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解难书记”殷金凤:串门串出民生事儿 访邻专访社区难

呼北社区的居民都知道,社区里有个“解难书记”殷金凤。18年,怨气多、矛盾多的呼北社区,在殷金凤的手中变成了“大家帮助大家”的和谐社区。18年来,她倾心倾力为社区,用真心对待每一位居民。在居民眼里,她是“好闺女”“好大姐”,是大家的“主心骨”。她总说“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她也一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想居民所想,为居民解难。

居民的事儿不分大小

18年前,殷金凤刚到朝阳区呼家楼街道呼北社区,就总结出了“八多八难”——“八多”,指的是老年人多、下岗失业人员多、出租房屋和流动人口多、“两劳”释放人员多、残疾人多、困难群体多、各种矛盾纠纷多、养犬户多;“八难”则是居民用电难、吃水难、行路难、买菜难、停车难、下水道排水难、看电视难、家庭小件急修难。

有人安慰殷金凤,“其实也没什么难的,因为问题都解决不了,也没人找你。”殷金凤可不认同,“谁家都有老人,老人不愿求人,一旦相求,肯定是没办法了,咱就多打几个电话,多跑几趟腿,能解决干吗不帮人家?”殷金凤就认准一条——居民的事儿,不分大小。她公开了自己家的电话和手机号码,居民只要有事,24小时找她。

“她解决问题,比事主还急。”殷金凤的同事说,比如有人打电话说“煤气漏了”,事主还没到家呢,殷金凤先到了,直接给燃气公司打电话。要是人家说下午到,她就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催,直到解决为止。

社区里有一位老人叫李玉(化名),从前老伴儿在的时候,经常为一些琐事到居委会找茬儿,自从老伴儿走了,孩子也不在身边,李玉挺孤独,没事就到居委会坐坐。“您就把我当闺女,有事就找我。”殷金凤说。

平日里只要有时间,殷金凤就去李玉家转转,看有什么能帮衬的。一天,殷金凤接到李玉的电话,“脚不小心崴了,骨折了。”殷金凤赶紧安排人把李玉送往医院。李玉要做手术,殷金凤跑到医院帮她签字;病好出院,殷金凤又安排人接,还备好生活用品和饭菜,照顾好老太太。真心换真心,老太太也特别关心殷金凤。天气一转凉,李玉准给殷金凤发微信,提醒她变天了,要多穿点,注意身体。“现在她就是我的闺女,是我最大的依靠。”李玉说,三年前她还执意要把自己的两套房产留给殷金凤,一直要殷金凤去办手续,都被殷金凤婉拒了。

居民的事儿不论新旧

殷金凤爱“串门”,社区里有十种居民的家,她必定要去拜访——婚丧嫁娶必访;优抚对象必访;下岗失业人员必访;矛盾纠纷必访;残疾、特困家庭必访;新迁入、迁出居民必访;离休、知名人士必访;空巢老人必访;流动人口必访;社区矫正、“两劳”释放人员必访。

这“第一访”,还真就访出了问题。

2000年的夏天,殷金凤和社区工作人员来到呼家楼西里23号楼,还没进楼,一位乘凉的老大爷抓着她的手说:“十多年来,楼里都接不上电视信号,边远山区都能看电视了,我们家的电视却成了摆设。”原来,23号楼处于社区边缘,周围没有电线杆,需要重新架接线路,有线电视安装成本很高。殷金凤第二天就和歌华有线联系,对方直接一盆冷水泼来:“几十年的老问题了,没有架接电线,所有东西都得重新弄,这个工程干下来还得赔钱。”

殷金凤没放弃,她一定得把这事儿给居民解决了。打电话不行,就上门,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这个工程我们真没法干,您回去吧。”歌华有线的负责人一次次地想把殷金凤劝走,可今天走了,她过两天又来,反反复复十多次,对方终于被打动,“就冲着您这份心,赔钱我也给您解决了。”最终,23号楼成功装上有线电视。几十年的难题,殷金凤两个月解决了,此事还为她赢得一个称号——“解难书记”。

18年来,她和同事们为居民逐一解决了用水难、用电难、停车难、买菜难、出行难等一系列生活难题。

居民的事儿居民说了算

今年,殷金凤又有新动作。近日,殷金凤社区工作室正式揭牌成立,这是本市首个以社区工作者命名的工作室。

工作室占地400余平方米,集学习培训、交流互动、基层实操、社区党建、基层治理等多功能于一体。“成立工作室,不是又多了个居委会,而是社区党组织功能的拓展和延伸。”殷金凤说,她给工作室六大定位:“主阵地、微智库、试验田、朋友圈、俱乐部、共享+”,还制定了十项核心业务,包括基层党员群众的培训,基层党政组织的规范化建设;基层党建创新项目的策划实施;社区治理难题破解类研究及实用教程研发;提炼总结社区治理创新经验;社会组织孵化与落地,新项目在社区试做评测;社工及志愿者能力培训;社区公共资源整合对接,老旧小区准物业升级;政府购买服务项目的监测评估;共享办公活动空间;社区成员网上社交互动。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