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情日记百余本 社区自治心气儿足

“上面一根针,下面千条线”。社区居委会,是社会治理的“神经末梢”,唯其细小,人们更能从中感受到一个时代“积沙成塔”的变化。

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曲曲折折,九道湾居委会,几代居委会主任用一本本“民情日记”传承了13年来,发生在这个6000余户居民社区里的大事小情,

那些曲曲折折、却感动人心的平凡小事儿,可以说就是一块块关于居民基层自治的“活化石”。

民情日记涉及每门每户

院落布局和户数都“门儿清”

东城区北新桥街道九道湾社区居委会主任、党委书记王淑梅领着北京青年报记者上了居委会二楼,在会议室的书柜里,躺着20多本厚厚的民情日记。“原来有100多本,好多被人借走学习去了,现在就剩下这二三十本了。”

只见这些民情日记每一本都被精心装订,封面的颜色红红绿绿的都有,书脊的位置安上了牢固的书夹。从2005年起,这些日记一直记到了现在。翻开日记的扉页,上面印着民情日记的工作目录、入户承诺、工作承诺、分片包户承诺、服务承诺。“上门入户有心,了解问题用心,解决诉求耐心,服务居民热心,对待居民诚心。”心里装着这些信条,九道湾社区居委会主任和社工们分片包户,挨家挨户入户走访了解社情民意。

社区有多少户人家、多少位居民、男女各有多少、流动人口数量、下岗失业人数、60岁以上老人有多少……每一个细节在民情日记的第一页都写得清清楚楚。再往后翻,便是居委会主任手写的入户日记。

“2005年2月24日,石雀胡同13号、17号安装一户一表。今天晚上入户调查。”“2005年3月2日,今天下午到各户发放居民用水一户一表改造协议书,居民对东城为民办的实事比较满意,13号的居民说,这是一项得民心的工程,我们感谢政府。”这是当时最早的几份日记,每份日记字数不过两三百字,却完整地记录了当时居委会所做的工作。

王淑梅说,刚推出民情日记的时候,社区大概有七八位居委会主任,他们分片到户,把九道湾社区内的两条大街、十条胡同通过划片的方式明确为责任区,通过入户走访的形式,摸清各自责任区内居民思想、生活状况以及邻里关系、院落安全、卫生、流动人口等状况。这些民情日记里还可以看到,居委会主任们用笔精心勾画出每个院落的平面图,还用不同颜色详细圈点院落的各种基础数据和重要信息。每户的位置在哪里,房屋性质,家庭成员都有谁,空巢老人、单亲家庭、低保户、残疾人、军烈属、失业人员等特殊家庭的情况,连灭火器的位置都标注得一清二楚。

“谁家养了什么狗、哪个院堆放了易燃物、灭火器的存放地点在哪儿,我们心里都门儿清。”王淑梅对于自己的管片区域如数家珍,“我负责的就是板桥胡同2-26号院中的双数院落,其中有12个大杂院和1栋楼房,小楼是人民美术印刷厂的宿舍。”每天上班只要没事,王淑梅都会去自己的管片区域转悠一圈。一来二去,楼门院落里的情况,就全都一清二楚了,也就记录在了民情日记上。

13年如一日笔耕不辍

民情日记记录如何帮百姓解难题

王淑梅说,写民情日记最早是东城区北新桥街道开始推广的,九道湾社区一直坚持了下来并做成了样本。在会议室的墙上,一些写得好的民情日记被专门打印了出来,一份份张贴在告示板上,供大家阅读。短则一两页,长的洋洋洒洒写了四五页A4纸。

如今,九道湾社区居委会一共有16位社工,他们中有的是党委成员,有的是服务站工作者,也有的是网格员,大家分片包户,扎根在基层,平均年龄才35岁。在走访入户的过程中,大家都会把自己印象深刻的、老百姓比较迫切的问题记录下来,能解决的现场解决,不能解决的就向社区或者街道反映,第一时间帮老百姓排忧解难。这民情日记,一写就是13年。

为什么叫“九道湾”?王淑梅说起了一句顺口溜:“九道湾麻将桌,东西南北中。”只要仔细查看九道湾社区的平面图,就可以发现这个社区胡同的独特之处,横竖交叉的几条胡同把社区隔成了东西南北中5片区域,就像麻将桌一样。“胡同里弯道多,要是没有人带你,肯定得在里头迷路。”刚来九道湾的王淑梅确实在胡同里迷路了几回,不过,入户走访得多了,地形也就摸透了,民情日记上画出来的图便烙印在了心里。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