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不为人知的医疗朋克世界 - 科技行者

在美国加州特哈查比(Tehachapi),充满抱负的16岁生物科技企业家路易斯·安德森(Louis Anderson)与一位无政府主义者以及至少30位身体内植入有磁性材料或射频识别(亦称为RFID——无线射频识别技术)芯片的友人共进晚餐,享受这个周五晚上。

欢迎来到不为人知的医疗朋克世界

图:美容纹身艺术家杰斯卡·福克斯(Jesika Foxx)和专业的身体整形艺术家拉斯·福克斯(Russ Foxx)。拉斯的左脸上纹有电路设计样式的刺青,他说道:“这标志着我在设法将科技融入到我的身体中时所感受到的二元性。”

一群人都参加了这场Grindfest生物黑客们的年度聚会,而在此之前,尽管路易斯已经为这次见面会计划了两年,但他还从未与其中任何一位成员面基过。他们相见恨晚,有很多问题想互相探讨。

人工智能会终结人类还是拯救人类呢?全球变暖的后果会比专家预测的更糟糕吗?下一场金融危机什么时候会到来?还有,是什么风把路易斯给吹来了呢?

对此,这位瘦高的高中生(路易斯)提出抗议:“我不想谈论太多。”这位腼腆却胸有成竹地推延进入大学去创立一家公司的少年表示:“我们可能是竞争对手。”

Grindfest是以生物学中的“研磨(grinding)”命名的,或许我可以将其描述为一种医疗朋克亚文化。虽然医疗朋克的发展还不足十年历史,它已经处于生物黑客的反主流文化运动边缘,有一种时代精神在与日俱增,它以健身和健身追踪器的形式,“增强认知”的咖啡和维生素的形式,以及有着亿万富翁支持的各种延缓衰老的方案的形式,渗透在我们的生活中。

而研磨者的目标亦然,也是为了使人类的身体更加完善——只不过是通过医学手术的方式而非投资种子资金的方式罢了。

如今,Grindfest年度聚会已经是第五年了,它本来就不怎么为人所知,更别提普及大众了。不过,这一现状可能很快就会改变——像路易斯这样的人都期盼着它会改变。他说道:“过去,构建一台我们自己的计算机都限于利基市场,而如今每个人都可以用上自己的电脑。”

路易斯来到Grindfest其实是出差,他的说话语速非常快,可谓两倍正常语速。截至到这个周末,他发明的一个生物涂层将连接到Hylyx Hyx小臂下的一个发光导线上,在Slack小组,与路易斯结识的Hylyx Hyx自称他这是“为科学而献身”。没错,如果一起都按原计划进行的话,那么导线会发光。

欢迎来到不为人知的医疗朋克世界

图:Hylyx Hyx(粉色头发)和路易斯·安德森在实验室里一起工作,他们相识于Slack小组

Hylyx很高兴成为这次的实验对象。35岁的他顶着一头粉色的酷发说道:“对于我的身体,我过去常常会有许多不可思议的感受,所以我会用代词指代‘他们’。其实我并不在乎我身上的大部分肉,因此这是我可以选择控制其中一部分的方式。”

就是在那个周五晚上,风光旖旎的山间,一束微光就像北极星一样隐隐发亮——考古学家贾斯汀·沃斯特(Justin Worst)手中的皮肤下植入了LED装置。在这个由二十世纪80年代的车库改造的实验室外,十几个人蜷在起居室的地板上,盖着同一张毛毯,更多的人则躺在帐篷里以及货车后面,门附近的围栏内还有小鸡在唧唧喳喳。这种心情就像是到了另一个宇宙,让人设想,如果有自然灾害摧毁了二十世纪90年代的所有输电网络,硅谷会是什么样子。

欢迎来到不为人知的医疗朋克世界

图:停在加州特哈查比附近的汽车,他们在这里举办了Grindfest的聚会活动。这个周末,研磨者们在汽车、帐篷和睡袋里睡觉。

这里有由电线控制着的钝刀,有仔细消过毒的手术刀,一个洗衣室内布满了电路板和电烙铁。也许这并不是我们反乌托邦的过去,而是一份即将到来的未来,在莫哈韦沙漠西部边缘附近的山中韬光养晦。

欢迎来到不为人知的医疗朋克世界

图:实验室位于蒂贝茨家中改造过的车库里,而Grindfest年度聚会如今在这里举办的已经是其第五个年头了。

欢迎来到不为人知的医疗朋克世界

图:实验室外一角

欢迎来到不为人知的医疗朋克世界

图:Grindfest实验室里的磁性材料和电致发光的线

如果此时的你对Grindfest一头雾水,那么你应该知道,一些投资者已经在它的一个版本下赌注。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