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榜样谢良志:要让老百姓用上高端药

谢良志,北京义翘神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总裁,2015年度北京榜样。回国创业16年来,谢良志和他的义翘神州“创新产生裂变”——用4年时间完成了国外同类公司二三十年的积累。每年新增重组蛋白种类800种至1000种,新增抗体1500余种,建立起全球规模最大的重组蛋白工具库。这些高端试剂销往全球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义翘神州为多个跨国制药企业在重组蛋白和单克隆抗体研发领域提供技术服务。

“3个7”工作法,为人做药

“义翘”是谢良志导师的名字,用导师的名字命名公司,可见他对谢良志影响之深。

“我的导师常说,‘我已经功成名就了,但我仍是这么工作的:一周工作7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谢良志说,导师教给他的“3个7”工作法,他一直坚持着。

创业十余年,谢良志每天都上紧了发条,上班12小时,回家还要再干三四个小时,“你真要做点事情,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是要用毕生的精力去做的。”谢良志说。

谢良志学化工出身,研究生时就已是能通过软件编程解决工程问题的稀缺复合型人才。立志做药,缘于一场化工系学者做的报告,讲的是通过生物制药治疗中风提高生存率的内容,谢良志被深深吸引,一个念头萌发,“我要做药,这是可以救命的啊!”

毕业后,谢良志果断选择制药领域,创办公司,他挑选了几百名应届毕业生,自行培养公司90%的人才,组建了一支过硬的队伍,着手研发治疗血友病的新药。之所以选择血友病,是因为谢良志想救人,“这个病死亡率和致残率都非常高,不治疗的话患者平均寿命不超过20岁,大多数重度患者终身残疾”。

但研制一种新药,要经历漫长的过程。有好心的朋友对他说“你真是个书呆子,这是死路一条!没人给你投钱的。还是做保健品吧!”谢良志不为所动,“我做药是为了人,不是为了利润”。

经过十几年的研发,谢良志开发的治疗甲型血友病的重组八因子蛋白新药生产工艺领先于世界水平,产能可以满足全世界的需求。产品上市后,有望彻底改变全球甲型血友病人过去60多年来临床用药紧缺的历史。

创新驱动,速度惊人

勤能补拙,但勤奋解决不了所有问题。创业之初,谢良志就发现,在国内做生物医药研究根本买不到研发工具试剂,实验材料蛋白十分缺乏,蛋白的售价相当于等量黄金价格的10万倍。比如靶点蛋白和抗体试剂,靠从国外进口要等两三个月,价格也是国外的两三倍。

买不到,就自己研发。2008年春天,谢良志创办“义翘神州”公司,开始进行重组蛋白和抗体工具试剂的研发。谢良志和团队先进行蛋白工具的研发,建立一个支持国家生物和新药创新的开放式支撑平台。先做国际顶尖的技术和产品,再做国际顶尖的制药企业。从打基础开始,建立从上游品种创新到下游产业化的全套技术体系。

这项基础工作,谢良志一干就是十几年。“要真正做大做强,我们在战略上一定要创新,只要创新才能适应行业的发展。同时,还要耐得住寂寞,踏踏实实,坚持下去。”

一步一个脚印。义翘神州搭建了包括基因、蛋白、抗体的全套产业技术体系,拥有国际领先的真核细胞快速瞬时表达技术,多个重组蛋白药物的生产工艺领先于国际水平;研制出了5000多种重组蛋白和1万多种高质量抗体工具试剂,建立起全球规模最大的重组蛋白工具库。这些高端试剂销往全球四十多个国家,和全球十强制药企业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为全球生命科学基础研究和新药研发提供重要支撑。

创新裂变,催生了惊人的速度。义翘神州的临床前抗体候选药物生产速度比国外快了一倍!谢良志强调说:“对于研发技术来说每天都要面对新的情况,你必须得创新,每天都在创新,才有可能站在创新的前沿。”这也是企业牢牢掌控发展主动权的关键。

不忘初心,要让老百姓用上高端药

目前,中国研制的生物制品进入国际市场已经具备坚实的基础。刚刚起步的小公司,远比谢良志当年幸运,因为,他们有“义翘神州”和“神州细胞”这两位强援。

谢良志愿意通过出让利润,对小公司施以援手,助其发展。“利润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让老百姓都能用上高端药,这才是我的初心”。谢良志说,只有将行业做大做强,自己的初心才能实现。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