到人。

和一年前刚落成时相比,现在的广阳谷城市森林更显风韵。银杏黄了,槭树红了,海棠挂果了,100多种乡土植物在城市里扎下根来了。“这主要归功于绿化队伍的专业管护。”菜市口所属的广内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介绍,作为区里的重点绿化项目,广阳谷自建成起就由西城区园林绿化局下属的园林市政管理中心直接进行管护,由区财政拨管护资金,作为属地的街道不用出一分钱。

和广阳谷类似,这两年东城、西城利用腾退空间建成了大通滨河公园、常乐坊城市森林、西革新里城市休闲公园等一批精品园林工程,均由区绿化部门直接进行管护。各区可按照绿地建设的标准,向市园林绿化局申报绿地等级。

“不同的绿地等级对应不同的养护标准,拨付的管护资金也不一样,如果发现养护不到位,绿地就会被降级。”市园林绿化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8月22日至9月10日,市园林绿化局组织对城镇绿地质量等级进行了评定,发现在部分区,缺株断垄、斑秃枯萎、干枝死杈等一些管理中的“常见病”还不同程度地存在。大兴区的清源西路绿地,密云区的阳光绿地、玉兰绿地、车站路绿地等4块绿地因为养护不达标,从特级绿地降为一级绿地。

由街道、社区自行投资建设的绿地,管护方式则更多元一些。“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西城区德胜街道城管科科长李振波介绍,街道通过签订管护协议的方式,把近两年新增的街巷绿化全部委托给了区园林市政中心下属的德外绿化队进行管护,街道则负责出资。广内街道、什刹海街道等也是如此。

西城区金融街街道,则将街巷绿化管护与平房物业管理相结合,对绿植的养护是物业服务的一项内容。小区范围内的腾退空间建绿,则主要由物业具体承担管护职责。例如海淀区花园路街道月季园小区利用腾退空间建的月季花园,就由物业公司负责后期的管护。

胡同绿意浓

老街坊当园丁

相比于街头的成规模绿地,散落在背街小巷中小微绿地,管理难度更大。每天街巷里出来进去的人员车辆不少,一个不留神,辛苦种下的花花草草就会被踩踏、轧倒。

“这时候就得看老街坊的了。”在东城区东四街道东四六条社区,由80多名居民组成的“花友汇”成了街巷播绿护绿的中坚力量。去年,东四街道利用拆煤棚腾出的空地在东四六条社区新建了40多个花池,发动居民们挂牌认领,街道提供花籽儿、葫芦籽儿、菜籽儿,“居民想种什么种什么”。

铁营南巷居民贾平,认领了7处花池,“什么季节种什么,且得琢磨。”去年深秋,眼看花草相继枯萎,贾平突发奇想,在花箱里种起了菠菜,“菠菜能越冬,这样花池里的土壤就不露天了。”虽然是贾平种的,街坊们谁想吃菠菜都能去摘一把,“都是给大伙儿服务的”。

一年多过去了,在“花友汇”老街坊们的操持下,过去寂寂无闻的东四铁营南巷、流水巷等背街小巷,成了有名的花草巷,还有人特定从门头沟、房山赶来采风、取经。前不久,东四街道还在胡同里办起了丰收节,居民展示自己种的石榴、葡萄、葫芦、柿子、豆角,还相约一起包瓜馅儿的饺子,那叫个热闹。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