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税”卡住在线医疗平台 春雨医生等App停更

  原标题:“苹果税”卡住在线医疗平台

  7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从春雨医生、丁香医生和好大夫在线等在线医疗平台处得到确认,由于没有在苹果商店中使用IAP(In App Purchase应用内购买)服务并缴纳30%服务费(“苹果税”),多家医疗平台的iOS版App已经停更。近两年,由于大比例服务费的收取,苹果在全球范围内遭到“讨伐”,包括开发者和消费者在内,都表达了对苹果的不满。

  春雨医生等App停更

  据不完全统计,此次受波及企业包括微医、春雨医生、丁香医生、好大夫在线、南风医生等,甚至北京儿童医院的App也同样面临停更问题。随着苹果公司持续扩大审查范围,这一名单范围还在不断扩大,直至覆盖全部提供在线问诊服务的App。

  今年在进行新版本更新时,以上医疗平台屡次被苹果公司以“要求使用IAP服务”为由拒绝。

  据悉,此前苹果更新了《App审核指南》,规定了应用内所有订阅、游戏币、付费内容、解锁等产生的支付,必须通过IAP完成,即苹果平台要收取30%的服务费。

  “对这样一个高便利性、在救急救穷等方面起到巨大作用,但定价体系参照医院门诊挂号价格体系的服务,苹果抽取30%的服务费,无异于釜底抽薪。”春雨医生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好大夫在线相关负责人则表示,苹果公司要求开发者在App提供订阅、游戏内货币或解锁完整版等服务,必须缴纳30%的“苹果税”,而在线问诊服务并不属于以上情况。在线问诊是医生根据每个患者的个体化病情提供的一种严肃的、一对一的医疗服务,同一患者每次服务都会不同,医生的每次回复都是一次劳动付出,并非像线上课程一样的可复制型产品。

  丁香医生相关负责人也强调,图文问诊中使用的支付模式,有别于单纯的应用内购买服务,患者的每一次问诊都是一对一的个性化咨询,属于不同医生的不同次线上医疗服务。此外,又由于医生可以在线开具电子处方便于用户在线购买药物,线下送达,此服务方式更类似于Uber、饿了么等提供的实体服务。

  北京商报记者就此联系到苹果中国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对方未做出回复。

  不过,苹果给出的官方解释是,用户使用在线问诊的过程中,享受了移动互联网的便利性,因此必须为此向苹果公司付费,无论用户使用的是公立医院的在线问诊,还是医生通过互联网平台提供的服务。针对医疗领域强制接入苹果内购,收取30%的分成,是一项全球策略,并非针对中国用户。

  屡遭诉讼

  苹果抽取的30%的服务费被业内称为“苹果税”。作为常规服务收入的一部分,苹果向通过iOS应用商店购买软件的用户收取每月15%-30%的订阅费。

  在全球范围,苹果的这项费用已经遭到了开发者和消费者的多次“围攻”。近日,美国一些iOS开发者针对苹果发起集体诉讼,认为苹果100%掌控了整个iOS的应用市场,且禁止iPhone、iPad用户从第三方下载软件,利用垄断地位向开发者征收有“苹果税”之称的佣金。

  5月13日,苹果在美国最高法院的一项App Store诉讼中败诉,iPhone用户因此获得了就垄断问题继续向苹果提起诉讼的权利,苹果股价曾因此判决一度重挫5.3%。

  而在更早的3月,Spotify向欧盟委员会投诉苹果垄断市场打压对手,其App Store的控制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并称后者不公平地限制了其音乐流媒体服务的竞争对手。

  在中国市场,2017年4月,因为拒绝使用苹果的应用内收费IAP,微信针对iOS版本下架了微信公众号内用户对作者的打赏功能;2018年,苹果与微信和解,微信打赏功能回归,但此后微信打赏改为直接支付给作者,苹果也不再收取30%的抽成。

  目前看来,苹果并没有让步的迹象,各家受影响的公司想出了不同的应对方法。好大夫在线希望能够参照微信的做法,将患者咨询的所有费用全额支付给医生,好大夫在线完全不从中分成。但苹果公司表示,即便医疗平台放弃分成,缴纳给苹果的30%服务费也是必须支付的。

  丁香医生的态度则比较强硬:“苹果公司的这种做法侵犯了平台医生的合法权益,下一步可能会考虑起诉苹果公司。”

  规矩还是利益

  遭到口诛笔伐的“苹果税”,被认为是苹果的垄断策略。北京潮阳律师事务所律师胡钢认为,苹果建立了一套自己封闭的商业和生态体系,毫无疑问处于垄断地位,其他经营者参与到这个体系中只能按照苹果的“规矩”交易。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