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平台只与第三方签协议 谁为“零工”骑手埋单?

  上午10点刚过,在上海打工的安徽小伙子苏强(化名)就紧盯自己的手机。很快,一声“快来抢单”的语音提醒,让他进入兴奋状态。

  作为上海成千上万名骑手中的一员,苏强已经习惯了这种“用手机找工作,用手机工作”的方式。他告诉记者,自己今年春节刚入行,但当骑手比过去在饭馆里帮工要强很多,“一方面,收入足以养活自己;另一方面,这份工作自由灵活,想干就干,不想干就歇着”。

  事实上,在共享经济时代,苏强这种利用闲散时间打零工的想法代表了不少青年的心声。尤其在快递和外卖配送行业,“零工”骑手成为越来越普遍的存在。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戈艳霞解释,在“零工经济”中,有很多打工者都是非合同制的独立员工,他们可能全职、可能兼职。内涵上,“零工经济”是共享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零工”骑手则是这一崭新经济形态中涌现出的从业人员。

  虽然名义上是“零工”,但苏强的日常工作比全职还要忙碌。他告诉记者,自己日均工作12小时,每天晚上将近10点才下班,一个月只休息一到两天,而这样做是希望自己的收入更加可观。

  这样的愿望基于互联网和移动技术的快速匹配,仅靠一部手机,供需双方就能连接起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入行的门槛,让越来越多的人以全职的方式参与“零工经济”。

  根据今年2月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9)》,2018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为29420亿元,比上年增长41.6%;平台员工数为598万,比上年增长7.5%。共享经济推动服务业结构优化、快速增长和消费方式转型的新动能作用日益凸显。报告还预测,未来3年,我国共享经济仍将保持年均30%以上的增长速度,在稳就业和促消费方面的潜力将得到进一步释放。

  然而,“零工经济”也并非毫无弊端。此前就有专家指出,“打零工”在打破雇主(需求方)与劳动者(供给方)的传统用工关系的同时,也对已有的劳动、用工、就业、培训、社保等政策和体制机制,以及与之相适应的服务体系提出了巨大挑战。

  像苏强这样的“零工”骑手就有着真切感受,比如,缺少安全感、归属感。

  “零工”身份上岗,缺乏社保福利

  是什么让这些骑手如此担心?业内人士将原因指向劳保权益的缺失。

  记者了解到,仅有顺丰、德邦等直营快递公司员工拥有齐全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及住房公积金保障;在一些加盟快递公司里,有的员工拥有“五险”,无“一金”;以零工形式上岗的员工则多数每天自购3元工伤保险,没有其他保障,甚至没有签订一份正式的劳动合同。

  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国家邮政局机关党委联合公布的《促进快递配送从业青年的职业发展和社会融入》调研报告显示,快递员劳动合同的总体签约率仅为78.7%。加盟制运营模式下,网点作为承包方要自负盈亏,为了节约成本和规避风险,大多不与快递员签订劳动合同,便于随时解聘;外卖平台也只与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达成劳务派遣输出协议。

  这种临时性的灵活用工替代了传统的雇佣模式,让骑手能以相对自由的方式工作生活。但同时,他们又很难获得相应保障,在人身安全、工资福利等方面留下隐患。因此,不少骑手没有正式工资和社保,只能干一单拿一单的提成。如果在配送途中发生意外,也只能自己承担后果。

  专家建议通过缴纳社保的方式筑起安全防线,但一些企业有不同的考量。上海易递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运营总监张炜剑告诉记者,如果缴纳五险一金的话,企业每个月在一名员工身上,就要多支出1600~2000元。可现在,各大平台之间的竞争越发激烈,网点盈利有限,为了不倒闭、求生存,商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只能是降低用人成本。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大多骑手对五险一金之类的社保福利并不了解。采访中,有骑手认为有工伤保险就不需要再参加医疗保险,也有人认为自己在农村参加的“新农合”可以在发生交通意外时报销医疗费用,可实际上并非如此。

  一些骑手对社保福利的不了解,让商家“钻了空子”。有的加盟站点会利用求职者不了解社保知识的盲点,在雇佣关系上占据主动权。

  22岁的骑手黎小宇(化名)告诉记者,自己签订的劳务合同中,并没有涉及五险一金的相关内容。合同是一式一份,由站长保存。他自己只是交了1000元中介费,带着身份证,填了一张表,和站长简单聊了几句,就成了广州市越秀区一家外卖站点的骑手。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