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狗三方共赢的圆梦计划变三输:对碰瓷者来1次打1次

  原标题:商家:歌曲被酷狗下架 酷狗:碰瓷者来一次打一次

  本是平台、主播和音乐人工作室(俗称音乐商家)三方共赢的圆梦计划,最后却变成“三输”的窘境。

  在酷狗与音乐商家的纠纷事件发酵一个多星期后,有参与维权事件的商家都对记者表示,在没有接到酷狗通知的情况下,之前所有上架的只结了70%回款的歌曲已全部被下架。

  酷狗音乐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复称:“这些不法商家不愿意提供相关资质证明,又担心经济损失,于是通过媒体手段诱导舆论,妄图给酷狗施压。对梦想‘碰瓷’者,我们绝不纵容,来一次打一次!”

  由此来看,酷狗措辞强硬,商家也毫不示弱。在商家看来,歌曲下架是出于来自平台“枪打出头鸟”的威慑,而在平台看来,是“不法商家”企图利用舆论施压。

  据了解,当初,双方也曾热恋,酷狗圆梦计划的初心是在制作人和主播间搭建一个平台,让更多好的原创音乐能够被发掘,并且得到真金白银的回报,同时也让心怀音乐梦想的主播能够拥有自己的歌,然而,一年时间内,这场“热恋”却演变成了一场“罗生门”。

  商家:别一棒子打死所有商家

  “我们出头的几家被搞了。”在酷狗与音乐商家的纠纷事件一个星期之后的6月2日晚上,有参与维权事件的商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没有接到酷狗通知的情况下,之前所有上架的那些只结了70%回款的歌曲已全部被下架。

  据记者了解,截至发稿,这些下架的歌曲仍然没有上线。事情要追溯到今年5月。5月27日,一张部分音乐商家在酷狗音乐广州总部维权的照片在微博上流传,在照片中,这部分音乐商家喊出“酷狗‘圆梦计划’致数百音乐人损失过亿”等诉求。

  2018年,酷狗直播打出“圆梦计划”,以酷狗5sing商城为平台,酷狗音乐的主播可以通过商城选择不同价位的歌曲,向粉丝发起众筹,完成众筹目标后,主播可以录制成歌曲上线。酷狗直播邀请音乐人工作室入驻酷狗音乐商城为主播制作歌曲,歌曲约3万元一首,包括词曲版权转让、编曲、录音、分轨混音、母带的全套制作流程。

  听起来像是音乐网购,主播下单,商家也就是制作人接单备货,但是由于商品是音乐作品,后续发展让外界始料不及。

  5月底,这场音乐人向酷狗发起的维权开始发酵。有维权商家称,37家音乐制作公司销售了3000多首歌,其中十几家未结算的款项就达到3000万元,“粗略估计,活动未结款应该上亿元,都是制作公司垫的钱。”

  此后,双方各执一词。在商家看来,歌曲下架是出于来自平台的威慑;而在平台看来,“不法商家”正企图利用舆论向酷狗施压。

  酷狗音乐对记者回复称,经过内部核查发现,操纵网络话题的几个音乐制作商,大都存在歌曲质量不达标、返点牟利等行为。酷狗已提供判断为不达标歌曲的demo,邀请音乐行业专业人士一起审核。

  在这场纠纷中,酷狗还宣布将拿起司法武器,对“不法商家”开启司法程序。酷狗方面告诉记者,2018年底,酷狗开始收到主播跟公会举报,发现有返点现象存在,并且开始发现大批歌曲质量不达标。

  “我现在不明白,平台把我给主播写的歌全部下架是出于震慑,还是说优先来审核这批歌,如果是后者,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有维权商家如是对记者表示。

  本来是平台、主播和音乐人三方共赢的扶持计划,却引起纠纷,导致夹在当中的主播十分尴尬。“作为主播,也很委屈。实际情况就好像是在网购,买家付了钱,卖家也发了货,但货被电商平台扣住了,说你不能发给买家。”一名主播表示。

  “其实我们的诉求很简单,就是按照之前的正常流程走就行。”一位不愿具名的商家对记者称,所谓的返利只是个别商家的行为,平台可以调查后查处,但别一棒子打死所有商家。“只要给我们一个公开公正的方式,我们都可以接受,并且尽力配合。”有维权商家表示,也将考虑采取司法手段维权。

  灰色产业动了谁的奶酪?

  在这场争吵背后,一条灰色产业链也浮出水面。按照“圆梦计划”,平台以每首歌3万~5万元的版权费向制作方购买成品。而为了顺利拿到这些钱,一些制作方与主播或者工会私下交易,表面是主播挑选到心仪的曲目,实则商议好了批量购买质量差的小样,再低成本制作,获得酷狗平台的版权购买金额后,再分成。

  因为歌曲质量不达标,被蒙在鼓里的主播也曾表达过不满。微博名“萌萌musical”的主播发布了一篇题为《致所谓的音乐商家:主播出歌就该被歧视吗?》的长文,称其就是遭受音乐商家伤害的主播之一,投诉有商家以次充好,作品滥竽充数,不值的投入。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