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神经科学如何影响法庭判决? - 科技行者

长久以来,法律制度一直很难对人的心理状态——包括记忆、责任与心理成熟度——做出客观描述。如今,科技有望成为法庭判决的突破口,神经科学家已经发现其中的模式,也许未来的呈堂证供将变得更加有据可循

首先要讲的这一故事早期神经科学在法庭上发挥作用的一大著名案例,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1981年3月30日,25岁的小John W. Hinckley枪击时任美国总统的里根以及另外三名随行人员。第二年,法庭宣判其有罪。

辩护律师团坚持认为Hinckley的精神不正常,他们提出了一大堆证据支持自己的主张——包括这位客户以往就存在不正常行为,沉沉迷恋女演员朱迪·福斯特,因此希望制定暗杀总统的计划来给这位心上人留下深刻印象等等。他此前曾打算枪击吉米·卡特总统。但在政府换届后,他又把枪口指向了里根。

在充满争议的法庭辩论当中,Hinckley的辩护团队还提出了科学证据:计算机轴向断层扫描(CAT)结果,暗示他们的客户存在大脑萎缩迹象。最初,法官并不打算接受这份证据。但专家们表示,扫描虽然无法直接证明Hinckley患有精神分裂症,但脑萎缩现象在精神分裂症群体中的出现比例确实远高于普通人群。

也正是这份证据,最终让陪审团认定Hinckley存在精神问题,因此无需对案件负责。

大脑神经科学如何影响法庭判决?

▲ 图:小John W. Hinckley摄于白宫前

近四十年之后,神经科学发展突飞猛进。特别是磁共振成像(MRI)的改进与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的发明,让科学家们能够在无需损害大脑的前提下观察到其中的血液流向与氧合作用。如今,神经科学家已经能够看到受试者在面对不同事情时的大脑真实反应,比如看到自己爱的人,经历挫败,或者感到痛苦等等。

尽管神经科学知识正爆炸式增长,尽管Hinckley获得了自己的无罪判决,但“神经病学”并未能在法庭当中产生真正重要的影响。不过,这一切似乎即将改变。在民事案件当中,律师已经开始广泛引入脑成像证据,借以证明自己的客户已经或者并未受伤。刑事律师有时也认为,大脑的健康状况会对客户的责任划定造成影响。律师与法官还开始参与继续教育计划,旨在了解大脑解剖学、MRI以及脑电图等脑测试方法的相关知识。

大多数律师与法官都希望了解脑成像这类证据能否提供确切可信的依据,比如被告人的心理年龄,测谎结果,或者是否真的遭受痛苦还是在装病等等(有助于解决人身伤害案件)。然而,神经科学研究人员还无法回答这些问题,但他们正努力发掘可能相关的迹象,希望弄清大脑中的哪些部分会在哪些情况下做出怎样的反应。

进展虽然有限,但却在稳步推动。尽管神经科学在法庭上仍然较少露面,但科罗拉多州第二司法区法官Morris B. Hoffman表示,“具体比例已经远高于以往。我认为这种趋势还将保持下去。

相关案件数量可观

福特汉姆大学法学院法律学者Deborah Denno表示,自17世纪以来,刑法一直关注人类的思想与心理状态。当时,法院会将异常行为归咎于“魔鬼”的影响——一直到20世纪初开始,法官们才意识到,应该利用弗洛伊德分析以及其他一些方法对被告进行认知缺陷与心理状态诊断。

神经科学也给我们展示了崭新且诱人的发展前景:直接与大脑物理状态及其可量化功能水平相关的证据。

目前,我们还没有一份系统性的统计报告,能够核算到底有多少民事及刑事案件中引入了脑部扫描等神经科学证据。新墨西哥大学神经科学家、非营利性组织Mind Research Network(主要探索将神经影像应用于精神疾病的研究)首席研究员Kent Kiehl表示,“神经科学证据在民事案件中最为常见”经常帮助律师了解神经影像科学的Kiehl指出,在民事诉讼当中,如果存在脑操作问题且相关判断对案件审判具有重大影响,则法官经常会要求提交核磁共振成像结果

热闻

晨光推荐

晨光娱乐

晨光汽车