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炒鞋圈:鞋贩伪造十亿存款半年圈钱六百万

  原标题:疯狂炒鞋圈:鞋贩伪造十亿存款半年圈钱六百万

  存款十亿,兰博基尼、劳斯莱斯各种豪车轮换开,银行交易流水每天都在上百万,酒吧里用四瓶价值8800元的香槟洗手。在炒鞋者秦岳(化名)眼里,号称“殷十亿”的鞋商殷浩(化名),是一个不差钱的富二代。

  2019年三四月份,出于对殷浩的信任,秦岳向殷浩支付一百多万元,用于订购“期鞋”。殷浩承诺,他有海外进货渠道,收到货款后,三个月可以交货,否则将按照鞋款时价的九折给予赔付。

  炒鞋,指的是购鞋者通过转卖球鞋赚取差价。秦岳本以为,他能通过“富商”殷浩拿到充足的货源,并从中赚取丰厚的利润,但他没想到,“殷十亿”这个名号,只不过是殷浩自我包装的假象,殷浩根本没有稳定的供货渠道,也没有能力赔付违约款。

  几个月后,秦岳付给殷浩的订鞋款,血本无归,连同他在内还有三十余名受害者,涉案资金六百多万元。这笔钱,“殷十亿”早已无力归还。今年八月份,多名受害者报案后,殷浩因涉嫌诈骗罪,被江苏丹徒警方刑拘。

  近年来,炒鞋风潮盛行,以炒鞋为名的骗局也愈演愈烈。此案案发后,秦岳才发现,炒鞋是一条不归路,“可怕的不是下一秒会不会变成被割的‘韭菜’,而是在鱼龙混杂的炒鞋圈里,自己会不会沦为诈骗案的受害者。”

  炒鞋圈的鞋商“殷十亿”

  2019年,炒鞋在国内盛行时,“殷十亿”在圈内已经小有名气。

  这个外号,来源于他的朋友圈。他曾在朋友圈内晒出十亿存款照片,以及银行手机客户端里,每天流水上百万的视频。

  2018年末,27岁的秦岳加入炒鞋圈。今年三四月份,秦岳在一家买卖闲置物品的平台上出售限量版球鞋时,认识了殷浩。在他眼里,殷浩所做的事“很疯狂”,常常成为圈内的新闻。一家球鞋买卖平台,挂出售价99999元的限量版球鞋,殷浩一次性拍下十双,支付近百万元;在几十人的客户微信群里,殷浩连续发两万元的红包;发布球鞋清单时,殷浩会随机抽取点赞的人,并发两千元红包。

  诸如此类的行为,让秦岳和其他炒鞋客户相信,殷浩资本雄厚,是个不差钱的富二代。

  基于对“殷十亿”的信任,今年三四月份,秦岳一次性向殷浩支付了一百多万元的订货款,用于购买“期鞋”。双方约定,殷浩需要在收款三个月后发货,否则将按照鞋款时价的九折给予赔付。

  炒鞋,是当下最新的财富神话。一名二十岁的大学生,靠炒鞋月入四万元,赚足了学费、生活费,实现经济独立;一位年轻小伙,将父母给的一百万元买房首付款,全部投入炒鞋,经过一年不断倒腾鞋之后,一百万变成了五百万元。这些都市神话,不断引诱着人们关注这个现象,并投入其中。

  秦岳提到,目前,炒鞋有两种方式。一是购买现货,囤积到市场价格上涨时再卖出;二是炒“期鞋”,在卖家表示有货源的情况下,买家提前付全款购鞋,过一定期限后交货。在此期间,若鞋价上涨,买家就可从中获利。

  通常情况下,“期鞋”由卖家从国外进货,运输到国内有十天到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差。殷浩提出的期限是三个月,时间之长曾让秦岳怀疑殷浩的供货能力,但他并不担心,因为他相信殷浩资金充实。即便殷浩没有发货,只要能赔付违约款,自己也能从中赚取差价。在秦岳看来,炒鞋说白了就是一种投资,“有几个人是真的要这个鞋。只要他(殷浩)有钱,我就不怕。”

  在此期间,秦岳曾见过殷浩两次,对方开着豪车,穿着价值十多万的鞋子,戴着三四十万元的手表。殷浩曾带他出入高档会所,开价格8800元的红酒。酒吧里,服务人员都称呼他“殷公子”。

  在秦岳眼里,“资本雄厚”的殷浩不会出问题。直到三个月期满,秦岳傻眼了,殷浩既没能力发货,也无法赔付鞋款。殷浩最初的本金,不过两三万元,除了高档消费是真实挥霍外,豪车都是租的,那些十亿存款的照片和每天百万的银行流水视频,都是他在网络上找人做的假照片和假视频。造假,为的就是营造有资本的假象,不断吸引买家从他这里付款订鞋。

  营造假象实则“圈钱”

  秦岳这才发现,自己并不是殷浩的合作伙伴,而是他的“猎物”。

  连同他在内,被骗者一共达到三十多人。今年八月份,几名受害者向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警方报案后,殷浩因涉嫌诈骗被抓。案发时,殷浩所欠的鞋款高达六百多万元,早已无力赔付。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