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岁老人居深山 当年奔赴前线 如今乐享晚年


 

 

 

 

  本网讯 记者 张宝成 文/摄
  “爷爷,外面挺冷的,你就别出去了,我把炕烧得热乎乎的,你烙炕头得了。”“那哪成,走习惯了。一天不溜达,心里痒痒的。”
  11月21日14时许,一老一少欢愉的对话在建昌县二道湾子乡的山谷中回荡。少的拗不过老的,赶紧回屋,给老人沏一壶茶,等二十多分钟后,老人回来喝。

  1 山村可比世外桃源
  李忠臣104岁了,住在二道湾子乡兴隆沟村。这个村子,是个典型的小山村,四面环山,比其他临近村子的海拔低五十米左右。
  村子四周景色宜人,尽管时下绿意渐失,树叶飘落,但“小河流水人家”“深谷野鸡鸣”,颇有些世外桃源的感觉。李忠臣并没有走远,房前屋后、河旁树下,用他的话来说,呼吸新鲜空气、消消食、动动筋骨就成了。
  回到屋里,李忠臣一边抿着嘴,一边喝着孙媳妇孙淑辉泡的热茶,眼睛眯成缝儿,那里面,盛满悠闲、自在、幸福。“爷爷,今天是您理发的日子。来,坐在炕上别动,我给您理发。”孙淑辉拿来围裙及理发的工具,开始小心谨慎地给李忠臣理发。
  二十多分钟后,理完了发,李忠臣下意识地抹了抹脑袋和下颚。孙淑辉会意,说:“您忘了吧,胡子昨天刚刮完,等过两天再刮,今天不刮了。”“你瞧我这记性,到底是老了,年岁不饶人啊!”李忠臣敲了敲脑门说。

  2 歌声洪亮又高亢
  孙淑辉家主要以务农为生,农闲的时候,也到村子里打工,她不能远走,因为她是爷爷的“全职保姆”,老人家离不开她。
  伺候完爷爷,孙淑辉到院子里搓苞米。望着金灿灿的好收成,她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不一会儿,李忠臣下炕,来到院子里,想帮孙媳妇搓苞米。孙淑辉嗔怪着说,您手脚不麻利,也没啥劲儿,还是歇着吧!李忠臣没再坚持,回屋听他的小匣子去了。“我爷爷不爱看电视,就喜欢听评书、新闻。这些年来,上午听一遍,下午听一遍,雷打不动。”孙淑辉说。
  这个村子,由于有山的阻隔,比别的村子天黑得早。忙了一阵子,太阳渐渐落山,孙淑辉回屋里做饭。17时左右,晚饭做好,她丈夫和孩子回到了家里,一家人开始吃晚饭。“爷爷不挑食,吃啥啥香。他七十多岁镶的牙,现在牙口可好了,花生、盐豆都嚼得动。”孙淑辉说。
  吃完饭,李忠臣倒背着手,来到院子里,清了清嗓子,开始唱《东方红》,声音洪亮、高亢、婉转,颇有些阿宝的味道。

  3 烦心事不放心上
  “爷爷特别喜欢唱歌,唱的歌都是红歌或民歌。他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见证了历史的变迁,特别感谢党、感谢社会主义,让老百姓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孙淑辉说。
  几曲唱罢,李忠臣回屋和13岁的重孙子下棋。下着下着,李忠臣总缓棋,重孙子不干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李忠臣“老顽童”的形象尽显。
  据兴隆沟村村民介绍,李忠臣的性格特别开朗,遇到烦心事,都不放在心上。有时第二天别人问起,他竟然说忘了。其实,真正了解爷爷性格的孙淑辉知道,爷爷经常告诫她,愁事放在心里,也解决不了,伤了身体,得不偿失,还不如抛到九霄云外。
  刚嫁过来的时候,孙淑辉有些内向。二十多年过去了,她耳濡目染,渐渐地也跟着爷爷乐观起来,“爷爷不抽烟不喝酒,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但常听广播,所以还会念诗呢。受他的影响,我也能整几句,亲戚朋友都说我身上有了书香气。”

  4 自告奋勇奔前线
  李忠臣耳不聋眼不花,没事儿的时候,总爱和晚辈唠这些年来走过的路,言谈举止间,有悲愤有叹息,但更多的是欢歌笑语。
  李忠臣家兄弟6人,在旧社会,孩子们都吃不饱。孩子长大了,有的当兵,有的学点儿技术。“我学了木匠手艺,走村串屯,给人家打家具,挣钱养家。期间,没少挨白眼,也没少被克扣工钱。”回忆起往昔,李忠臣泪眼朦胧。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