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市场再起风云 嘀嗒和滴滴谁在说谎?

  嘀嗒拼车称其平台司机被滴滴出行要求“二选一”,滴滴发文否认

  出租车市场再起风云,嘀嗒和滴滴,谁在说谎?

  “我现在开车的时候用3部手机,哪个平台有活儿我就拉哪个。”服务于北京某出租车公司的小曹之前开车时只用一部手机就够了,因为那时只有滴滴出行提供线上电召出租车业务。但自从10月下旬嘀嗒拼车的出租车业务在北京地区上线之后,他必须使用两部手机。11月16日,首汽约车在北京也开始了出租车业务,小曹在左右两边各用一个夹子夹住一部手机之外,在方向盘正下方的仪表盘上又加上了第三部手机。

  “谁有单就接呗,我不可能使用一部手机同时开3个账号,这样在后台的两个平台就听不到单了。”小曹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与他同样做法的同行并不少。

  但是,根据嘀嗒拼车的说法,北京小曹这样的做法在深圳则遇到了阻挠。12月10日,嘀嗒拼车在微信公众号上发文称:“12月7日下午5点左右,在深圳的6位已安装滴滴出行的出租车司机在安装嘀嗒拼车司机端后,接到了滴滴出行的官方客服电话,被要求‘二选一’,装了嘀嗒拼车的司机会被滴滴出行做封号处理。”嘀嗒拼车表示对滴滴的做法感到“十分震惊”,并希望“滴滴作为行业的领导者,能真正做到包容与开放”。

  滴滴出行于次日回文称,“滴滴彻查了所有可能的渠道,均未发现有任何滴滴员工有过文中描述的行为。”滴滴表示,“从技术原理和权限管理上看,也无法出现文中所谓的‘刚刚安装完APP没几分钟,都还没离开,就接到了滴滴客服人员电话’的情况。”滴滴在文中直指嘀嗒拼车“碰瓷儿”。

p73-嘀嗒拼车在微信公众号发文称该平台司机被滴滴出行要求“二选一”,滴滴于次日发文回应,未发现有此行为。

  嘀嗒拼车在微信公众号发文称该平台司机被滴滴出行要求“二选一”,滴滴于次日发文回应,未发现有此行为。

  同日,嘀嗒拼车发表第二篇声明,称其于12月10日的说法是“基于事实的说明”,至于滴滴是如何做到文中行为,“我们不进行推测”。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随即联系事件双方企业希望作进一步了解,二者均表示不再进行更多的说明,一切以公司公开声明为准。滴滴与嘀嗒对此事的各执一词,卷起了出租车市场新一轮风云。

  后台监控技术上是否成立?

  专业人士称有可能

  “理论上这种技术是存在的。”不止一位软件业从业者向记者透露,用户在下载手机应用之前应用会提示用户该应用将收集哪些个人数据,大多数用户会接受这一条款以确保自己能正常使用该应用。

  “该应用有可能会监测到它经常调用的用户数据还被其他软件调用了,如果调用的数据十分类似,后台会怀疑用户安装了同样类别的其他应用。”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大体量的互联网公司拥有这种技术并不难,严格意义上讲这并不是一种‘技术’,而是一种‘渠道’罢了。只要后门打开,就能看见。”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4月,美团打车业务进入南京市场时,有媒体报道称,滴滴与美团在南京竞争时曾使用线下“钓鱼执法”。一位同时使用两个平台的南京司机称他的一位朋友“在美团上接了一单,‘乘客’找话题闲聊,发现该司机同时使用美团和滴滴,第二天该司机就被滴滴下线了”。

  针对此说法,滴滴出行一位内部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称,滴滴对此报道的真实性不予置评,但即便真的有司机被滴滴下线,肯定也不是因为他使用了其他平台,而是别的原因。

  上海汪先生所在的租赁公司曾将旗下车辆挂靠在滴滴出行,以“滴滴快车”的身份对外运营。汪先生告诉记者,滴滴的确有“线下随访人员”,对滴滴司机的服务态度和职业精神进行体验,以火车站和飞机场最为密集。

  汪先生表示,滴滴与有合作关系的租赁公司签署的合约中的确有“排他协议”,即只与滴滴出行达成合作关系,不可再与竞品进行合作。北京一家汽车租赁公司负责人周先生对记者透露了相似的情况。

  “滴滴对出租车司机应该不会使用软件级别的监控手段,但强烈的‘排他原则’很符合滴滴一贯的做事风格。”汪先生告诉记者。

  在汪先生看来,“嘀嗒相比于滴滴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体量,此次向滴滴出行‘公开发难’,让刚上线不久的出租车业务收获了一些关注。”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