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万个建筑打造北京城市记忆

  北京的初冬,阳光洒满前门大街。从599路公交车上下来一群年轻人,走向前方的建筑群——北京坊。他们也许是去喝咖啡,也许是去逛书店,也许只是想在传统的街巷中游览一番。热闹非凡的北京坊,早已不是多年前的寂寞景象。

  建筑因城市而生,城市因建筑而美。在北京南礼士路上,有一家和新中国同龄的设计单位——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从天安门广场到十大建筑,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到冬奥会,“藏”在25万个项目背后的画匠,用建筑打造城市记忆,展示文化变迁,也用建筑与世界对话。

  打造“中国式生活体验区”

  西洋风味的砖雕,传统的石狮雕刻,彩绘牌坊、大红廊柱、轻盈的玻璃廊桥……第一眼见到北京坊的人,总会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新与旧、现代与传统、保护与创造,竟在位于城市中轴线的这片建筑群中如此和谐,如建筑大师吴良镛先生所提倡的,“和而不同”。

  “老街区的改造实属不易,我们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了十余年。”站在百年劝业场的门前,北京建院协同管理部副部长王宇说,从2012年建筑集群设计项目启动会召开,到2017年北京坊正式落成,单是工程设计就持续了近5年,再加上从2005年开展的控制性详细规划,11年描画出这片“中国式生活体验区”。

  占地3.3万平方米的北京坊,地上建筑面积仍和改造前相同,多出的是8万多平方米的地下空间面积,实现了基础设施的提升。“大家都知道,北京坊是一个由8栋建筑组成的建筑群落,可你们也许不知道,这8座建筑单体乃出自7位建筑师之手,从知名的文物保护大家王世仁先生,到建筑师吴晨先生、崔恺院士等,以丰富街区内的建筑风格。”

  星巴克咖啡全球最大门店、全球第二家无印良品酒店、首家四季鲜花主题餐吧……开放两年,北京坊成了年轻人必去的“网红”打卡场所,令这条百年街区重新回复到往昔的繁荣。

  69年设计25万个项目

  “当然,北京坊只是我们奉献给这座城市的作品之一。”北京建院信息部部长林卫笑称北京建院是新中国“同龄人”。1949年9月,时任北平市军管会副秘书长的李公侠受命筹建公营永茂建筑公司,并兼任总经理,1949年10月1日北京市公营永茂建筑公司设计部正式成立,而它正是北京建院的前身。这也是新中国的第一家建筑设计院。

  “69年、两万五千多个日夜里,北京建院完成了25万余个项目、超过2.5亿平方米建筑面积的设计工作。”林卫给记者列举,第一届北京“十大建筑”中,北京建院设计了人民大会堂、北京工人体育场、钓鱼台国宾馆等8项建筑;第二届北京“十大建筑”,北京建院设计了首都机场T2航站楼等4个项目;第三届北京“十大建筑”中,北京建院设计了国家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亚运村等6个项目。而正在建设中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国家速滑馆同样出自北京建院之手。

  以正在建设中的国家速滑馆来说,不仅长跨约200米、短跨约130米的屋面是目前世界上的体育场馆中规模最大的单层双向正交马鞍形索网屋面,1.2万平方米的冰面也创下了亚洲之最。

  工坊里传承古建技艺

  建造与创新之外,这个与新中国同龄的建筑设计院,也依然坚持着古文化的传承。

  非遗古建筑模型制作技艺传承人谢长青,每周都到北京建院传统建筑“准工坊”里练手艺,刨子、凿子、扁铲、斧子……斗拱的270个零件都靠手工用工具做出,一个斗口2厘米的斗拱,谢师傅就要花费1个月的时间才能制作完成。“如今古建的活儿少了,愿意做古建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少了,多亏有了这个工坊,让我有个地方继续亲近这些老传统。”

  “斗拱的机制之美是需要崇敬的。”北京建院2A2设计所所长米俊仁告诉记者,成立了6年的准工坊,目的就是要传承中国传统建筑文化。这里每年招收3个学徒,学徒从磨刀具、刨木头开始做斗拱,“我们要向年青一代解读古建筑木作技艺精髓,让他们在动手中感知和理解建筑构造。”

  就在城市的另一端,同样是用作文化传承的故宫北院,最新公布的设计方案也出自于北京建院的设计团队。灰色外城、红色内墙与故宫样式相一致,层叠的重檐屋面带有浓重的“故宫基因”,与景观融为一体的园林设计则给了博物馆一种不同以往的新体验。

  “北京建院扎根北京城这片沃土,与共和国共同成长。我们的作品会沉淀为每个人的城市记忆,这些记忆中的印象又会反过来影响人们对建筑的认知、对城市的认知。”北京建院董事长徐全胜说。(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赵莹莹 )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