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行政审批改革 优化营商环境——北京市建筑工程施工许可改革之路

建筑工程施工许可是本市工程建设管理的重要环节,在整个固定资产投资程序中发挥着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作为建设项目开工建设的标示性节点,施工许可在确保项目具备开工条件的基础上,为后续的质量安全监管及工程建设全生命周期管理提供基础依据及数据来源。同时,施工许可管理在房地产市场调控、宏观经济数据分析以及企业业绩评价指标中都起到重要作用。

自1998年实施《建筑法》以来,根据建设部令第71号《建筑工程施工许可管理办法》,从1999年12月1日起,本市开始实行施工许可管理制度。至今,本市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审批工作已有近20年的历史,从不断规范强化管理规范程序到利用信息化建设提高效率,从增加部门联动到精简要件并联管理,这20年来,改革的步伐从未停止,探索的脚步始终前行。

施工许可历史进程

(一)建立信息系统,推动审批提速。

八十年代的开工证审批需由经办人手写内容,从编码到数据整理及档案存放都极为不便。借助电子信息技术的发展,自2002年起,市住房城乡建设委着手建立施工许可信息系统,在数据管理工作中引入信息化手段,从开始的单机版录入信息,到后来的全市统一平台办理,随着电子政务技术的不断进步,施工许可信息化管理也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2006年,本市在全国率先实现了通过系统平台录入和申报施工许可,开启施工许可证审批信息化历程,提高了施工许可的工作效率和管理水平。2012年,本市启用施工许可变更系统,填补施工许可变更环节信息记录的空白,加强了对工程全过程的信息管理。自2013年1月1日起,本市在建设工程施工许可审批工作中启用《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附件》,详细记录工程项目的单体信息及变更情况。自2018年3月1日起,本市在全国率先推行施工许可证电子证照,标志着施工许可管理跨入一个新时代。

(二)逐步简化申报要件和办理程序,提高审批效率。

要让办事单位实实在在体会到行政审批改革的便利,简化申报要件和办理程序是关键环节。针对如何进一步提高施工许可审批效率及简化办理程序,市住房城乡建设委进行了深入研究,在2003年取消了公用配套设施在施工许可前盖章确认的环节,并初步建立了施工许可审批“一个窗口”办理的模式;2009年,施工许可审批作为固定资产投资改革工作之一,进驻北京市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行政审批大厅办理,同时将项目质量监督注册、施工安全监督备案、建筑节能审查备案、施工许可审批四个事项合并办理,避免办事单位多次申报;2011年,市住房城乡建设委施工许可、招投标等相关管理部门实现信息共享和联动,简化了施工许可办理程序,通过数据的流转减少了办事单位在两个部门之间来回跑路和传递信息的过程;2014年,市住房城乡建设委取消了将园林相关许可及掘路和占道相关许可文件作为施工许可前置条件;2016年,市住房城乡建设委将年度投资计划与施工许可并行办理,最大限度对审批要件进行精简,提高审批效率。

(三)发挥属地优势,推进审批权限下放。

为了更好地发挥属地管理优势,市住房城乡建设委积极推进行政审批权限下放,于2005年在朝阳区开展试点工作,辖区内建设项目可在区级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申办施工许可证。随着改革的深入推进,自2012年起,保障性住房项目施工许可审批全部下放至区级办理。

随着近年“放管服”工作的开展,按照能放尽放原则,2018年起,市级只审批跨区域的市政工程、轨道交通工程及单体规模10万平方米以上的市级重点工程,中央在京单位项目按照便利和自愿的原则自主选择办理部门,其他项目全部由属地区级办理施工许可手续并进行质量安全监管。目前,区级办理的项目已占全市项目的90%以上。

(四)创新多元化监管模式,探索施工许可管理新思路、新方法。

2013年,为推进固定资产投资,促进项目尽快落地开工,市住房城乡建设委创新性地提出“分段审批”的管理模式,大型建设项目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可打破原有的单位工程为办理施工许可的最小单元,充分考虑工程项目实际情况,将工程项目按“底板及以下、底板以上至±0、±0以上”等部位分段核发施工许可。这一举措对超大型工程缩短建设周期,降低资金成本起到积极作用。

2015年10月,市住房城乡建设委与规划部门联合,开始在部分项目中试行“施工登记意见书(函)”,大兴新机场主航站楼等多项市重点工程在这一新措施的推动下提前实现了开工建设,这一经验经上报国务院批准后,成为本市“一会三函”审批举措的组成部分,并为2018年逐步实行的营商环境改革工作提供了数据支持与经验借鉴。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