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榜样高凤林:航天火箭的"心外科医生"

高凤林是一名航天特种熔融焊接工,是首都航天机械公司高凤林班组组长。他是央视“大国工匠”节目播出的第一人。我国长三甲系列运载火箭、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的第一颗“心脏”,也就是氢氧发动机喷管,都在他手中诞生。37年来,他先后为90多发火箭焊接过“心脏”,占我国火箭发射总数近四成;先后攻克了航天焊接200多项难关。

大喷管在惊险中诞生

上世纪90年代,为长三甲系列运载火箭设计的新型大推力氢氧发动机,其大喷管的焊接一度成为研制瓶颈。火箭大喷管延伸段,由248根壁厚只有0.33毫米的细方管组成,全部焊缝长达900米,焊枪多停留0.1秒就有可能把管子烧穿或者焊漏。在首台大喷管的焊接中,高凤林连续昼夜奋战一个多月,凭借高超的技艺,攻克了烧穿和焊漏两大难关,成功焊接出第一台。这一新型大推力发动机的成功应用,使我国火箭的运载能力得到大幅提升。

此后,在为长三甲系列火箭焊接第二台氢氧发动机的关键时刻,公司唯一的一台真空退火炉发生炉丝熔断,研制工作一时陷入停滞。要想恢复设备运转,必须有人从窄小的炉口缩着肩膀钻进去,将炉丝重新焊接在一起。那时正值盛夏,炉内氧气本就稀薄,焊接时还要输送氩气进行焊接保护,情况十分凶险。

这个时候高凤林站了出来,他主动要求钻炉抢险。在漆黑的炉腔里,他打着手电忍着闷热和缺氧的窒息感焊接,每到呼吸困难,就扯扯脚上的安全绳,外面的同事把他拉出去换一次气。三进三出,前后近两个小时,成功地焊好炉丝,真空炉恢复了运转。高凤林由此被业内誉为“金手天焊”。

应对疑难杂症妙手回春

随着高凤林的远近闻名,国内外同行遇到棘手难题都来向他求助。一次,我国从俄罗斯引进的一种中远程客机发动机出现裂纹,很多权威专家都没有办法修好,俄罗斯派来的专家更是傲慢地断言,只有把发动机拆下来运回俄罗斯去修,或者请俄罗斯的专家来中国才能修好。高凤林被请到了机场,他通过翻译告诉俄方专家:“我10分钟之内就能把它焊好!”焊完后,俄方专家反反复复检查了好几遍,面带微笑对高凤林竖起了大拇指。

2007年9月,在长征五号研制的关键时刻,发动机内壁在试车时出现烧蚀。现场专家联系高凤林求援,高凤林带着助手赶到现场。操作台10米开外就是易燃易爆的大型液氢储罐;脚下是几十米深的山涧。故障点无法观测、操作空间异常狭小,仅能硬塞一只手臂进去;高凤林只能凭着多年的操作经验“盲焊”。最终,在夜晚来临前,他排除了故障,被发动机总设计师戏称“通过了国际级大考”。

真正的国际级大考发生在2006年。那年11月底,诺奖得主丁肇中教授的秘书多方辗转找到高凤林,由世界16个国家和地区参与的AMS-02暗物质与反物质探测器项目,在制造中遇到了一个大难题,希望高凤林前往解决。探测器用的是液流氦低温超导电磁装置,将搭乘美国最后一班航天飞机“奋进号”到国际空间站上执行探测任务。因为工程难度巨大,项目实施方案一直没能得到国际联盟总部的认可。在论证会上,高凤林的设计思路得到各方专家赞赏。会后,高凤林把思路完善成一个创新设计方案,并通过了国际联盟总部的评审,他也被委以美国宇航局特派专家的身份督导项目实施。

连续熬夜一月攻克难关

对于高凤林来说在非凡业绩的背后,是不为人知的非凡付出。“连续熬夜最长的一次将近一个月,每天到凌晨5点左右,为了国家863计划的一个项目。26个难关,需要一个个攻克”。高凤林说自己的老母亲98岁高龄都没有脱发,而自己已经鬓发稀疏了。因为这样的付出,他被同事称为不吃不喝的“骆驼”,是“和产品结婚的人”。为了攻克难关,他常常不顾环境危险,为此多次负伤,鼻子受伤缝针,头部受伤三次手术才把异物取出,而胳膊上黄豆大的铁屑由于贴近骨头至今无法取出。

因为要应对新技术新问题,高凤林要求自己“每天都要有进步”;徒弟们说,师傅不是在解决问题就是在为解决问题而读书。“不仅会干,还要能写出来指导别人干”。高凤林著有论文30多篇,每年授课120多课时以上,听众上千人次。

2011年,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以高凤林的名字,命名了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这也是首批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之一。 2015 年,高凤林劳模创新工作室挂牌。工作室现有成员19 人,平均年龄只有34岁,其中有5名全国技术能手、1名中央企业技术能手和1名航天技术能手;已成为重要的人才育成基地。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