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之都的不断超越

时间是常量,也是奋进者的变量。

从“把消费城市变成生产城市”,到建立“大而全”的经济体系;从启动绿色发展、低碳发展,到构建“高精尖”的经济结构。40年来,北京始终在追求从“0”到“1”的创新突破,始终在追求从“1.0”到“2.0”版本的动能提升。

放眼当今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为中国提供了发展“风口”,而北京正处在“风口”的焦点上。“剥掉‘白菜帮’,做好‘白菜心’”。习近平总书记两度视察北京并发表重要讲话,明确了北京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的定位,并为首都发展指明了方向。

北京的产业发展史,与中国改革开放的奋斗史嵌合交织;这里走过的每一步,都浓缩着一个国家追赶世界、引领时代的恢弘图景。

(一)

长安街最西端,高炉筒仓犹在,却早已不见钢花飞溅。

首钢建厂99年整。当这座北方最大的炼铁厂落户永定河畔时,没人会想到,火热的“钢铁森林”在经历了“最传奇”“最诗意”“最优雅”的三次转身后,竟然变成一个创新创意园区。

一座厂,一座城。

曾经的“首钢速度”承载了北京骄傲,曾经“从山到海的搬迁”展现了北京担当。今天,当老厂房成为动漫基地,旧车间变身金融大厦,冷却塔改造延展出冬奥会单板滑雪大跳台,北京新时代的荣光再一次焕发。

首钢的故事,何尝不是改革开放40年来北京产业结构深刻转型的缩影!何尝不是北京适应角色转换谋求更好发展的缩影!

几番耕耘、几番摸索,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北京始终在追求从“0”到“1”的创新突破,始终在追求从“1.0”到“2.0”版本的动能提升。

沧海桑田。时间是常量,也永远是奋进者的变量。

(二)

诗人把新中国的诞生,视为时间的开始。

我们犹能感受彼时的兴奋。新华社发表社论《把消费城市变成生产城市》,号召迅速发展和恢复生产。对于百废待兴的新中国而言,要摆脱贫弱落后,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大力发展工业。

北京工业化大幕,由此拉开。

到上世纪70年代末,首都城市骨架已由几大工业聚集区撑起。钢铁、化工、煤炭、机械、纺织……从螺丝钉到机床,北京的工厂可以一条龙包办。一座城市里,竟竖起1.4万根大烟囱。

一个个工业大院,记录着那段白手起家、筚路蓝缕的峥嵘岁月,也塑造了这座城市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气质品格。

“大而全”的工业体系,赋予了北京强健的体魄,但畸形的产业结构,也越来越束缚城市发展的活力。工业化、重型化大背景下,北京的商业短板、城市服务短板愈发明显,渐渐陷入产品生产跟不上消费需求的困境。

1979年春天,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临时搭建起的“T”型台上,新中国第一场时装秀精彩上演。法国设计师皮尔·卡丹和他的12名模特,带来全新的审美观念。再次下定决心推开窗户看世界的中国人,第一眼的感受是如此的五彩斑斓。

然而,暖意之后,人们很快感受到外面世界吹来的寒风。北京最大的毛纺织工业区陷入困境,最早的工业企业清河毛纺织厂出现亏损。

“北京汽车”曾是金字招牌,草绿色BJ212是县团级干部标准座驾,但直到90年代,北汽依然连一辆像样的小轿车都生产不出来。

时代在进步,老厂却式微,这是北京工业的一体两面。

管理者的认识渐渐清晰:产业要做,但不是做全、做重,而是要做精、做强。随着城市化发展,企业改制深入,现代产业竞争态势转变,产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

1983年,中央明确批复:今后北京不要再发展重工业,特别是不能再发展那些耗能多、用水多、运输量大、占地大、污染扰民的工业,而应首重发展高精尖的、技术密集型的工业。10年后国务院再次重申“北京不要再发展重工业”。

这是城市进入发展新阶段的历史必然,也是面向未来启动绿色发展、低碳发展的先声。

(三)

1978年的春天在许多人的记忆中印象是如此深刻。全国科学大会上,邓小平作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重要论断,指出四个现代化的关键是科学技术的现代化。由是,中国迎来“科学的春天”。

作为中国科教智力资源最为密集的地方,北京在这个春天里最先苏醒。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