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鲜电商行业加速洗牌 欠薪裁员融资失败问题不断

  随着竞争加剧,生鲜电商行业正在进入洗牌期。近日,有多家生鲜电商被曝光融资失败、欠薪以及裁员等多个问题。

  12月11日,主打净菜配送服务的生鲜电商“我厨”被发现岌岌可危。在此之前,“呆萝卜”等也被爆陷入关店风波。

  “诸如鲜生有请、妙生活、吉及鲜等生鲜电商出现扩张过快导致后续整体运营、产品质量、用户体验、售后服务等问题频现,加上供应链方面也无法及时跟上,加速其‘倒下’。”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生鲜电商来说,有保证的供应链渠道,发力高质量资源配置,才能让消费者买到具有高性价比的商品。“众多生鲜电商平台在产品种类、服务体验以及配送方面的特点并不突出,并且始终处于烧钱培养市场、消费习性的阶段,这种没有形成核心竞争力的模式,无法持久延续。”

  生鲜电商平台加速洗牌

  生鲜电商一直被认为是电子商务市场的蓝海。

  不过,巨大的市场潜力下,一些生鲜电商也面临着生死的考验。

  12月11日,《证券日报》记者登陆主打净菜配送服务的生鲜电商我厨官网和APP发现,均已暂停服务。目前,官方留下的联系电话和客服专线或是暂停服务,或是无人应答。

  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厨的运营主体为我厨(上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份,注册资本约9172万元人民币。公司由易果生鲜的运营主体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公司最终受益人为易果生鲜联合创始人金光磊。

  在此之前,多家生鲜电商经营也已出现危机。

  11月底,诞生于安徽的生鲜电商“呆萝卜”因资金链断裂、拖欠供应商货款,陷入关店风波,千余家门店歇业。几乎在同一时间,生鲜电商“妙生活”关闭了在上海的所有门店。

  “生鲜电商倒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损耗大。虽说生鲜商品的毛利率很高,但由于产业链太长,包括种植、选品、包装分拣、物流、损耗和营销等环节,便直接导致产品的损耗大,利润降低。因此,缩短供应链是其解决之道。通过缩短供应链,来降低损耗,节约成本,才能够提高渗透率,从而真正获利。”莫岱青表示。

  融资烧钱模式不可持续

  莫岱青向记者介绍,目前生鲜电商行业包括多种商业模式,有以京东生鲜、天猫生鲜、拼多多为代表的传统B2C自营模式、平台模式,有以每日优鲜、京东到家、叮咚买菜为代表的“到家”社区模式,还有以盒马鲜生、7Fresh为代表的“到店+到家”模式。“这些发展相对稳步一些”。

  据记者了解,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多个生鲜电商公司资金链断裂。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生鲜电商行业面临的一个挑战是需要不断地融资来推动企业发展,如果资金跟不上,那企业业务几乎很难开展。

  公开资料显示,我厨最近的一轮融资为2016年12月份的千万美元级B轮融资。据媒体报道,12月6日下午,生鲜电商吉及鲜召开了全员会。在会上,CEO台璐阳宣布公司融资失败,规模盈利不达预期,公司要大规模裁员、关仓。留下的员工工资减半,离开的员工工资发到12月20日。

  也有不愿具名的生鲜电商企业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于零售企业来说,模式非常重要。在行业处于风口时,资本比较疯狂,考虑的因素较少,很多企业因此涌入。而风口一过,只有头部企业才更容易获得资本青睐。莫岱青也表示,融资后持续烧钱,不是长久之计。

  “对其他公司而言可能存在融资难的问题。我们今年融了三轮。现在是b5轮,资金方面还是很充裕的,同时,我们的经营也一直是走的稳健路线,包括前置仓这一块,基本上是每一个新仓开通半年后,就可以达到收支平衡,再往后就是单仓盈利的。”叮咚买菜相关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新玩家不断介入

  尽管多个生鲜电商生存出现危机,这个市场仍不断吸引着新玩家的加入。

  12月6日,上海苏宁宣布开启菜场业务,社区里的“苏宁小店”增添蔬菜柜台,提供“今天订,明天取”服务;再早些时候,“盒马”率先在上海开出“盒马菜市”,新增散装蔬菜、禽肉等农产品。“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美团买菜”、“食行生鲜”等主打“线上买菜”的生鲜电商也纷纷增加布店数量和推广力度。

  “我们发展还是很稳健的,在6个城市有覆盖,上海、杭州、苏州、无锡、宁波、深圳。”叮咚买菜相关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公司今年的营收额有望接近60亿元,去年是7.4亿元,发展还是比较快的。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