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 副总理带回洋电脑 景山学校兴起计算机

说起电脑,谁没有过“屏幕上闪着小白点,硬盘吱吱作响”的开机经历?那些老古董固然已成历史,但看到全国第一台走进校园的电脑端端正正地摆在北京景山学校的校史馆里,仍然让人不禁感慨40年来信息技术的变革给教育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正是借助这台电脑为起点,景山学校在信息化教学的大路上越走越快。

数学老师教计算机

从研究计算器开始

沙有威,1978年开始供职北京景山学校,如今已经退休。1979年3月的一天,沙老师跟随时任景山学校校长的游铭钧接待一个日本教育代表团,交谈中得知日本和其他一些发达国家开展计算机教学的一些情况,游校长和沙老师都很兴奋,也想在景山学校试一试。

要知道那时候学校师生连电脑长什么样都没见过,搞计算机教学是一个完全的空白。

说干就干,在学校给沙老师特地腾出的一间小办公室里,沙老师开始与同事章淳老师一起研究起了计算机的教学。“我们当时都没见过计算机,但是章老师外语好,就从大量的英文资料中开始披沙拣金地寻找线索。”沙老师说。

沙老师回忆说,当时就和章老师先到阅览室借来一些函数计算器,开发其中不为人注意的自定义函数的功能,“章老师翻译外文资料,我则负责研究计算器的函数功能,就这样还编写了油印的教材,并在高一同学中组织了四五个学生的函数计算器课外活动小组。在当时人教社的帮助下,我们还抽时间到人教社去查资料,了解国际上中小学校开展计算机教育的情况。这算是我们研究计算机,研究编程的开始。”

第一台计算机到校

边学边教电源坏了都不好找地儿修

1979年年末,游校长一句“走跟我去拉计算机”,沙有威老师就高兴地跟校长到国家科委取回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方毅出访时带回来的一台家用电脑,至此学校有了第一台电脑。这也是当时全国用于中小学计算机教育的第一台电脑。

“在那个计算器都不多见的年代里,我们压根没见过电脑!”沙老师在章老师的帮助下,按照原版英文说明书的指示一步步进行安装调试,这台电脑除了硬件以外还有十几个固化了一些程序的硬件卡,其中有家庭账务管理的卡、游戏卡等,沙老师在这些硬件卡中还发现了一个固化了APL/S高级语言的硬件卡,通过查资料沙老师了解到APL是一种阵列式语言。

按照说明书他们调试了APL/S语言说明书上的程序例题,结合参考资料书中的例题和一些大学教材中的例题,在学习理解的基础上改写、编写了一些APL/S的程序。“1980年初,我们就在学校高一和六、七年级组织了计算机小组,学习的主要内容就是APL/S语言的程序设计。当时我们完全就是一边自己学习,一边教学生编程,为了这个我们还到大学里专门听了一学期的课程。”沙老师告诉北青报记者。

说起这台电脑,沙老师对一个细节还记忆犹新,那就是当时这台电脑以及连接的电视都是美国制式,电源也都是110伏的,所以他们每次接通电源的时候都要特别注意,否则很容易短路。尽管如此还是有好几次学生不注意把那个小黑方块似的电源给弄坏了,为此沙老师和章老师拿着这个电源跑遍了北京的几个计算机厂去寻求帮助都没有解决,最后几经周折在北工大的校办厂才修好了这个电源。

有了第一台电脑,很快学校在1982年,从北京工业大学又购进了一台装有BASIC语言的TP-803计算机,学校在北工大给这台机器配了个黄颜色的铁壳,并把一台24英寸匈牙利产的黑白电视机改装成了显示器,为了移动方便把一个课桌固定在一个四轮小车上,把24寸的电视机放在课桌上,沙老师可以推着这个活动的课桌进教室上课,上完课再推回来。“这台机器没有内置存储器,我们用普通磁带作为存储介质,需要额外的一台录音机完成程序的存储和调用,录音机的音量适中才能准确地读取和存储磁带中的数据。”沙有威说,不过,那时候我们的学生就可以做一些编程了,可以编写游戏程序‘蛇吃豆’等等。记得那时由于初中和高中都有计算机小组活动,学生一下课就跑到办公室来上机,有时上机人多,学生就堵在门口等。

80年代中期

信息技术教学覆盖各年级

沙老师还向北青报记者介绍,1984年到1986年是学校计算机教育大发展的阶段,这个阶段学校的机房里已经有了25台Apple计算机和10台Laser计算机,学校在七年级、高一和高二年级开设了必选课程,后来学校又为高三年级同学开设了一周的计算机课,算起来也有30多个学时,可见当时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之高。到1985年,凡是从景山学校毕业的学生都百分百地接受过计算机教育。同一时间,北京的部分学校也建起了计算机房开展了计算机课程。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