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变奏

北京,中国首都。一座绿拥翠绕、青山环抱的城市。

数据显示,到去年底,北京森林覆盖率达到43%,城市绿化覆盖率达到48.2%。登高俯瞰,数不尽的街巷繁华掩映在红墙绿海中。

你能想象吗?40年前,这里曾经处在沙漠化的边缘——1977年8月的世界防治沙漠化会议上,北京被列入了受沙漠化威胁的城市之一。消息传到北京,震惊了无数市民。

从沙尘漫天,到森林进城,40年的岁月里,绿色在北京一点点蔓延,平定了风沙,染绿了原野,装点了街巷,抚慰了人们的心灵,同时也在一点一滴中塑造着城市的风韵气质。绿,已经成为北京的城市底色;40年的艰辛播绿,是永不褪色的城市记忆。

五大风沙口全堵住了

“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这话说的是延庆八达岭康庄风口。地处河北坝上及内蒙古风源南下的风廊通道,荒滩连片,风沙四季不断。

“那会儿经常刮七八级的阵风,天地间白茫茫一片,百米之内看不见人。单薄一点儿的女孩子,在风地里站都站不稳。”说起1994年启动的康庄南荒滩造林大会战,延庆绿化办副主任王华琨至今记忆犹新。当时,她还是造林工地上的一名技术员,即使每天头裹纱巾上班,回家洗脸,照样能洗出一盆底儿的沙子来。

南荒滩造林也是北京首次尝试用专业队伍实施造林工程。几千名绿化工人每年从冬天干到春天,挖坑、客土、埋管、栽树,6年下来,一排排油松、侧柏、元宝枫,在卵石荒滩上艰难地站立起来。6年间,荒滩上共完成造林绿化3.8万亩,栽植针叶树、阔叶树300余万株。

今天再走进南荒滩,已然是一片绿海。20多年前栽下的松树苗、柏树苗,已经长到八九米高,有的树干已经有碗口粗细。林子下面,不知名的灌木自己就郁郁葱葱萌发起来。如果不是脚底下时不时能踩到一块硌脚的卵石,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一片荒芜的河滩地。

“每次开车路过,我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这些树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它们长大了,心里真是有说不出来的高兴。”王华琨说。

林业人的辛勤付出得到了回报。监测显示:治理后的康庄地区每年的平均风速由5米每秒减为3.5米每秒;大风天气由每年39天减少到15天;扬沙降尘由每月每平方公里11.5吨减少到9吨。

延庆康庄曾经是北京五大风沙危害区之一,另外四处分别位于永定河、潮白河、大沙河和昌平南口地区。上世纪80年代以来,北京造林治沙的脚步一直没有停。仅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全市就在门头沟、怀柔、密云等区累计完成造林营林812万亩,构建了首都北部抵御风沙的第一道防线。

2012年起,本市连续4年开展的百万亩平原造林工程,累计治理废弃砂石坑、卵石滩地25.3万亩,啃下了北京治沙最难啃的“硬骨头”。昔日的风沙地摇身一变,成了大尺度的防风固沙、景观游憩林,五大风沙危害区至此得到根本治理。

一度被称为“塞外沙城”的延庆,现在已经换了天地。随着荒滩造林、山区爆破造林、飞播造林、平原造林等一系列重大绿化工程的推进,延庆的林木绿化率已从1980年的20%增加到去年的71.15%。妫河生态走廊、百里山水画廊、蔡家河多彩森林、玉渡山红叶,吸引着游客纷至沓来。

眼下,王华琨和同事们正在为延庆争创国家森林城市而忙碌。让她特别自豪的是,曾经飞沙走石的延庆,现在成了国际高端会议和赛事的热门举办地。“说话明年就要举办世界园艺博览会,2022年还要举办冬奥会,这是几十年前怎么也想不到的。”

全民游园的时代来了

北京绿化40年,市民身边变化最明显的莫过于公园了。

家住通州梨园的李瑞海,还记得自己10岁那年和父母逛北京动物园的情景,“倒了好几趟公交车,半天才到。动物园里人挤人,老虎大象狮子,我得骑在我爸的脖子上才能看到。看完赶紧乘公交车往回赶,到家天都黑透了。”

那是1988年。那时的北京,也就颐和园、中山公园、动物园、紫竹院、玉渊潭等十几个公园,掰着手指头都数得过来。郊区居民要想逛公园得先进城,折腾一天是常事。

“早些时候的公园,很多都是在历史园林基础上建的。真正在居住区旁建公园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北京市老园林局长、现任国务院参事的刘秀晨说。北京第一个居住区公园——石景山古城公园就是他规划设计的。公园占地2.3万平方米,虽然面积不大,但山水、花卉、盆景、健身设施应有尽有。建成当年,参观的游客和取经的同行来了一拨又一拨。没过几年,石景山雕塑公园、石景山游乐园等一批城市公园陆续亮相。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