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走访调查美丽乡村建设 部分村庄只见规划不见“师”

美丽乡村,规划先行。编制规划是2018年北京市美丽乡村建设的重头戏。按部署要求,年底前,需完成全市1107个美丽乡村的规划编制。北京市规土委近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已完成650余个,接近目标的60%。

为做好美丽乡村规划设计,北京市先后发布了《实施振兴乡村战略扎实推进美丽乡村建设专项行动计划(2018-2020年)的实施意见》和《关于征集规划师、建筑师、设计师下乡参与美丽乡村建设的倡议书》。《意见》和《倡议书》明确要求,“承担规划编制任务的规划师要驻村并深入实地调查”“充分征求村民意见”“要因地制宜、一村一策”。市规土委组织的1200余名规划师应征下乡,成为本市美丽乡村规划设计的重要依托。

本报记者近日随机走访了20余个村庄,发现一些规划师正深入村庄加足马力做规划,但也有近半数村庄的村民表示只见规划不见“师”。

人不下村留下笑话

编制设计规划是美丽乡村建设的第一步,乡村规划师驻村、深入调研、充分征求村民意见建议,是本次规划师下乡设计规划的基本要求。《意见》下发后,各区积极动员部署,对乡村规划师驻村、调研、方案做了具体要求。比如,昌平明确要求“规划设计单位至少驻村一个月,充分征求村两委及村民意见”,“对规划设计方案进行充分论证,评分不足80分的,坚决打回去重新编制”。

然而实际情况却不尽如人意。

10月17日中午,记者来到平谷金海湖镇洙水村,在洙水小学旧址附近询问了十余位来往的村民,大多数表示没听说过该村列入了全市美丽乡村规划建设范围,更没见过乡村规划师,也没被征求过意见。“村里是在做美丽乡村规划设计,规划师来过几回,有没有对村民做过调研,是否驻过村,这些不太清楚。”洙水村党总支书记王学永说,“我们村的方案上交过一次,据说没通过,现在正在做第二版。”

在平谷镇赵各庄村,村民们的回答也大致一样。该村规划方案已于8月份完成,而在该村哆来咪幼儿园附近,记者问起美丽乡村建设的事,有几个村民表示听说过,但从来没见过规划师进村,也没被征求过意见。但村民们对美丽乡村这事倒是很感兴趣,“哪里来的规划师?”“怎么规划的?”“会不会有拆迁?”村民们纷纷向记者打探。

大兴采育镇北山东村更是传言四起,在村里主干道经营一家小卖部的李女士说:“乡村规划师这事,微信圈里传得火热,有说要给我们盖别墅的,有说要统一做美化的,具体哪种说法是真的,我们也很迷糊,没见过什么规划师。”而就在最近,北山东村的规划方案已经完成通过。

在昌平兴寿镇辛庄村,听记者说起美丽乡村的事,有几个村民说看过报道,但并不知道辛庄村也已纳入建设范围,更没见过规划师入村。“村里正忙着拆违规大棚房,这是要建美丽乡村?怎么个建法?”一位姓唐的大姐还反问记者。延庆一位村民还爆料,“听说有的设计师没来过村里,规划方案都是根据网上资料做的,有的甚至把村里种植的特色农产品都说错了,闹了不少笑话。”

从记者随机调查的20余个村庄来看,约有半数村庄的村民表示从来没见过乡村规划师,这与《意见》中要求的“充分征求村民意见”相去甚远。

靠双脚才能走出好方案

规划师能否驻入村庄、深入考察研究,能否双脚丈量村里的每一片土地,是决定规划成败的关键。

背靠圣泉山、毗邻怀沙河的怀柔区桥梓镇口头村,目前没有像样的产业,全村指着圣泉山景区的散客,开农家乐或出租房屋,日子还算过得去。“但留不住游客,就一顿饭百十来块钱的买卖。”村里希望借着这次美丽乡村建设,提升文化旅游产业,带领村民致富。

设计师团队从项目确定起,前后十多次驻村踏勘、测量、调研,了解地域优势和现有旅游资源。最终提出引入社会资本开发圣泉山,建设禅修风格的高端精品酒店;同时,腾出村中三处600余年的明代老宅“曹家大院”,修缮后作为文化馆向游客开放。一棵600多年的老槐树也规划成了景点,还利用依山傍水的优势,引怀沙河水入村,打造水穿街巷景观,在村周围打造一片四季花海,引进品牌休闲连锁店,吸引游客、留住游客。

“规划方案听起来就着调,村民们都赞成,沉睡的旅游资源被激活了,景区档次大幅提升,不愁留不住游客。”村支书翁顺利说,“还是他们专业,规划师不驻村,不深入调研,没有经验,做不出这样的方案。”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