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酒瓶从天而降砸伤路人 82户业主为其买单

  本网讯 记者 田嘉 张蜜 报道
  那天,正常行走的霍先生,被从天而降的玻璃酒瓶砸中,霍先生手部、头部多处受伤,住院治疗66天。被空降物“袭击”后的霍先生报了警,可却难觅“罪魁祸首”,遇到无主高空坠物该怎么办?谁来买单?

  路上行走飞来横祸
  2016年7月17日14时许,市民霍先生走到连山区一高层楼下时,被从建筑物中抛掷的玻璃酒瓶砸伤。随后,霍先生被120急救人员送往市中心医院治疗。
  经医生诊断,霍先生左侧桡神经浅支断裂、左侧头静脉断裂、左手第1骨间北侧肌断裂、左手背侧皮肤撕脱伤,住院治疗66天,共花医疗费1万5千余元。

  “真凶”难寻全楼被告
  事情发生后,霍先生报警,民警逐门逐户排查走访,未寻找到肇事者,也未发现可疑线索。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霍先生向连山区人民法院进行了民事诉讼,将该单元楼内82户业主告上了法庭,索赔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
  连山区人民法院依法对案件进行了审理。经法院调查,霍先生在住院期间为Ⅱ级护理,出院后医生诊断建议休息三周。损失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总计经济损失4万余元。

  提交证据不予采信
  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部分被告业主提交了免责证据。有的业主辩称,窗户不在事发地点的方向,且该窗户为下开式窗户,开口非常小,无法将玻璃酒瓶从该窗户往外抛掷。有的业主辩称,事发当天并不在此居住,出租给公司的,当天无人办公。有的未装修完。
  对于被告业主的答辩,法院认为虽被告业主主张其窗户开口小,无法将玻璃瓶从该窗户往外抛掷,但现实情况并不能排除抛掷物品的可能,故应承担责任。对于被告业主辩称,事发当天家中无人或不在此处居住,因业主提供的证据不充分,故对此辩解不予采信。被告业主应承担责任。

  每户都赔霍某损失
  今年6月份,连山区人民法院做出了一审判决。经审理法院认为,公民身体健康权受法律保护,霍某于2016年7月17日14时许,被从连山区一高层楼上抛掷的玻璃酒瓶砸伤的事实存在,按照《侵权责任法》第87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赔偿。霍某被砸伤后虽经公安机关调查,但未能确定实际侵权人,故霍某所受到的经济损失,由该高层该单元的所有使用人共同赔偿。该楼82户业主每户业主支付霍某经济损失500余元。
  高空抛物是一种陋习,更是悬在城市上空和市民头上的一把利剑,希望通过这件事能让业主从内心引起共鸣,相互监督,摒弃陋习,对高空抛物说“不”。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