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并购爆雷被诉 暴风集团雪上加霜

  谁来为三年前一笔失败的跨境并购买单?光大证券、招商银行和暴风集团纷纷卷入了诉讼“连环套”。

  6月1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称,招商银行对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光大资本对其赔偿诉讼金额约为人民币34.89 亿元。此前5月份,光大证券旗下的光大浸辉、上海浸鑫也对暴风集团及公司CEO冯鑫提起了“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要求赔偿金额7.5亿元。

  三大企业卷入两起诉讼的起因要追溯到2016年,彼时以暴风集团与光大证券牵头的财团以52亿元完成对国际体育版权代理巨头MPS 65%股权的收购。然而收购完成两年半之后,2018年10月MPS宣布破产。

  这意味着52亿元的投资打水漂,其所引发的连锁反应却仍在持续。

  诉讼“连环套”

  涉事三家公司的多份公告还原了事件的来龙去脉。2016年,光大证券旗下子公司光大浸辉联合了暴风集团等设立了浸鑫基金,以产业并购基金的方式,出资52亿元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 65%的股权。

  浸鑫基金的出资方依次分为优先级、中间级和劣后级,分别出资32亿元、10亿元、10亿元。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基金的股权名单包括14家企业,认缴出资额共52.03亿元,其中出资最多的是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其投入了28亿元,背后的控股股东则是招商银行。

  另外,暴风科技(“暴风集团”曾用名)、暴风投资合计认缴出资额为2.01亿元,光大资本、光大浸辉合计认缴出资额为6100万元。

  按照原计划,收购完成后,由暴风投资、光大资本同时对MPS进行培育,当条件成熟时,暴风集团及其指定关联方有权优先对MPS进行收购,收购期限为18个月内。

  这个资本团之所以能顺利组建起来,还在于《差额补足函》这份协议。协议指明,在浸鑫基金中,优先级合伙人不能实现退出时,由光大资本承担相应的差额补足义务。

  也就是,如果事情顺利发展,MPS被注入暴风集团,由光大资本牵头的浸鑫基金如愿实现投资退出;否则,光大资本会为优先级合伙人兜底,补足差额,而暴风集团也会为光大资本的投资做担保。

  然而,短短两年多,MPS经营却陷入困境,走向破产。而暴风集团最终没有对其进行收购,由此产生了前文所述的两起诉讼,涉及赔偿金额总和42.39亿元。

  MPS为何爆雷

  MPS本是英国一家体育版权代理巨头,手头上拥有包括FIFA世界杯、欧洲足球锦标赛、意甲、英超、西甲、法甲等多个优质体育赛事版权资源。为何在浸鑫基金收购完成后短短三年内宣布破产?

  国信证券(香港)高级副总裁何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海外企业大多是完全市场化经营,在出现局部或全球经济波动时,龙头企业、大型企业在较短时间内业绩迅速恶化以至于破产倒闭,也是时有发生且较为正常的事件。

  2015年前后,中国资本巨头开始热衷于海外收购,当体育概念的风潮席卷而来,不少企业砸下重金收购了海外的诸多体育赛事版权。彼时,刚上市的暴风集团是资本的宠儿,市值飙升到近400亿元。

  2016年,冯鑫给暴风集团定下了新的战略目标:围绕TV+VR,构建体育和影业两大内容板块。海外并购体育版权看似为一条捷径。

  而光大证券也处于特殊的改革期。2014年,光大证券刚刚遭遇前一年的“816”内幕交易事件重创,损失过亿的同时,相关负责人被证监会罚款5亿元。薛峰接任总裁一职,开始全面重整各项业务,其中一个方向便是布局和开拓国际市场。

  双方一拍即合。MPS这笔收购之外,2016年中企海外并购额超万亿,其中银行贷款等成资金主要来源。过热的海外并购也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为了防范投资风险,2016年底,海外并购开始收紧。

  暴风集团在公告中指出,浸鑫基金完成初步交割后,国家政策和监管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对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进行严格限制。

  事实上,MPS自身也隐藏着较大的经营不确定性,浸鑫基金收购之时,MPS的诸多体育版权大多在1?2年内即将到期。

  更关键的是,浸鑫基金并没有对MPS的原核心团队作出业绩承诺要求以及签署竞业协议。收购完成之后,MPS的三位创始人开始陆续减持,并另起炉灶建立新的体育版权公司。

  种种不确定因素的叠加,影响到了MPS对于赛事版权的争夺。2017年10月,MPS失掉意甲国际版权的竞标,之后又被BeIN体育把法甲版权夺走,此后MPS节节败退。去年10月,针对法国网球联合起诉MPS拖欠版权款的诉讼,英国高等法院宣判,MPS正式破产清算。

  余震持续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