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的春天里 互联网回收企业艰难求生

  在小区内摆放了3年后,杭州朗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朗盾科技”)那台落满灰尘的智能垃圾分类回收箱被拔掉电源,搬上了一辆货车。

  它的下一站是废品回收站。它成了垃圾的一部分。

  这是杭州市第一台智能垃圾回收设备,居民投入垃圾后,可以按不同的垃圾类型积分。它的设计和投放初衷是提升生活垃圾回收率——依据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的数据,生活垃圾中约有26%的可回收垃圾,再利用后可以转变为资源。

  其他城市尚属新鲜的“互联网+回收”,在杭州已存在多年,小区内的智能垃圾回收箱随处可见,APP预约回收、上门回收屡见不鲜。在许多互联网回收企业看来,自己正在发动一场再生资源回收业的变革:用现代化的货车清运取代上门收废品的小三轮,用高科技的机器回收取代零星分散的废品收购站。

  但如果把垃圾的回收、细分类、再利用过程比作人体的消化系统,那么从小区里直接回收垃圾的环节是“嘴”,将垃圾集中到一起细分类的环节是“胃”,废利企业对垃圾的再利用就是负责吸收的肠道。

  多家回收企业的经历证明,从小区直接回收垃圾这个“嘴”的环节利润微薄,回收产业链若止步于此,动用再多的高科技手段也于事无补。

  生得风光

  朗盾科技创始人吴冰心至今记得智能垃圾回收箱最风光的时刻。

  那是2014年3月,杭州某老旧小区的院子里搭起一个红色的临时舞台,台下挤满了头发灰白的中老年人,台上是区城管部门的领导、街道领导。一名在当地颇有名气的电台主播担任了活动主持,本地电视台、报纸还派出了记者。

  那天,吴冰心站在台上宣布,朗盾科技的3台智能垃圾回收箱会入驻小区,居民们只要按照操作流程投入纸、塑料、玻璃、金属等废品,就能获得相应积分:一个灯泡1分,一个玻璃酒瓶5分,一台洗衣机最高可积1.6万分,每1000分可折抵3元,在小区内的超市刷卡消费。

  更有诱惑力的是,累积的积分还能评奖:每个季度的前三名可以获得一部苹果5s手机,每个年度的第一名可以获得比亚迪电动汽车5年的使用权。

  彼时,杭州唯一的垃圾填埋场——天子岭填埋场的垃圾处理量已趋近饱和,其日均填埋生活垃圾4500余吨,远超每天2671吨的设计处理能力。早在2010年3月,杭州便推出生活垃圾源头分类处理体系,在一些试点小区放置了分类垃圾桶,推行垃圾减量。

  与上海现行的垃圾四分法很像,蓝、红、绿、黄四色垃圾桶,分别对应可回收、有毒有害、餐厨和其它垃圾。就连普及垃圾分类的公益广告,都被安排在电视台的黄金时段播放。

  不过吴冰心发现,许多小区用于可回收物的蓝色垃圾桶从未发挥过应有作用。最值钱的纸板、废旧家电等会被居民卖给废品回收站,其它的可回收物则与破掉的餐厨垃圾袋、污水、乱七八糟的东西混在一起,即便能捡出几个塑料瓶,也沾着馊掉的餐巾纸和菜叶。

  “一旦在投放中被污染,再利用时就要清理,成本过高。”吴冰心说,遇到这种情况,垃圾中的可回收物也会被放弃,只能和其它垃圾一起送去焚烧或者填埋。

  从被浪费的可回收垃圾里,吴冰心看到了商机,注册成立了朗盾科技。她想到的解决方案是启动激励措施,希望居民在积分和大奖的鼓励下,把所有可回收物分门别类投进回收箱。

  激励措施很快见效。从启动仪式当天开始,附近小区的居民就带着塑料瓶、玻璃瓶、旧手机来投放了,有些人还特意从亲友家中搜刮来了废旧物品。据媒体当时的报道,有的居民自觉在家中进行垃圾分类,墙上挂着4个分门别类的塑料袋;有的居民每天将饮料瓶冲洗干净积攒起来;还有人从回收箱里掏出废物,撕掉别人的条码,贴上自己的,以赚取积分。为此,吴冰心重新设计了回收箱的箱体——增加高度,缩小入口,让人伸不进手臂、掏不出东西。

  那时,朗盾科技是杭州唯一提供智能回收设备的公司,从市政府获得了200万元创业引导基金。朗盾科技所在的城区也很支持,表示各街道、小区内的设备数量可以增至100台。

  回收企业纷纷入场

  借着杭州垃圾减量的契机,朗盾科技之后,一批“互联网+回收”企业源源不断地诞生,将智能回收箱、回收预约APP等铺设到了杭州的各个角落。比如曾经从事环保袋生产、销售的陈斌注册成立了杭州村口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村口环保”),开发智能回收设备;做过再生纸制造的王爱华注册了杭州舞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舞环科技”),打算将杭州市零散的小型废品回收站联合起来,进行规模化经营。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