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周年丨北京CBD之路

CBD,北京城的金名片。84平方公里的功能区内,坐落着上万家外资企业、94家跨国公司地区总部,这里是与纽约曼哈顿、巴黎拉德方斯、香港中环比肩的商务中心区,更是北京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

鲜为人知的是,40年前,这里还是厂房连片的大北窑工业区,曾有老居民回忆,当时没有一座楼超过10层,烟囱倒是有十几根。

从“铁十字”到“金十字”,从默默无闻的工业区到闻名世界的商务中心区,40年间,北京CBD从孕育、诞生到兴盛,踏石留印,谱写了一部对外开放的交响曲。

工业聚集区变身

“我8岁上大北窑逮蛐蛐,16岁初中毕业在大北窑上班,一上就是25年。”对于朝阳区朝外街道的居民马仲清来说,大北窑就是他的青春记忆。

大北窑,位于长安街东端,曾因烧窑而得名。新中国成立后大兴工业,这里的工厂便如雨后春笋,马仲清工作的北京综合仪器厂就是其一。“守着大北窑十字路口,就有北京金属结构厂、北京第一机床厂、北京汽车制造厂、北京综合仪器厂等十多个大中型国有企业。”在马仲清的记忆中,那时候,北京人脱口叫得出名字的工厂,几乎都在大北窑附近。白天,这里机器轰鸣、工人们进出忙碌,傍晚,穿着蓝色中山装、挎着公文包的骑车大军,从厂大门四散开去,红砖灰瓦的厂房又恢复寂静。

时光如梭,随着改革开放的大幕拉开,大型跨国公司、国际驻华机构和各类外商投资企业涌进国门,在1982年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里,北京作为“工业基地”的功能悄然消失。这个伟大祖国的首都,准备迎接巨大的经济转型。

当年,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柯焕章率队出国考察,他们发现,欧美经济蓬勃发展,英国、法国、日本等世界强国的首都早已建立了商务中心区,金融、保险、高新技术等产业云集,商务精英们喝一杯咖啡的工夫,就能创造好几万元的经济价值。

对于当时经济基础相对薄弱的北京来讲,CBD还只是海市蜃楼。然而无论如何,率先规划,为一种未来产业——“高端商务”腾出一片空间,成为决策者的共识。

1984年,一个集合办公、展示、休闲、娱乐等为一体的中国国际贸易中心蓝图绘出,决策者们将目光锁定在了大北窑。“大北窑是长安街东端的终点,是东郊进入城区的主要通道,南来北往、四通八达。过去是‘兵家必争之地’,将来这里也会是商家必争之地。”中国国际贸易中心有限公司负责人说。当时,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万里同志拍板确定了“中国国际贸易中心”这个名字和选址。

1984年11月,一纸合资建设与经营中国国际贸易中心的合同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签署。

之后的几年,大北窑北京金属结构厂和高压气瓶厂原址拆平,恢弘华丽的写字楼、酒店、公寓、展厅和商城陆续拔地而起。1990年,国贸一期对外运营,打开了我国对外经济的一扇窗。

那时候,谁也无法预测,一座大型的国际贸易中心将会在此诞生,成为日后北京CBD的地标。以国贸为基础,在之后的二十多年里,北京CBD不断发展、壮大、走向成熟。

超万家外企齐聚

1990年,中国国际贸易中心甫一崛起,嗅觉灵敏的全球500强领先企业就将眼光投到了这里。

美铝集团就是其中之一。这家总部在美国、具有百年创立史的企业是世界铝生产制造业的领头羊,敏锐地感受到中国这块巨大市场对先进铝业的旺盛需求。一来考察,时任美铝集团的负责人一眼就相中了国贸这块宝地,“当时,这里虽然只建起了一栋37层的国贸大楼,但外企争先落户、群英荟萃,无疑是全北京写字楼的首选。”

初步拓展中国市场,很多外资企业并不是一步到位,而是设立在华代表处,负责企业在华事务协调联络。1993年,租下国贸37楼的几间办公室,支起四五张办公桌,美铝集团中国代表处就挂牌成立了。由此,美铝也成为最早一批落户国贸的外资企业之一。

在之后的几年间,改革开放浪潮涌动,北京对外开放市场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活力,国贸“总部经济”发挥出虹吸效应,数百家外资企业意向入驻,一时间,37层的国贸大楼捉襟见肘,办公空间亟待拓展。

新世纪开元,中国加入世贸组织,CBD全面加快建设。在当年的第一届北京朝阳国际商务节上,CBD作为北京名片走上世界舞台。专家预言,北京CBD将为首都经济的发展起到助推器的作用,它所带来的并不仅仅是大量的就业机会和现代城市高速发展,而且还将把中国经济融入到全球经济的浪潮中。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