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关申请书助力中国融入世界经济

2001年11月10日,在多哈举行的世贸组织第四次部长级会议上审议并批准了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消息传来,举国欢腾。这是改革开放过程中的一件大事,世贸组织前身为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作为中国“复关”谈判代表团成员、起草了“复关”申请书的王毅来说,深感努力没有白费,付出终有收获,现在回忆起30多年前的经历,仍觉得为国家做出了贡献,“很有价值”。

上世纪八十年代

两件大事促“复关”

1985年,王毅从中山大学毕业,他是改革开放后毕业的第一届国际法硕士研究生,分配到国家对外经济贸易部国际局,从事我国恢复关贸总协定(即日后的世界贸易组织)缔约国地位的工作。他说,自己的毕业论文是研究最惠国待遇的法律规则,因此很快熟悉了工作。

中国是关贸总协定23个创始缔约国之一。1948年中国就成为关贸总协定缔约方,由于历史原因,台湾当局擅自于1950年退出关贸总协定,由于受当时国内外政治、经济环境的制约,我国没有及时提出恢复关贸总协定缔约国地位的申请。改革开放后,我国经济与世界联系更加紧密,中国与关贸总协定缔约国的贸易额已占对外贸易总额的85%以上,恢复关贸总协定缔约国地位也提上日程。

早在1982年12月,外经贸部、外交部、国家经委、财政部、海关总署就曾联合向国务院提交了关于参加关贸总协定的请示报告,很快中央批准了这一重大行动计划,并确认了我国“复关”的重要原则。

王毅回忆,促使我国决定加快提出恢复关贸总协定缔约国地位申请的是当时国际上的两件大事。一件事是,根据中英两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第三条,香港特别行政区可以成为关贸总协定缔约方,但应由中国和英国双方共同保荐。在当时,英国是关贸总协定缔约方,而中国仅有观察员地位。因此,当香港成为单独缔约方时,曾出现英国作为缔约方而中国作为观察员,来保荐香港成为缔约方的局面。这对于中国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是极不相称的。

此外,关贸总协定第八回合多边贸易谈判将于1986年举行部长级大会,参加方多达100多个,谈判议题也是空前的广泛,根据规则,如果我国及时提出“复关”申请,作为有意愿成为缔约方的国家,按照惯例就有资格成为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的参加方,可以一边进行“复关”谈判,一边参加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把中方的利益体现在多边贸易谈判的成果中。如果中方未能在新一轮谈判之前提出“复关”申请,则失去了参加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的机会,只能在事后被动地接受别的国家制定的贸易规则和谈判结果。中国的“复关”谈判,开始走上快车道。

“复关”谈判,需要多个部门共同努力,王毅跟着相关领导先后参加了多次部际协调工作,王毅清楚地记得,1986年4月4日,国际局唐玉峰副局长让王毅随同他一起先后到外交部、海关总署会商启动恢复贸总协定缔约国地位问题。当时外交部方面参加会商的是国际司副司长李道豫等人。唐玉峰向他们说明了我国申请恢复关贸总协定缔约方地位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李道豫,这位后来担任驻美大使的外交家,当时风趣地说:“这可是件大事,搞不好可要准备挨板子哟。”唐玉峰也笑着回答,“要挨板子,咱们两家一块儿挨吧。” 这几个部门很快达成共识,工作进展也顺利。

1986年6月

“复关”申请书开始起草

提出“复关”申请,需要提交申请书,申请书是工作中的口头说法,正式名称是中国政府致相关国际组织的外交照会,是中国启动“复关”进程的第一份法律文件。王毅到现在都能清楚地记起,1986年6月中旬,他所在的国际局领导让他来起草“复关”的申请书,要求限期完成。刚参加工作一年的年轻人,要基本上独自完成这样的任务,压力可想而知,同时也很受鼓舞,“觉得能为国家起草这样的文件,很有意义”。

接到任务后,王毅全力以赴,那几天,天天在部里加班,翻出了很多外交照会,参考其格式,同时还要查阅权威部门日常工作对外的表态,认真研究其中体现的立场和方针,还要研究中央批准的关于“复关”谈判的几项原则,提炼精神。领导要求,申请书要体现出我方的原则立场,不能长篇大论,不能锋芒毕露,要柔中带刚,还不能授人以柄,“当时觉得要求挺高,字斟句酌,不容易”。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