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哨响后北京市财政局工作下沉 给百姓算账解心结

让百姓知道北京一年6000多亿元开支是怎么花的,让社区“半路出家”的财务人员学会了该如何理好财、用好钱……随着本市实施“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新体制,如何“打通政策落实的最后1公里”、办好百姓家门口的事,成了最近市财政局党员干部钻研的新课题。如今,这些党员干部都下沉到基层,专门给老百姓算细账、解心结。

“宣讲员”能说会干解心结

“咱北京真是家大业大,现在一年得有6000多亿元的开支,才能让这么大的城市转起来,使咱老百姓的日子不发愁。”前一阵子市财政局刚晒出上年政府决算报告,研究室干部何锋镝就到万恒小区的居民活动室,和街坊邻居们唠唠市财政局向社会亮出的这个“账本子”,掰着手指头给大伙儿算算这一年政府在城市建设、环境治理、社会保障上花了多少钱。

居民们听她这么一说,发现能落到自家人头上的上学、看病、养老等补贴还真不是个小数目,不禁给这个干财政的女秀才点起了赞。

殊不知,在这之前这位女秀才和同事专门量身打制了“财政体制怎么建”“财政收入哪里来”“财政预算怎么编”等一系列通俗易懂的“白话文答卷”,用数据和事实说话,阐释了降低“三公”经费等容易引起热议的问题,揭开了财政密码。

下基层的干部除了能说,还得会干。前不久,刘建新夫妇俩从三环外又搬回金宝街北侧一处大杂院时,街坊邻居们欢声笑语不断,大杂院20年的冷战已了无踪影。

原来,20多年前这个大杂院的居民为了自行扩建厨房,引发了争抢地盘的问题,相对而居的14家住户从此“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尤其是门前的那条公用通道,坑坑洼洼绊得老人小孩寸步难行,刘建新夫妇愤然搬离了这处老宅。

为打破街坊邻居间的坚冰,研究室主任陈以勇把算账说理的功力用在为街坊邻居释嫌促和上。他挨家挨户发动大家利用胡同整治施工中产生的废弃砖块来修整公用通道。邻居们发现这是个不用花钱还能把路修好的差事,从一户、两户直至全体住户终于都给予了认同。

在陈以勇这位“财政街坊”的组织下,各个住户挥锹舞镐,一天工夫就把这条近200米长的搓板路修整一新。冷脸相对20多年的老街坊们也终于都有了笑脸、有了问候。

“辅导员”传帮带教理财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到社区最让我震撼的还是挂在门口的那些牌子!”研究室副主任张森说。

社区门前的牌子有20多块,包括劳动和社会保障工作站、文体活动服务站、老龄工作服务站等,每块牌子的背后都有相应的财政经费作为支撑。研究室的党员干部来到社区发现,为社区管财务的“二把刀”“半瓶醋”现象比较突出,怎样理好财、管好账、用好钱成了基层迫在眉睫的问题。

为此张森和同事们在各自的社区当起了“财会辅导员”,白天忙局里的工作,晚上看社区的账本,向社区工作人员深入浅出地讲解财务规章制度及操作实务,逐份账簿、逐个项目、逐笔支出地检查纠正错误和问题,落实好账证相符、账实相符、账表相符、表表相符等基本规范和要求,通过健全内部控制和风险防范机制,推动解决容易出现的超范围、超标准支出及“跑冒滴漏”问题。

“研究员”为买服务算细账

政府购买服务对基层社会治理有何作用,是很多社区居民津津乐道的话题。研究室党员们沉到社区深入调查了解政府购买服务延伸到基层的范围、主体、项目、规模、作用及效果,从工作末端总结归纳了基层社会治理政府购买服务的方法路径,配合了东城区在全市率先启动的将街道各科室整合为“六部一队四中心”的大部制改革。

“政府购买服务怎样才能买出最好的性价比,这得细抠细算才能真正弄明白。”研究室主任陈以勇不光嘴上这么说,他和同事们还各路跟进正在首都核心区推行的平房区物业管理服务试点,对由物业企业承担的环卫保洁、绿化养护、交通疏导等6项服务内容进行深入研究分析,提出了成本核算、街企对接等9条建议。

眼下,东城区已在全区12个平房区街道、81个社区、656条背街小巷实现物业管理服务全覆盖,今年财政总投入将超1亿元,让老旧平房区的居民们享受到了精细化管理、人性化服务的生活环境品质。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