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万只冬候鸟抵京 “头鹤”优雅出镜

  灰鹤、大天鹅、小天鹅、鸳鸯、赤麻鸭……据野保组织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观测,16日开始,北京进入冬候鸟过境高峰期,2万多只候鸟在官厅水库、密云水库等区域降落,时而空中翔集,时而水面嬉戏,又到了观鸟的最佳时节。今年,野保队员记录下了难得一见的“头鹤”的身影。

  每年10月下旬到12月中旬,是冬候鸟南下越冬过境北京的迁徙期。今年,冬候鸟“先锋部队”10月30日准时抵京,11月16日进入抵京高峰,数量超过2万只,预计11月底将达到峰值。

  “灰鹤最多,大约4000多只;大天鹅在一天当中最多观测到340只,其它雁鸭类15000只左右。包括豆雁、鸿雁、白额雁、赤麻鸭、螺纹鸭、鸳鸯等,这两天过来的螺纹鸭稍微多一些。”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站长李理介绍。近期两大水库水位线上涨,很多平日的观测线路被淹,给观测带来一定困难。但今年整体情况平稳,得益于近年来水库周边农民保护意识的增强。“老乡在收割玉米的时候,有意把长得不太好的棒子留在地里,鸟儿们可以轻松地找到食物,饱餐一顿。”李理说。

  在冬候鸟中,灰鹤和大天鹅是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主要的监测对象。今年,他们记录下了一只“头鹤”的身影。

  “灰鹤一飞过来一群一群的,以家庭为单位,很多家庭汇聚在一起,领袖就是头鹤。但在鹤群中非常难找到头鹤的位置和头鹤的感觉。”李理介绍。今年,队员们在玉米地里搭建了一个掩体,在掩体里蹲守。

  “一个七八十只规模的鹤群降落在玉米地里,准备进食,有四五只负责警戒。其中一只警惕性非常高,进食非常少,一直在来回溜达,寻找可疑的危险信号。”李理说。在掩体里看得非常清楚,它和其它警卫不一样,非常健康和强壮,尾巴非常蓬松,仪态非常高傲,证明它在家族中的地位。它一点点挪步,看着大家进食,高贵、优雅,卓尔不群。

  头鹤担负警卫和领航重任,一旦家族里出现头鹤,大家都会放松警惕。当时队员们躲在掩体里,周围非常安静,只有鸟鸣声和相机咔嚓咔嚓连拍的声音。但连拍声被头鹤听到了,它做出一连串警戒动作:侧着耳朵,用头仔细寻找这个声音,因为在它身后,是它的家族,其中有很多幼年灰鹤。

  幼年灰鹤头部颜色非常浅,灰颜色也浅,没有特别长的尾巴。成年灰鹤头上面有一点儿红,脖子是黑色的,眼睛后面有一点儿白色的流线,亚成年灰鹤以咖啡色、浅灰色为主。

  看到这种情况,队员们屏住了呼吸,不敢拍照了。头鹤开始向掩体方向移动,仍然迈着高贵的步伐,它后面的灰鹤都有所警觉了,停止了觅食,都抬起头四处寻找。看着这一幕,队员又想笑,又想为灰鹤的警觉性点赞。

  “雁鸭类、天鹅都不会有特别高的警惕性,警惕性最高的非灰鹤莫属,灰鹤的疑心是最重的。”李理介绍。队员们只能静静地趴着不动,看着它们。这时头鹤发出了鸣叫,告诉大家提高警惕,或者离开。小灰鹤都排好队,准备起飞。

  过了三五分钟,头鹤迈着优雅的步伐,又开始四处闲逛,但眼睛里还是有一丝不安,还是在寻找。队员们还是静静地不敢动,彼此能听到呼吸声。过了十多分钟,头鹤终于放松了警惕,鹤群开始向掩体右前方的庄稼地深处移动。

  觅食结束后,鹤群开始起飞。以家庭为单位,各飞各的。起飞的时候,迎着风,腿一弹跳,自然腾空,按照气流盘旋上升。飞行过程中,小灰鹤会藏在大灰鹤的翅膀下躲避气流。鹤群起飞时比较混乱,找到上升气流以后,到了一定高度就开始编队,这时,头鹤开始组织队形。鹤群离开了队员们的监控范围,到一个安全的地点过夜去了。

  据介绍,全球有15种鹤,北京会看到白枕鹤、白头鹤、白鹤等,灰鹤是最普通、繁殖量最大的,但也是野保队员接触时间最长的。在黑豹开展候鸟保护项目的十多年里,虽然也曾观测到“头鹤”,但像这只警惕性这么高的,还是第一次观测到。

  “我特别尊重和喜欢高贵的灰鹤。”李理说。这个季节,清晨和傍晚,官厅水库周边会经常听到灰鹤的鸣叫,非常有穿透力。监测完,坐着,听着灰鹤的叫声,享受自然的美妙,是野保队员们最惬意的时光。(来源:北京日报 记者:于丽爽)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